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86  

2017-09-05 09:09:5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6

天全黑了。下面的人饭也没去吃,他们断定张文还在这儿,不可能走远。张文也不觉其饿。他正在思考对付之策。半世英雄,居然也会阴沟里翻船,想不到在这小地方受此大辱,总得做出点惊天动地的事儿来才能挽回名声。即使杀几个人也在所不惜。他的夜视力还好,看得见下面的人仍旧伸头探脑,就揭了一片瓦,听得声响,所有的人都向上望。张文立即打出鸳鸯石,就有两个人的眼睛瞎了。而就在人们心慌之际,他已经从屋柱上滑了下来,拳打脚踢,立刻夺下兵刃,一刀劈去,虽说这个人逃得快,可也掉下一只胳膊,其他的都跑了。

可张文还不解恨。他几十年来从没有发过这么大的怒火。现在他是想寻人杀。可也知道,他是在一个陌生地方,其他人熟门熟路,他是打不到人的。黑灯瞎火的,他也不知该到什么地方去寻人,更找不到吃的。口渴得很,想喝点水也不知到什么地方去。手上的血没有继续流,但没有金创药,天黑了也没法去寻草药。即使想抓个人也无处可抓。张虚也不知是否正在找他。。因为张虚很可能也找不到这个地方。来到大门口,星光之下,已经看得清道路,这时才发现,这里竟然就是佛寺,也许是上个月所至的佛寺,那时潜性也就在这儿。这潜性也变得太不像样,竟然与盗匪同污,由活兔变成了活虎,这怎么能饶恕呢。原来只想查明事实,现在却只想查出其罪恶。原来想当佛祖,能饶人处且饶人,现在却想当魔头,只想多办几个,多杀几个,方解心头之恨。

张文提着刀向下边路上走去,仰天大叫:“原来总想宽恕你们,可你们竟与盗匪同流。天呀,我没法保你们了。佛祖呀,原谅我吧,是这帮匪徒逼人太甚,不要责怪我张文动了杀心。我不发兵屠平此寺,誓不为人!”他挥刀砍去,一棵树应声而断。到那小镇还有二十里路,即使到了那儿也没了一文钱,吃饭住宿都成了问题,可也只能到了那儿再说。

就在正为身无分文发愁时,张文突然想起,从梁上滑下来时,似乎掉下什么东西。对,那块令牌,那道圣旨,是藏在怀中贴身处的。掉下来的一定就是这个玩意儿,那可是救命的物件。他立即进去摸索,开头摸到的只是自己撕断的绳索,再一摸,果然是个小包,再拈了拈,那绝对就是圣旨与令牌。一阵欣喜,可也还不放心,再到星光下,放到眼睛边细看,放到鼻子边细闻,一定是。再放进怀中,可也还不放心,又摸出来再验证一番,想来也是。有了这个东西,就什么也不怕了,即使身无分文,也没了关系。于是小心翼翼地走上大路。回到那小镇再说。这一回他不再声张,脚步轻轻的,决不去惊动别人。走几步停一步,生怕再入牢笼,再受折磨。如果再出事,恐怕连命也保不住了。

这是月底,没有月光,只有星光,这星光也很微弱,但走着走着,就看得见道路。他也走得越来越快。再看看山势,似乎与那一回之所见一样,不会走错道路。走了三四里,路旁有人家竟然还没睡,岂止是没睡,还刚刚开始吃晚饭。他这才叩门问路,屋主看见张文这副模样,一身是血,说是遭遇匪徒,都有点不相信。只不过还是把道路告诉了他,要注意分路的地方不走错了就行。这时大约还是酉时,赶到小镇也还不过戌时。

一个时辰过去了,张文也到了小镇。这一回他再也不去王家,也不想找张虚,张虚也许会遇到危险,可是这种月底的晚上也没办法寻到他,只能自顾自了。到了落宿过的那家店子,店主看张文这个狼狈模样,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张文只能实话实说,店主却说:“也怪,我们这儿从来就没听说过有匪盗呀。莫不是客官遇上仇家了?”洗过身子,再到租马那店子里,说明此事,这店家也大吃一惊,也说,这儿从来没听说过有盗匪之事,可底下的话不再说,他怀疑这位客人是说些假话骗人。只不过租马时交了押金,也没怎么为难张文。

直到睡时,才听到张虚的声音。张虚在那附近打听了,不知主人被人抓到了何处,后来听说有人喊话,说要发兵屠平佛寺,这才知道主人已经脱险,也回到镇上来,果然找到了主人。于是店家再开饭。饭是冷的,天气还热,也就不用再热。菜也是剩下的,胡乱吃了一顿。主仆二人讨论那帮匪徒到底是些什么人,也想不出一个道理来。共同商量好的办法就是明天到县里去,请县官发兵去那儿。有圣旨在,也就不必顾虑其他的事了。

可刚刚睡下,就看到店前一片亮,也听到人声嘈杂。张文提刀下来,看到为首的人,就做出了一个决斗的姿态。只要有谁敢近前,就会丢掉性命。

可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王大可,他高举着手,表明他是空手。张文却不敢大意,由张虚同这王大可打交道,他则注意其他的人,一有动静马上就来一个先发制人。张虚给了张文几颗石子,张文手执石子,看着这些人,真是怒眼圆睁,只要谁敢动,就会受伤甚至送命。有一个看到张文这愤怒的样子,怕了,想退,张文马上一个石子打去,打得此人头破血流,当即倒在地上。可这王大可却仍旧高举着手,只不过他开始说话了:“张大人,我到收工时才知道有人想闯祸,王某确实不知情。我也是刚回,您的物件都拿了回来,马匹就在那儿,不知大人可愿清点一番,如有欠缺,再去查询。”

张文大声说:“你看,你后面的人都手执器械,我不杀掉这些人,我能安全吗?请你听个明白。我奉圣旨,遇难可以杀人,再杀得多几个,也没事儿。你有多少人给我杀?我不杀几个,也出不了心头这股子气!”

这么一说,后边的那些人纷纷丢下手中器械,丁丁当当,一下子都成了赤手空拳。张文还想说,王大可却说了:“张大人,您想杀掉谁,也得说个道理,现在他们没与大人格斗,即使他们犯了死罪,也只能送到县里去呀。大人息怒,冷静地思考一番吧。”

张文突然知道,他也把话说过头了。虽说他遭此大难,可也不能随意杀人呀。于是他问:“此处是否有巡司,先把这些人送到巡司去吧。其他的事明天再说,我也倦极了,需要休息了。我明天只向巡司要人,都散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