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80(原创)  

2017-08-24 08:40:1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0

世上很多事情都是偶然的。因极其偶然的原因,命丧黄泉,也因极其偶然的原因,侥幸保命。这一回张文也许正是因极其偶然的原因保住了一条性命。孙奉也因极其偶然的原因,差点儿丢了性命。而其原因都是为了一泡尿。他们一路奔波,天气也很炎热,为了赶路也没时间喝水,所以到了旅店,他们都喝了很多的水,都把肚子灌得饱饱胀胀的。孙奉翻过了驿站的墙,惊醒了守门的人,可没想到孙奉手脚极快,一剑把这个驿卒结果了性命。这时他的助手尿胀得厉害,忍不住解开裤头就拉起来,受尿声的感染,孙奉再也忍耐不住,也解开裤头哗啦啦一顿乱射。张文张虚也被尿胀醒了,也都要起来拉尿。他们睡的房间里面是有尿桶的,可刚开始拉,就听到外面也有拉尿的声音。房间里都有马桶,怎么这两个人偏要开门拉尿?张文觉得事情不寻常,迅速扎上了裤头,二人结束停当,就打开了门。而这时另一个驿卒也正好起来接班,点着灯儿发现了尸体,一声大叫,刚好扎上裤头的孙奉一剑把那开叫的驿卒刺杀了。他已经连杀二人。而且速度之快,让没有醒来的人也没法发觉。可张文正好开了门来看个究竟,他一双夜眼就知道此人并非为杀驿卒而来,于是飕的一声,一个石子飞去,而孙奉动作奇快,避开了这颗石子,哪知张文发出的是鸳鸯石,两颗石子接连来到,孙奉避开了头一颗,却没法避开第二颗。这一下打中他的额头。他只能躲避,但已经感觉到那热的血流向眼角,他早知道张文飞石的厉害,没想到其速度与力度会如此这般,可他也以快制快,一个大步跳跃就到了张文近边,而孙业也开始对张虚采取了行动。张文掏出石子也要一点时间,他只能退后一步,这一回他发狠了,掏出的是一把飞刀,他等着孙奉靠近,这样更有把握些。而孙奉看到了张文掏出了什么,夜色中当然也看不清那掏出的是什么,而这一回迟迟不发,孙奉也就有了戒心,停住了脚步。就在张文举手欲投时,孙奉一声巨吼,声震屋瓦。可他也没想到这一声巨吼把事情弄僵了,整个驿站的人都被这声吼惊醒了,慌乱之中,一个驿卒被那两具尸体绊倒,灯光照着的竟然是两个死人,于是齐声呼唤,那孙业虽说也久历险境,可多年没有行动,养尊处优的时间长了些,活动能力未免也有所下降。这就有了三分畏怯。张虚在朦胧星光下看到了这孙业的片刻犹豫,一剑已经刺向其命门。虽说孙业避开此剑,可是胸前还是挨了一剑,也不知出了血没有,只不过顾不上痛,只能拼力厮杀。而张文与孙奉却像两只公鸡,相互对视,正当张文动手之际,孙奉躲到了树后,张文却靠着墙,看着驿卒们向孙奉靠拢。就在孙奉发现后边有人时,他一个大转身,一个大踏步,猛出一招,可这一回他没有前两回那么顺当,驿卒们避开了此剑,一个用拿到手的木棒抵挡。而另一个就向孙奉砸砖头。这就给了张文一个极好的机会,他的飞刀就扎中了孙奉的后颈。虽说未中要害,可是扎进颇深,孙奉知大事不好,保命为上,他只能准备逃命了。可就在他准备翻过墙去时,他才发现他的动作困难,颈后奇痛,他居然倒在墙根。驿卒们正要杀掉此人报仇,张文急忙喝住,用结实绳索把孙奉捆住,而那个孙业却趁此机会从大门逃了出去。张虚追了几步,在这星光朦胧的晚上,竟然看不清此人已经逃向何处,只能作罢。已经抓住一个也就够了。把此人捆得结结实实的,张文用了点药,给孙奉止了血,可是人却还没醒过来,只不过捆得扎实了,想必再也无法逃脱。驿卒被连毙二人,这可说是大唐开国以来第一案,驿长当即写报告,天亮之后就向州城汇报。这是第一等的大事呀。

可这个刺客是什么人?为何对驿卒下此毒手?张文说必是对他而来,可是也不知究竟。只能审问此人才能得出结论。只有两个驿卒去睡了,因为可能会接到急报,驿卒是要立刻上马的,不能因为死了两个人就废了公事呀。这么一折腾,夏天夜短,很快就天亮了。

已经能够清楚地看清这个刺客。张文没有见过孙奉,看着这个似乎已经昏迷的刺客,当然第一个想法这又是白崇德派来的人。本当由他审问,可他不希望开这个口。因为此人已经杀掉了两个驿卒,没人敢对这样的人从轻处理。张文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他唯一可作的事就是去当个证人。他在这儿落宿搞的是实名制,也只有实名才能在这儿住宿,而且也正好也要到州城里去,于是也就与驿卒同路。

仍旧是一个大好晴天。绿柳垂青,微波映日,景致是极好的。黄鹂儿在枝头叫唤,蝴蝶儿在花间逡巡,早晨的空气也特别地清新。连日困顿,起得极早,这个晚上却没有睡好,可是因为躲过了一场刺杀,心情是特别地好,也吃得从容不迫,觉得菜的味道也好极了,所以疲倦的感觉也就少了些。租了驿站的马,从容而行,不像这五天来伏身马上,闻着那马的汗臭气。这一回骑马却直着腰儿,挺着胸儿,所以也就不觉其劳苦了。

走得从容,虽说才十里路,可也用去了半个时辰,当然首先要去见州司马。当张文发现司马还是吕宁时,那无名的怒火就在心中燃烧起来。但马上一想,才二十来天,要罢免一个官员,也得经过一系列的手续,可自己已经知道必须用权,如何对付这个尚未革职查办的吕宁也就有了一个计划。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