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83  

2017-08-30 09:01:2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3

因沈县尉不敢说话,张文就叫张虚把吕宁带到隔壁房间里去。吕宁真是无可奈何,竟然囚徒般受一个仆人管制,可是事已到此,别无他法。这个张文变了,就像真的手握大权,真真假假,难以分明,可人到此时,只能委屈自己,先过了这一关再说。看到官居七品的州司马官也被带走,一个小小的九品县尉更是没有什么资格拉架子,只能对张文说出那些不想为人所知的事情出来。

那一天叫他去,在那儿见着了县令,就说刑部来了公文,要查办一个骗子,此骗子自称受朝廷命令,到南方来查案。此人可以捉拿,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张文等他说下去,可是这沈县尉却没说的了。张文轻咳一声,沈县尉连忙说:“小人说的是真话,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你就听了他的?当时你一点怀疑也没有?你也没有提出过自己的想法?”张文看着这个可怜的县尉,露出的是鄙夷不屑的目光。面对着这种目光,沈县尉真有点发抖。他到现在也弄不清他所面对的这个人,到底是真正的受朝廷派遣至此的要员,还是一个招摇撞骗的江湖惯骗。他只能在一种受威逼的状态下说话。

“我正在问你,怎么什么话也不说?事后,你打听到了什么吗?我杀了你们四个,难道你就这么处理,什么也不追究?你那上司是如何向朝廷申报的?难道你什么报告也没有写下?你真是不想说?”

“我能写什么?一个小小的县尉,一个九品官,有资格向朝廷写奏折吗?那不是我的事。我只能负责料理后事,收埋死者,给这些人的家属抚恤,后来的事,我也不想打听。”

“今天你见到了我,认出我来了吗?”

“禀大人,我认不出来。那天交战之时,我在后面,可说根本就没看到您老人家。”

张文打断了他的话。“糊涂。如果是捉拿要犯,你应当奋勇向先,却躲在人后,你能做出什么事来?你那些人是那么地勇猛,命都不要地杀向我们。如果不是你向他们许下了什么,如果不是你下了死命令,他们会命都不要地这么做吗?到现在你只不过轻描淡写地说几句,不知情,受蒙蔽呀。这些话说给谁听?我想,当时你们听到的不是县令怎么说,一定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是什么人?最紧要的一句话你没有说出来。你想包庇的是谁?”张文神色严峻。

沈县尉瞠目结舌,他在思索:难道这个姓张的从别人那儿听到了一些话。别人都说了,自己不说,那可是大事呀。他只能回答:“我也没看清。那是个年轻人,胡子都没长出来,说话就像个女人,声音尖尖的。他说那是白尚书的意思。他说,谁不听,就没有好果子吃,弄得不好性命也会丢掉。”

张文再一次打断沈县尉的话。“是一个宦官吗?有人称他公公吗?”

沈县尉再一次张大嘴巴,一时说不出话来。这个姓张的是从何人那儿了解到这些?他只能回答:“是否有人叫公公,我不知道。不,是当初没有留意,事后也没去记起这事。杀掉四个,小人吓懵了,好多事都忘记了。不过张大人一提醒,小可也就想明白了,那人恐怕真的是一个宦官。唉,不对呀。宦官应当是皇上身边的人,怎么会同白尚书搅到一起?”

张文轻轻地哼了一声,这一声哼让沈县尉再一次心惊肉跳。看着张文那威严的神情,沈县尉才知道什么叫作人微言轻。在地方工作,能当上一个县尉,已经让万人怕惧。没想到碰上京官,他狗屁也不是。

“这么说来,刺史也听那宦官的,是这么个情形吗?”

沈县尉身子弯了几下,连连地说:“是呀。刺史大人尚且听那个没胡子的,我们能不听吗?张大人也要体会我们这种九品小官的苦处呀。只能对上司言听计从,哪可以自行其是。”

“几个月前发生在王家庄的那次谋杀,死的到底是什么人?你查了吗?你把这事交给了郑巡官,你就再不管了,是这样的吗?”

“不不不,还在查呢。只……”

“你怎么查的?这几个月中,你向一些什么人了解过情况?这些询问都有记录吗?你所记下的那些材料能交给我看吗?”

沈县尉又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实在无从查起,几个月中事实上他已经放弃了这一案子。

张文的目光更加严厉。“皇上亲自督办案子,你却放到一旁,再不过问,国家给你的薪俸,养着你手下那么多人,也养着你的家小,你吃了国家的饭,却什么事也不做,你对得起皇上吗?当初你辞圣时,说的是几句什么话?如果让你回京述职,你能说些什么?”

沈县尉倒头便拜,连声说“罪该万死”。

张文又哼了几声,每哼一声,沈县尉的身子也就剧烈地跳动一下。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他已经被动地卷入白尚书与圣上的矛盾之中。而白尚书要战胜精明的天后,那简直是异想天开。可事已到此,还能说些什么可以补救的话?

“也许你有能力。我限你五天之内,把春天在王家庄遇害之人的身份查个明白。五天,听明白了吗?快点儿去吧。记住,七月初四我就问你要个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