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53(原创)  

2017-07-03 09:40:1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3

张文带着李小同走得很慌忙。半世英雄,如此狼狈,让张文自己也觉得太好笑。其他的船客也都看到了这件事,可是也不便把听到的传说转告给他人,所以张文的身份也只十来个人知道。认为那个人是个疯子的人却也不少。张文希望的当然就是这么一个效果。

于是有乘客说:“有些人看起来很平常,其实大得很。常州有家小庙,里头有个和尚,有人说来头大得很,不说别的,他说出的话,就不像是乡下的土和尚,见过他的人都说他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人物。”

当然,然后就举了很多例子,没多久就说到其他的事情上去了。到红日西沉时节,张文也同船主结了账,说不到苏州去了。原来就说只到苏常一带,并未说一定要到苏州。所以张文也不能算是一个极不遵守协约的人。

江南市镇,其热闹远胜北方。虽说此时江南还是地广人稀之处,可是苏常一带却开发多年,又是春秋时吴国所在之地,其人烟之稠密,市廛之喧阗,物产之丰富,哪是北方人之所知。虽说天色已晚,可是街市上人来人往,交易正忙。插田的人们洗脚上岸,匆匆吃过晚饭,也还想到哪家店中来坐一坐,饮杯薄酒,说些生意话,或者联系做工的人,或者打听商品消息。虽说说的都是南音,可张文多次来南,也能听懂,只是苦了李小同,如闻鸟语,不知人们说的是什么。于是住店之事,这个当仆人什么也不能做,张文却像是一个管家先生,忙着为自己和李小同做这做那。谁是主人谁是仆人,人家也分不清了。当然,衣着有别,大致还是分得清楚的。

这客店里也兼办伙食,而且极其精美,吃不惯甜食的李小同也吃得津津有味。可是张文也还得到街上走走看看,还得提防那个白乙是不是也跟了上来。也许是白乙学会了如何隐匿自己,竟然一点迹影也没有。当然,晚上也不不能大意,除了门儿紧闭之外,也还得轮流入睡。当然,李小同已经适应了张文的作风,他过去着李元芳也是这样。

在那些酒肆茶楼坐了一个时辰,李小同也算是初尝茶味,张文却和当地人闲谈,打听些新奇之事。北地南游,不听些奇闻异事,也算是虚跑一趟。也好,没人对他这个北方人南来 有何事,打听半句。自隋以来,时常有些北方人来到南方,为的是怕南方人造反。可几十年过去了,宋齐梁陈的旧事,也没几个人还能记忆。那终究是爷爷的爷爷的事了。就是几年前徐敬业造反的事,也没人提及,那终究是只发生在扬州的事,与苏常一带的人无大关系,也没打过什么大仗,于江南的繁华可说毫无影响。

张文并不担心有人认识他。可是,偶然四顾,他的心就跳动得急了。他发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那面色,那眼神,让张文顿时觉得祸在眼前。那里面充满的是仇恨,激荡的是怨怼,而且那人马上就离开了这茶楼。看那脚步,似乎也是一个习武之人,但也不能说本事如何。张文捅了捅李小同,可小同只能看到那背影,无法作出判断。

正想跟着那人下楼去,却又来了几个女人。她们说的却是关于去烧香许愿的事儿。或者是抽签解命,或者是求佛送子。商量的是去哪一家寺院。这些话让张文停住了脚步,竖起耳朵来听。女人们提到了两所寺院,这儿的和尚都很不错,都可称得上高僧。也不知这几个和尚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也不知其佛理到底有多高深,只不过他们说出来的话,很玄妙。可也有位女士发出了高见:“惠安寺的那位和尚,话说得太灵活了,这也解得,那也解得。只不过听起来蛮有意思的,两个地方都去问问,如何?”

“那儿我也不想去,看到那个和尚,似乎是从什么大山下来的,若是来了强盗,一百个也打他不赢。若论佛法,恐怕还抵不得那个说话灵活的。只不过我看到他就有点怕。”

“怕什么?你以为他会抱你?”

 “你这死鬼?抱过你?”于是都笑了起来,其他的男人也跟着笑。只不过女人们说笑话,男人们是不能插嘴的。得罪了这帮女人,赢来一顿痛骂,把所有骂法大全上的词语全都用到,男人们是没法回嘴的。

女人们走了,男人却没一个敢拿这几个女人作谈话材料,都谈些其他的事儿。张文觉得再听下去,于他的事业没有任何裨益,也就离开了这家酒馆。

走在堤上,闻到了苦楝花开的香味,却又闻到了奇臭,这股臭气,似乎同昨天晚上那条船的臭味一般。难道就是那条船?这时看到了灯光。有几个人正在挑粪,这粪便就倒了堤那边的大粪池里。几百里运城里人的粪,这个作田的也是大本钱。张文马上就想起了王大可。圣后不正是要他查王大可的案子吗。也许这就是王大可的一个农场分场吧。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走到那边,还有几丈远,挑粪的人大声叫:“走开,弄脏了衣服,我们可没法给你洗呀。”

“你们的老板是谁呀?几百里运粪回来,这要多少钱呀。”张文与之搭讪。

“你也爱多管闲事,除了王老板,还有其他的人做这种傻事吗?”

得到了最佳答案,张文也就想,访问王老板与访问高僧,还想查访那怒目而视的武师,先做哪一件事呢?他慢慢地踱回旅店去,心里却有三个主意打架。最后决定,到明天再定。如果能碰上那几个女人,与之同路,就可以省去很多寻途问路的工夫。而这个王老板,粪池就在这儿,想必容易找到。眼睛布谷鸟介武士,如果与己有关,到时候再说。主意既定,入睡也就容易,李小同则先坐着,等张文睡足了再叫醒他。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