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夹缝认知论一之五  

2017-08-04 08:01:51|  分类: 夹缝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贫而仕

当然事情也没有这么简单。陶潜学的是古代的正统思想,儒家之道。可官场里却没有用这种道理。说的是这样,做的却不是这样。他第二次出来做官,是在第一次做官的七年以后,公元400年,晋安帝隆安四年。他在哪儿做官呢?在荆州。这一回离家很远了。虽说不能说是出洋过海,离家万里,可对一直在乡下过日子的陶潜来说却是一次远行。在荆州,陶潜写诗,想到的是家乡的景物。这个三十多岁的人,已是中年人了,却还像一个离不了母亲的小孩,我们看到他的诗未免有几分发笑。可是细细一想,他的这些话里好像还有没说出来的意思。陶潜是一个不青把心思全说出来的人,他到底怀着什么样的心思,我们只能作出一番猜测。

我想,桓玄这个人恐怕是陶潜不那么喜欢的人。桓玄的父亲桓温,很会打仗。几次打到长安,战功赫赫。可是,桓温也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就当遗臭万年。”想得很怪。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做不成流芳百世的皇帝,那就也要做一个遗臭万年篡位不成的奸臣。桓温篡位果然没有成功。父亲没有实现的事业,儿子很想完成。虽说从外表可能还看不出来,但对这些方面很敏感的陶潜可能嗅出了桓玄所发出的不同寻常的味道。他又不知道其他地方的官场气味是什么样的,政治经验还是很缺乏的,所以他想念的就只有家了。

能不能说是政见不同呢?不能说。陶潜还感觉不到桓玄的政见。桓玄也不会说出他要篡国夺权的话来。中央政府对桓玄一直都不放心,桓玄能直率地表示他的政见吗!从陶潜所写的诗看来,也看不到陶潜有多大的政治抱负。他做官的缘故是“亲老家贫”,是为改善生活而进入官场的。那样的时候。他没有也不可能提出改革天下的大计出来,他是文学系的毕业生,不是政治系的毕业生,他对政治学还很陌生,也没兴趣。他也没有进过中央党校,没有经过正规的培养。他只是感觉到那儿的气味不适合于他。就这一点。但为了那点工资,他也差不多做了两年。钱,对陶潜太重要了!不过这一回他离开的时候,总算懂得规矩了,他是以母亲去世为名辞官的,当然是打了一个请假报告的,手续齐全,只不过是辞官,下次再来,也还可以说得出一个道理来。

接着发生的事是桓玄造反,打到了京城,把皇帝关起来了,不久之后,他自己索性做起皇帝来,国号也改了,叫做“楚”。这么一件大事,可以说得上是惊天动地,陶潜写的诗里头却一个字也没有提到。这不知是什么原因。也许他不好说话。桓玄终究是他原来的主人。

庶族出身的刘裕趁机而起,他联合了几个集团军头领,组成一支联军,把桓玄打败了,恢复了晋室。刘裕成了复国功臣,陶潜接受了刘裕的邀请来到建康,在刘裕部下当了一名参军。这个官也没有什么权力,什么都可以管,只要上司叫他去管。上司没有开口,就什么也不用管。刘裕是镇军将军,陶潜的官就叫镇军参军。可陶潜在这个未来的皇帝手下也没有干多久。我想,论出身,刘裕出身并不高贵,祖上没有任何名望,同陶潜那赫赫有名的家族历史相比,刘裕的出身简直是黯然无光。可是刘裕的权力已达到最高点,连皇帝对这位镇军将军也只能唯唯诺诺,不敢说出半个不字来。陶潜是否看得惯这一点,很难说。我们知道的只是陶潜不久就离开了刘裕。但陶潜还是想做官,就到建威将军刘敬宣手下当上了建威参军。可在这里也没有干多久,他就主动提出来想当彭泽令。离家近,好照顾家。别人说想做什么官,一定说出一大套冠冕堂皇的话来。可陶潜却不喜欢官场里的这些套话,他直截了当地说:“那里有三百亩公田,可以种上糯米酿酒,我就可以好好了醉几回了。”

这样的请求可说是破天荒的,似乎也史无后继,没有理由拒绝。于是陶潜也就到彭泽县当官了。

还没到任,夫妻两个就发生了争论。老妻说,不能把那三百亩田全都种上糯米,不能全都满足你喝酒的需要,应该拿出一部分种上粳稻。家里小孩一大堆,还得吃饭呀!陶先生想到他还有家庭的负担,也就同意了妻子的意见。

到任是秋天。可陶先生只当了八十多天,就离任了。这一回他又犯了他第一次做官时犯过的毛病,自己批准自己辞官,把印往办公桌上一放,就这么走了。这样的自由主义真是少有!那种糯米和粳稻的计划当然也还没有来得及实行。冬天嘛。

怎么这么快就走了?糯稻种植计划也来不及实施?说是上级派了一个人来检查工作。近年有个写文章的说是陶潜有贪污的缘故,怕呀,就来了一个不辞而别。贪污也不很多,最大的处理也无非是丢官,现在他走了,不当这个官了,能怎么处理?所以这件公案也这么不了了之。

对此,我想,这个说法恐怕很难成立。到任才八十多天,能有什么样的贪污呀。他什么别的事也不做,天天去刮钱,也刮不了几个钱。不达陶潜说了一句话,说他不能为了五斗米而向乡里小儿低头。我想,陶潜的祖先是多么高贵呀。可现在来检查他的工作的上司却是一个乡里小儿,这位上司的祖先的名字在任何书上也翻不到,可是,陶潜去见他的时候却必须穿得整齐,礼节也要周到。这么低三下四地去见一个出身低微的人,陶潜心有不甘。如果陶潜可以低三下四地去见这样的乡里小儿,那么陶潜也会在未来的皇帝刘裕手下规规矩矩干下去,也不至于辞去官职到建威将军手下来。连权力那么大的刘裕,陶潜也不想奉承,怎么会奉承这么一个小不点儿!

所以陶潜闻不惯官场的气味,他背着沉重的包袱。出身高贵,却家庭贫困。这个沉重的包袱让他喘不过气来。可他背负的包袱还不只一个。他学的是儒家的经典,可官场上用的却全不是这一套,用的甚至并非全是法家学说,而是厚黑学理论与实践。这两个包袱压得陶潜直不了腰。想轻松,就得甩掉这两个包袱。他唯一能采取的措施就只有辞官了。

丈夫不想当官了,换了别人,免不了发生一场争吵。可陶潜的老婆却可以说得上是他的同志,前面我们已经说到了。有了这么一位同志,陶潜也就断然作出了辞官的决定。他不会因为辞官不做而在家里大闹一场,夫妻两个不会因为辞官的问题而相互揪着头发不放。也许他妻子常常说的是:做这个官干什么呀?你到处受气,看到你那低三下四的样子我就心烦,你回家来好不好?你怎么不到家里站着做人,堂堂正正,光光扬扬,做妻子的也跟着光彩!有了这么一个妻子,陶潜的决心当然下得快。于是他坚决不干了。于是他也真的不再出山了。

为了解决心灵的矛盾,陶潜选择了退隐。但是,对这种退隐应该如何诗评价,却历来有不同的说法。

对上面据说的事应当如何评价?

在春秋时候,就有两种形式的退隐。一种是长沮、桀溺形式的退隐。他们两个组成了一个农业互助组,一起种田,过着最原始最简朴的生活。他们对孔子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你瞎撞乱碰干什么呀?天下滔滔,都是一些只知道为自己谋利益的人,你想去劝他们为人民大众做事,行吗?退隐吧,只管你自己的事!这两个人不负任何责任,什么社会责任呀历史使命呀,全都没有。一个人没有责任就过得自在,心灵上也就没有任何的负担。世界怎么样,同他们全不相干。可是孔子偏偏要以天下为己任,像丧家之犬一样风尘仆仆地奔走。可跑了十多年,在陈蔡卫鲁各国跑来跑去,他那不收专利费的社会改革产品始终没有卖出去,最后还是回到家里,把当年办学校那套摊子又重新收拾起来,编撰审定教材,再次办起学校。

可孔子的退隐和陶潜的退隐是同样的事吗?陶潜因不愿意久居官场而退隐,孔子因理想无法实现而退隐。这两种退隐方式到底有什么不同?下文就讨论这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