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90(原创)  

2017-09-13 09:00:5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0

张虚也不敢问张文为什么不就近回家一趟。他想说,可现在不能说,说了就会让仇家窥伺,只会酿成祸端。而且张文吃过了饭就动身。他要在初四那天赶到扬州。到了那家水陆驿站,来的四个人还有两个在那儿等任务。看到张文也就马上动身。其他人问,还没人发令,你们就想动,到哪儿去?这两个驿卒说:看见了吗?老主顾了。这一回仍旧是坐四人快艇,日夜不停的。虽说银子付得多些,可确实能省时间。在这儿,张文五个总能放心地睡。连那王履常也知道在这儿他不会有事,睡得很香,虽说此去吉凶未卜,可他看到张文其人,似乎也是一个可以信赖者。天气已经到了一年中最熟的时候,虽说在水面上,应该比岸上凉快得我,可也感觉不到清凉。张文仍旧老习惯,与张虚轮流睡。到了初三晚上,果然科到了扬州。那两个士兵,一个叫傅特五,一个叫钟维七。姓钟的也就是张文有点儿不那么放心的。可是,坐在船上,目不斜视,话也说得很少,虽说他自述曾经去过洛阳,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可是谈及洛阳见闻,他就呐呐不能言。他说那时他年纪尚小,记不那么清楚了。可这两个人,目前还想看得与张文一样从容起居,却是十二分的难。

还没到扬州,船还在河中,就听到岸上有人高呼:“是张文张大人吗?柳德四在此!”

张文吃惊,自己的行踪很秘密的,怎么柳德四也知道了,早就在这儿等候呢?

可是张文也极为震惊,柳德四竟然要船向他那儿靠拢。这儿正在加速前进,可张文却说,就靠岸吧,问问他有什么事?哪知船刚靠岸,柳德四就跳上船来,只说了一句: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划船的驿卒固然极为惊奇,张文也一时想不出个道理来,只是让船快点儿赶到扬州,反正不要多久就到了。这时已是初四早晨,大家都早就洗漱过了,就差吃一顿早饭。也不知柳德四这么早吃过了没有。

张虚先跳上岸去。柳德四竟然也像个主人,跟着张虚也跳上了岸。船上就剩下四个人。张虚看着钟维七,这钟维七却什么也不看,只是坐着不动。张文把王履常放在身边,对那傅特五说:“你先上去。这钟七郎怎么了?”可这钟七却正低着头流泪。张文说:“男子汉哭什么?”这钟维七再也不说什么,也上了岸。傅特五看着姓钟的上了岸才上岸去,张文也就一手牵着王履常,一手持剑,慢慢走上岸去。几位驿卒看着也有些莫名其妙,似乎这两天发生了他们没有看明白的事。

刚上岸,张虚与柳德四两个就站在两边,那神情是极为警惕的。钟维七上了岸,也离张文远远的,正当张文叫他走时,他却对着张文拜了两拜,说:“张先生,我就告别了吧。我知道您怀疑我。对,我也是受人之托,可是我恐怕站错了队做错了事。想了两个晚上,我想明白了,您是正派人。从此我也浪迹天涯,只求保我性命,再无他求。英雄放心,小人不会加害于任何人。”拜了两拜,站起来,向南而行。走的却是与其他人相反的方向。见了这事,柳德四也向张文叩头,说:“张先生,我姓柳的也做完了要做的事了,也就告别张大人。我也要回去了。”张文只能说声感谢。可要带着王履常到洛阳去,千多里路,只靠张文张虚主仆两个,也太辛苦了。这傅特五又是一个初出远门的,能适应这么艰巨的任务吗?

只不过柳德四说要走,却又没走,他看见一个人正在等他,那不是别人,是郑巡官。这个郑巡官也识相,没要求他做什么,自己却很主动,张文对此人还是满意的。走近了,就看到郑源那诚惶诚恐的样子,张文也就想起了自己刚入江湖跟着别人做事时的那种情景,生怕做错了事,生怕没看明白他人的脸色。可那些人现在多已退隐江湖,不知他们现在都做些什么。近年来唯一与之相交的也就只周太柔,可也不知周太柔怎么突然地退出江湖,甚至还搬了家,而他那新房起造还才一两年就搬了,真不知是何缘故。可是他也没工夫想这些,因为郑源正向他走来。那有所求的眼色,露出许多恳切的请求,这是让张文怎么想也无法拒绝的。走江湖的人最怕的是柔情,心肠一柔,该下手时没下手,也许十年后就会遭到报复。该拒绝时没拒绝,可能就成为日后的把柄,被人诟病或者以此相要挟。如何对待郑源,这是张文目前还有点犹豫的事。但他不可能在原则问题上退让半步,他该做的岂能打折扣。于是脸色也就变得严峻。果然,郑源停住脚步,不敢再向前进了。

张文把王履常交给了张虚。傅特五马上也走到张虚身旁。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知道他应当做的和不应当做的。他的工夫也许还可以,脚步是灵活的,但也看得出他每一步都很扎实。从走路就看得出一个人的武功。张文正想同郑源说话,柳德四就到了张文身边,张文退后一步,警惕地看着柳德四,轻声说:“你做得太过分了。”这是一种警告。

没想到柳德四只说了一句:“如果他回答不了的事,就问我吧。”说完,也就退立一旁。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