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84(原创)  

2017-08-31 08:12:2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4

吕宁被张虚押过来时,心情当然很有几分紧张,看着张文那阴沉的脸,也不知这个白衣五品侍卫会玩出什么花样来。自己一身官服,却只能对这位白衣客屈服,如果某一天发现这白衣客其实真正是一个惯骗,自己这个官儿恐怕真的再也当不成了。可是这白衣客是真的怀有圣旨吗?吕宁觉得恐怕也不能说一句完全能否定的话。

可张文看到了吕宁,只是注视着他,好一阵没有说出话来,好像还在思考,该怎么说。就在吕宁想说话时,张文说:“限你五天,把那一天胁迫刺史的那个宦官的底细查出来。七月初四我再问你。这几天你可不能东跑西跑。这几天你是找不到我的,我也不会派人监视你。说句实话,我手边没有那么多人。再说一句,我的时间也极有限,二十天后我就必须回京。如果你到那时什么话也说不出,那就休怪我无情。回去吧。”

吕宁看着张文走了出去,可他马上大声叫:“张先生,我可以把那个人的详细情况现在就告诉你!”

张文站住,回过头来,那目光中露出来的根本就不是火,只不过是冰。他说:“吕先生,我有事,你是读书人出身,你就写下吧。怎么写,你也可以同刺史大人商量了再写。只不过 我再说一句,昨天晚上抓住的这个人,五天以后我必须知道他是什么人。如果他什么也不说,那就用槛车送到洛阳去,只不过提防路上有人劫车。如果你不知道第一句话怎么说,先说声孙先生试一试,再听他接下去说些什么。”

吕宁看着张文离去。他也不知道沈如对张文说了些什么。这个软骨头,也许把什么都说了出来。可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想整一整沈如,已经做不到了。再看那个昨晚被抓的人,依旧被捆得紧紧的,仍旧处于昏迷之中。不过估计死不了。他眼下能做的事就是找个伤科医生来瞧瞧这个俘虏。

张文带着张虚走了。他们回到那个水陆驿站,调用了一只船,就向江南驶来。这是一条快艇,其设备之齐全让张文也极为嗟叹。上面有四个人,轮流划桨,没划桨的也就忙些煮饭的事。即使下雨,也不会停止前进。此时正是秋风初起之时,可天气仍然炎热。划桨的汗流浃背,但一点也不松懈。他们两个就只在船舱里坐着睡着,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划桨的驿卒都有武器,没有恶人敢于下手。那五天的辛苦,几乎没好好地睡上一觉。在这船上就得到了完全的补充。到第二天中午,才一个对时,就到了常州。只不过一个通宵,船都在前进,可二张却毫不知晓。但吃饱了,睡足了,二人上岸时已经精力非常充沛。离船上岸,船到附近的驿站去了,他们就直奔第二个王家庄来。熟门旧路,很快就到了庄前。而王大可也恰好收工回家吃饭。听到狗叫得凶,他也亲自到庄前来看是何来客,一见是张文,也有几分纳闷。可他什么也没说,却先问吃过饭了没有。张文刚才在一家小店吃过了。他也还有点儿不那么相信,但看那模样似乎也说的是真话。可张文却先休息,让主人吃过饭再说话,只不过先说了一句:“不会让你的生活变样子的。这一点我可以担保。”

饭后喝茶。张文说:“你很忙,我也不耽搁你的时间。这一回我是奉圣上之命查你的来历。只不过你放心,对你不会有什么影响,因为圣上已经知道了一个大概,我只不过是把你不知道的事让你知道。”

王大可也有几分奇怪,说:“我也不知道我的来历,只是接连出了两条人命,把我的管家也杀了。也不知哪月哪日,又有人来取我性命。到底是些什么事,其实我一点也不知情。”

说完了,他起身说:“贱内恐怕很不放心,我去告知她一声,让她知道不会有事。张先生也放心,我也不会逃跑。你这么能干的人,我能逃往哪里去?”语气中没有丝毫慌张,神态中也只有沉静。

果然,他去了一会儿就再来到这客厅。恭敬地坐下,就问:“到底我是什么人?我只知道从小在农家长大,近年来才隐约听到一些传说,说我本非王家子弟。可这些话我也难以相信。”

张文问:“你是否做过梦,梦见你在锦帐绣帘人家?”

“问得好奇怪。对这样的梦好像也有过,很大的厅子,都那么色彩鲜艳。可那是梦呀。”

“你曾经在一尼庵生活了半年,那些事恐怕你全忘了。”

“啊?真的吗?是呀,我也梦见过光着头的女人。对我可好啦。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本是大唐宗室,而且是长子,按规矩是可以继承王位的。可是,你父亲被迫参与了一场反对皇后的行动,可是你父亲却不愿意再发动一次玄武门政变,打算退出,可不知什么人把这消息传了出去,原来的支持者立刻改换门庭,你父亲被人暗杀。那时你兄弟二人都还年幼,你弟弟还在襁褓之中就都被送到了尼庵。你后来被王家抱走,也成了王家产业的继承人。你弟弟却成了和尚。也就是同你感情极为深厚的和尚。就这么回事。”

王大可脸色变了,由晴转阴,好一阵才说:“现在想把我捉拿归案?”

张文笑道:“圣上说了,死虎必擒,活兔可纵。你先给自己一个评语,算一只死虎还是一只活兔?”

“唉,我一直只有王家的记忆,只过着农家的生活,现在却成了皇家贵胄。兔窝里长大的却还被人看成了虎,可怜。”

“这些你就不必担心了。皇上对我之所说是极为相信的。现在要查的不是你的事,是那个后来突然间出卖了你的父亲、改换门庭的人。你家接连两件命案都与此人有关。他想消灭证据。你的管家临死之前向他的儿子说明了一切。我需要的也就是这个。我来南方路上几次遭到暗杀,也都是朝中此人所为。你能让管家的儿子把他所知道的事全都告诉我吗?”

“他敢在这儿吗?寺中去了。只不过山深云重,连我也难知其踪迹。我写下了封亲笔信,你能找到他,也就能知道一切。皇上给了大人多少天?”

“我初四必须赶到扬州。”

“我马上写信,时间太紧,老天保佑。”

张虚只能叹息。他的主人离家门不远了,可是他抽不出时间去看一看他那新的家,去看一看妻子儿女。张虚也想念着妻子,也许就要生产了吧,可他不能对主人说出这句话来。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