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69(原创)  

2017-07-31 08:25:3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9

张文知道王管家遇害的事,他必须管,因为这同他所负的任务相关。这让郑巡官极为高兴。所以第二天张文起了个大早,到巡司署时,郑源也还刚到。徐江三与柳德四也都到了。这时天刚蒙蒙亮。他们那几个上班族当然都已经吃过了饭,张文却还没有。旅店的饭也不可能这么早。可张文正打发徐江六去买早点,买到了一边走一边吃也行。现在张文队伍急剧膨胀,翻了一番,由二人扩展到四人。郑巡官看了也说:“你比我还威风了。我才五六个人,不中用的占了一半,你呀,每一个都可说是百里挑一的人物。”

徐江三马上说:“哎呀,不知郑大人把我算在哪一半里头。若是算在没用的那一半里头,那可真的糟糕了,只能另外去找饭碗了。”

“你性子也太燥了,就一句话也受不了,就想要另外找主子?我还正在向上司申报,把你纳进正式的编制呢。到那时你想走也走不了,只不过到那时你变得没用了我也得养着,那也不见得是个好办法。”

徐江三吐了吐舌头,眼睛里也露出一点似乎喜悦的神色,说:“还算好,眼下还能算一个没用的。好吧,就出一个也许有用的主意吧。只不过不一定真正有用,只能说也许有用,不知各位大人愿不愿听?”他短话长说,眼睛里露出的是狡黠的光芒。

张文故意作出随意的样子瞥了他一眼,说:“事情这么紧急,说句话却还有这么长的开场白。你说,是不是今天不用再到那王家庄去,要换一个地方?”

徐江三的目光中仍旧露出那种民间智慧人物才会有的狡黠,眨了眨眼睛,才说:“不是有人看到了大红马吗?我们就从那大红马着手如何?”

郑巡官马上问:“查到了那个目击者吗?”他那样子是一本正经的。本来郑巡官也有点儿不苟言笑。

“那条懒汉,这时候着兴还没起床,派个人去守着他,他一开门就吓唬他,抓到巡司,只不过供他一顿饭食,有了这一顿饭,不怕他不说出真相来。我们先要查的,是那匹大红马先綯在什么地方。”郑巡官马上问:“那地方有多少户人家?”

徐江三想笑,可是他只能忍着,那目光中也就显出了几分无奈,过了一阵他才选定了可用的词句。“这个骑马的人,做这种事,我想,他一定不会带随从。有了一个随从就有了一个作证的人,这种事能让其他的人知道吗?他也不会把马寄存在哪户人家。道理也是一样,不能让人知道。可是他也不怕有人把马牵走,这该想个什么办法才行呢?如果他是第一次到这儿来,我看他什么办法都不好想。如果他来过这儿好几次了,那么这个问题不想也有答案。我想郑大人再想一想也就知道了。”

郑源脸有点红,只不过他马上就想到了,说:“你能问出他一句话来吗?我们只能听他说哇哇哇,除了哇哇还有其他的话让我们听吗?”他看到徐江三的脸色,知道他猜对了,也就露出一点高兴神色。

可是,想从此人口中捞出情报来,却只有徐江三才能做到。徐江三知道这只能是他一个人的事,也不能装出样子来表示非我其谁。张文也饶有兴趣地想看看徐江三在这个方面的能力,虽说不能让所有的人都围着这个哑巴,可也还是远远地看着。只见徐江三比比划划地同那哑巴交流,两个人一起哇哇地叫着,其他的几个也只能忍着不笑。只不过工作成果也很显著,知道了昨天那个让他看守马匹的人高矮肥瘦,衣着颜色,给了几个赏钱,哑巴也高高兴兴,郑巡官同样也高高兴兴。应了一句老话:皆大欢喜。

这事做完了,徐江六以为他这位老哥应当很高兴,可是却只能从这位老哥脸上看出无喜无忧的神情。那样子极其平静。可张文却要带着他这几个随从去扬州城外的一家驿站探访消息,徐江六当然只能侍从。这是他第一次跟着主子去做事,所以极其小心,生怕出了差错。四个人四骑马,徐江六头一回有了自己的马,可是他的骑术却还不能说是很好,所以大家也不想跑得太快,免得他跟不上来,更怕他摔下马来。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到了那家驿站,当然只能由张文进去说话。李小同与徐江六在外边,张虚在门边。李小同看到徐江六那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问:“你看到江三从哑巴嘴里套出话来,没有一点高兴的表示,有点儿怀疑,是吗?”

徐江六正想这事呢。可是他没想到李小同告诉他的话,让他有点儿心冷。“跟他们做事,做好了不能逞能,更不能表功。如果哪一回你表现得比主子更能干,恐怕也是惹祸的根源。你那哥儿知道这个,所以就笑都不敢笑,只做出一个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甚至可说,他还有点失魂落魄呢。懂吗?你以为跟着他们跑前跑后,只要出力就行?你没本事,他要你干什么?你本事太强,他却怕你。小心点儿。”徐江六极为惊讶,只能不断嗯嗯地应着。

张虚却看着他们两个,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虽说听不到他们说的话。可是张虚在外这么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已经很高了。所以等他们说完了,张虚就过来说:“谨慎嘛,要,可是也要大胆,该说的不说,要你干什么?”

李小同听了这话,也只笑,他知道张虚这个人也非等闲之辈。

可张文出来了,他把张虚和李小同叫到一边,小声地谈了好一阵,张虚与李小同也就上了马,立即往北疾驰而去。

只剩下徐江六,张文说:“你的担子可重了,他们两个回京去了,要回来恐怕是一个月以后的事。这一个月,你要做些什么,都想好了吗?多长个心眼儿,不要半夜掉了脑袋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割掉的呀。回临江镇去!”

徐江六马上明白,他必须做什么了,他不能老是跟着人,现在能尽其所能担任护卫责任的就只有他自己了。他也想不到事情变得这么快。服侍官家人竟然会承担这么多的风险。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