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74(原创)  

2017-08-15 15:56:1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4

虽说张文从未见过白甲,可是白甲却认识张文。在郑州的这家驿馆内,就在吃饭的时候,白甲眼睛里就浮起了一层恐怖。张文有个习惯,每到一个地方,先要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这是闯江湖者应具的基本知识与技能。江湖险恶呀,每时每刻都得防备有人暗袭。任何疏忽大意都意味着生命的终结。所以张文发现了白甲情绪反常,举止异常,脸色失常。而且白甲与白乙多少有点相像,张文马上就作出了判断,这是白乙的兄弟。当然,在驿馆这样的地方,想行凶也不可能。这是公地,公家的地方也就是法地,想在这儿行凶,那胆子也太大了呀。所以张文走到白甲身边坐下,眼中放出的是柔和的光芒,给他的是亲切的微笑,说:“白尚书派你来了?”

徐江三倒还没有什么反应,江六却极其紧张,手也就摸着刀柄,江三也就按住了弟弟,轻声说:“不要紧的。这是一个不能动武的场所。”

这时餐厅里只有七八个人,有三个好像是赴京有事的,也许是要去当官了吧。为头的三十岁左右,文人模样,带着两个从人,看到这一现象,看到那白甲的眼睛中露出来的是歹毒与惊恐,就急忙起立,他也不知该如何应对。张文对此人说:“不要慌。我想,这一位是白尚派来执行任务的。不过我也感到奇怪,你们出来执行任务,至少也得有三个人,怎么现在就剩下了一个人?白兄,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甲哪敢承认自己是白甲呀,可是说话不清,那慌张的样子让看着他的人都极为奇怪,也都看得出,他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驿长马上就拿出本子,上面登记的是白甲呀。可他也不愿说破,他也想看看这个白甲会演出什么戏出来。当张文的目光移向这位驿长时,这位驿长也点点头。白甲只能说:“我也是没法呀。完不成任务,我也回不去了,只能逃往江湖。所以他们两个都跑了。我手下也没人了。”那样子倒也很可怜的。

问到此人的名字,张文便说:“你应当知道了你弟弟的事儿。对他们不幸遇难,我也深表惋惜。有事皇上会解决的,怎么要搞暗杀的手段呢。不过事后听说白乙是因水土不合而病故,那个仆人似乎是失足落水而死。这些事都与我张文一点关系也没有。”

那个文人马上说:“张文?就是那个在南阳城大显身手的张文?天下闻名呀。久仰久仰。”张文立即起立,向此人致意,表示感谢。

白甲饭也不敢吃了,看着张文,不知张文会怎么样。张文见了也好笑,说:“吃饭。只不过我说你从此也难以立足。你是白家的人,想完全摆脱白尚书也不可能,还是回到洛阳去吧,就说,张文现在已经查明了很多的事。当然有些对白尚书是不利的。如果他主动向皇上认错,也许还可得到皇上的信任。我张文是一个不爱记仇的人。这些年来,白尚书对我采取的措施也够多了,可是我依然健在。有句话说得好,多行不义必自毙。我想,白尚书有些事做得过分了,也应该收场了。你想求生,只能回京去,不然你是躲不脱的。杀张文这条心,就收起来算了。何况现在你只孤身一人,我却是三个人。你对付得了吗?”

白甲嗫嚅,结巴一阵才说出几句完整的话来,大意说他是被迫的,他请求原谅。张文说:“不要说这么多了。你的胆量也太小了,看见我就浑身发抖,这种人能成得了大事吗?我想白尚书现在也无人可用了。快吃饭,明天一早就赶回洛阳去。”张文再也不顾白甲,自己先吃起来。那白甲也就移动了位置,让二徐坐到张文两侧,那进京接受任命的文人也就与张文对面坐下,说些景仰的话儿,张文也只能应付一番。

饭毕,驿长就派一位驿吏带着张文去看他的房间。这是楼下的房间,白甲和其他的几个也都去参观那间房,那可真的可说是宰相来住也不会挑剔的,不要说那被帐是如何地精致,窗帘是如何地漂亮,打扫是如何地清洁,布置是如何地优雅。而且还有单独的厕所,那马桶是有盖的,粪便也不知排放何处,闻不到臭味儿。张文也说,好呀,住到这儿可真舒服!

白甲与另一位普通客人,当然只能到楼上去歇宿。那位新官儿,已经是八品官了,也在楼下。可那两位普通客人刚上楼,张文就对驿长说:“我还是睡普通房间吧。我不是朝廷的正式官员,睡这样的房间有违制度。”这么一说,那八品官也不想进这房间了。结果这间房只能空着。这这也是常事,能睡这种房间的并非每日都有。

张文等三个就睡在总统套间隔壁,刚睡下,张文就对二徐说:“轮流睡。警醒点儿,恐怕会有事的。”二徐马上知道了,那白甲一定会贼心不死,还会想办法的。果然到了半夜过后,就听到隔壁响动,那门儿被打开了,张徐三个当然很容易地就把白甲抓住了。三个抓一个,倒也用不着花太大的工夫。这时驿长也醒来了,他当然也看到了抓人的那个场景。尽管白甲宣称那是张文打破的门,可是驿长亲眼所见,白甲再说也是枉然。驿卒们把白甲捆粽子般捆紧了,只等天亮后送巡司那儿。张文自然只装作没看见,即使是他至亲,做出了这样的事,他也不便插嘴。只不过这个晚上白甲就被蚊子叮得全身都肿了。可白甲却觉得也是好事,这一事实证明他尽力了,还可以回到白府吃那碗饭。

只不过送到巡司那儿时,巡司说先得请医生。这白甲已经昏迷不醒。公文送到洛阳,白府派人领人,据说第二年,这个卧床半年的白甲还是死了。拖了一年,这当然与驿长与张文都没有关系。此是后话不提。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