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71(原创)  

2017-08-02 08:29:5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1

领头的一个果然是吕宁。只不过这时的吕宁看上去脸色可怕,眼睛里冒出来的是一种阴险与凶杀结合在一起的光,他盯着张文,那样子如雷霆之将至,如泰山之将崩,让周围其他的十来个人都神情紧张,都全身不由自主地发抖。徐江六看到这种眼光,身子都软了,他马上后悔跟错了人,大祸到临了。他扶住了一棵树才站稳了身子。

没想到张文也认真地看着吕宁,可是没有看着吕宁的眼睛,却看着吕宁的胡子。其他的人发现了张文目光之所向,也去看吕宁的胡子,连吕宁自己也不由自主地摸着他的胡子,似乎一根也不少,他手执胡须,也没看出什么事来。可就在吕宁正想发怒时,张文发话了:“吕大人,您这胡子上的血迹从何而来?”

只有一点很细微的血迹,不经人提醒是不可能发现的。吕宁也有了一丝紧张,没有立即回答。可张文的发问接着又来了:“这几天吕大人在此逗留不去,所为何事?”

“胡说,我今天凌晨动身,午后方到,如此劳顿,你却在此造谣惑众,意在何为?”

“未必如此吧。”张文声音中只透出冷意。

“胡说八道。你看我那大红马满身大汗淋漓,不是跑远路又是因何?”

张文正色而言:“吕宁!”

直呼其名,不只是让其他的人心惊,吕宁也懵了。这是什么腔口呀?吕宁一时没有反应。正想说话,张文却不容他有说话的机会。“不敢说实话,就极为可疑!看看我这把刀吗?乃当今圣上所赐,可以不经事先请示,就可诛杀奸佞。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吕宁醒悟了,也大声说:“张文,你大放厥词,意图何在?你说我骑的是什么马?”

“你的大白马今天早晨还在江边吃草,虽说你换了衣裳,可是没换脚上的鞋,你鞋上还有江边的泥,难道你也没想到吗?你做事不密,却还想百般掩饰,一定做了些不敢向圣上说真话的事,你说呀,昨天傍晚,你做了什么?你让你的从人骑着大红马回到扬州,今天午后又由从人穿上你的官服来到临江镇。你把官服给你的仆人穿,违反朝廷制度,你如何向有司作出解释?你在江边那个茅草棚中过夜,喝的江水,吃的干粮,也太辛苦了。可这样做又想掩盖什么?”

徐江六震惊了。同在江边,张文走动片刻,就看到这么些事,可徐江六却可说什么也没看到,知道有个茅棚,可没想到这个茅棚所作何用。想做大人物,不是他这种本事可以做成的。过去以为大人物只不过是有了权,如果自己有朝一日也有了权,同样也可以成为大人物。现在知道了,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吕宁却仍旧没有丝毫慌乱,说:“郑源,你这儿问题极大,我来此暗访。你想想看,只要这个张文来此,这儿就出现凶杀案,难道你没有想过这是什么原因?”

郑源还没说话,张文就笑了,说:“上一次杀人案,我来时已经过了几天。昨天这桩案件发生时,我还正在郑巡官府上准备吃饭呢。只是还未动箸,就有人来报发生凶案了,我们到时,血犹未凝。可是我想问你吕宁一句,你能证明你昨天下午的行踪吗?你若不能自证清白,我就可以着人把你拿下。你若想反抗,须知此刀是不认官只认人的。”

吕宁身边只有一个随从,可是这个随从从扬州城中赶到这儿还不久,背上衣服犹湿,哪有胆量为自己的主人作证,他不敢看吕宁,小孩也看得出那是一个心虚畏罪的模样。

吕宁只能说:“好吧,这管家叫王振球,他隐匿逆党李琦,罪该致死,杀之有理,张文,你奉旨查案,什么也没查出,却还在这儿大模大样说三道四,难道也不害羞?”

徐江三看着张文,但从目光中看得出,他对张文还是信任,也许徐江三知道些事儿吧。张文有了一个支持者,也就多了些自信,从容地说:“不过我也想问你一句,那李琦为何逃脱?李氏谱牒中虽有李琦其名,可是官家何时发现过李琦其人?难道你真的知道李琦的去向吗?如果你想这么说,那就只能说你说的是假话。你先说吧,你说得对,饶你一半罪责,说得不对,那就只能将你送到有司问罪。你以为我会送刑部由你的上司白尚书处置吗?你和白崇德沆瀣一气,没想到冰山有融解之时,罪恶有败露之日。你说呀,你能自证清白?“

可吕宁却无话可说了,他没想到张文会说出这么些话来。可是他觉得张文也不过是虚词恫吓,并无实证,这么一想,胆儿大了,说:“你听到的也不过都是谣言而已,你说的也不过都是猜想而已。你也相信这些街头巷尾胡说八道的话吗?”

“对,这些话也还当由朝廷查对。可是我张文却有这个胆量向朝廷奏报。李瑞李琦从小就被送至尼庵,这事你查实了吗?如已查实,你能说出是何尼庵吗?”

吕宁也听呆了,他根本对此一无所知,可这些大胆的话,敢向朝廷奏报,恐怕也有几分可信。他再也没话敢说。因为说出来的如果是假话,那就罪加一等,他不敢冒这个风险。现在他也不过是为人做事,谅必没有死罪。他只能思量自己的前程了。

张文这时就说:“吕大人,为了自身体面,我想你也不必为难郑巡官了,你自己到巡司衙署去吧,我们也可省很多的事。如果我错了,你还可以向朝廷申诉,如果你想动武,那就只能证明你心虚畏罪,自寻死路,我想您是明白这一道理的。”

没一个人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徐江六这才知道他跟对了人。这是一尊天神!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