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67(原创)  

2017-07-27 09:09:5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

这么夜深了还在别人家里作客,确实也可说得上是一件不礼貌的事。可张文坐着就是没有起身,把天底下所有其他的事全都忘记了,郑源的妻子本想让这些客人走掉,他也好让仆人收拾一番,这一天的事也就完了。她几次来到客厅看了看,可这张文仍旧呆呆地坐着,这让郑源也不放心,这位英雄出了什么毛病?下逐客令?也太不礼貌。让他继续坐下去?也不知他会坐到什么时候才会突然醒来,说一声抱歉,就拍拍屁股走人。徐江三也看着张文,只不过徐江三知道这个人也许有了重大的发现,现在他必须决定的是能不能把他想到的事儿说给其他的人听。

女主人泡了一碗茶,放到张文面前,张文这时马上坐直了身子,手摸着滚的茶杯,把那几个人看了一个遍,这才说:“你们想过没有,杀害管家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哪能知道,只不过都想知道。张文看着这几个不说话的人,就啜了一口茶,这才说:“这个人我估计个子不是很高的,可那飞檐走壁本事却绝对是第一流的。他并不是从大门进来的,恐怕是从后边的围墙那儿翻过来的。”

郑源就奇了,问:“围墙外面是小河,而且没一条路,即使绕到吊桥那儿,恐怕也没可能。你这么说的依据是什么?”

张文慢慢地啜茶,让其他的人都吊足了胃口,这才说:“后边围墙边有几根竹篙。王家自己有船,有那么宽阔的水面,打鱼时当然有船。可有一根那尖端的泥还没干,这是什么原因?这是一根从围墙那边拿进来的竹篙。可是此人出去时,拿到的却是另外一根,这是他一时的疏忽。这一疏忽就暴露了他的行踪。不知有谁注意到这一点没有?”

大家听了,都表惊奇。确实,其他人没一个注意到这一点。主妇也站着听着,就像听海外归来的说那海上仙山的故事。

“你们都看到我架了梯子看那檐下。对,我也看到了那儿有些灰尘被什么扫过了一般,那当然是有人藏在那儿。我是做这种事的老手。当然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想下手的恐怕就是这个人。可是有一点我到现在也还没想清楚。徐江三,你猜,我还有什么地方没想清楚?”

徐江三马上回答,可说是未加思考。他说:“女主人说,是有人叫管家到后园去。这个人当然是管家认识的人,也是一个很有权势的人。可是下手的却是另外一个人。这件事应该有两个人配合。徐英雄,你想到是这样的吗?”

郑源也点头称是,张文就说:“你这小子,今后会在有出息的。可是把管家叫到后园去的那一个又是怎么离开这座庄园的呢?”

徐江三只能摇头。

张文也摇头,说:“对,我也没想清楚。我想,他恐怕是从大门出去的。没人会阻拦他的。可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再也不想说了,我只能说,这是一个位高权重的人,是一个言出法随的人。请听着,我什么也没说。谁说我怀疑什么人了,我就会杀掉他。”说到这儿,张文也就站起身来。他连告辞也没说一声,什么人也不看,就走到了门口,可到了门口却又回过头来,向郑源点点头,向女主人打了一个招呼,这才缓步离去。

可徐江三追了几步,一直追到街上,张文回过头来说:“其实有些事,你也想得到。杀害管家的人,手脚极快。你想一想,这管家几乎没有任何挣扎就倒地而死。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一点。我想,这个人早就来到了这临江镇,可能有人早就发现了这个人。不管他怎么行踪秘密,要想一点痕迹也不露,恐怕也是极难做到的。你说是吗?”

徐江三笑了,说:“我不想去打听这些。那帮家伙,明明看到了什么,可是他们不说。要拿出钱来才勉强说一句半句。我有这笔钱吗?张英雄,你说是这样的吗?”

“你这小子,我还没把话说出来,你就知道了我的意思。这两年磨练出来了。对,我也没这笔钱。你们的长官,手头也不那么阔绰,恐怕也抠不出几个钱来向那么闲人问话。只不过还有一点,你想到了却不想说。”

徐江三说:“对,那些话憋久了他们就会说出来的。可是那会是什么时候的事呀。”

张文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一个闲人,把手一招,说:“我知道你看到了些事情,可是没钱你不说。是吗?”

这个人已经同张文打过几回交道,果然笑着说:“知道了还问什么。我就是不说。这个消息要钱的,再傻也不会傻到免费供应呀。”

张文却大笑,这笑声让街那边的人也站住了一齐看着张文。张文这才放低声音说:“其实你已经说了。你不说我就明白了,你确实看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官儿不小,即使给你钱恐怕也不敢说。还有一个人,你却是第一次见到,给了钱你也说不清楚。好了,就免了吧。你也不必再向任何人说了。我只告诉你,如果你把你看到的事告诉了任何一个人,你这条小命也就没了。记诠我的话。”

这个人脸变色了。张文也真的不再同他说话。张文知道,他的猜测全对。徐江三也明白,张文用这种方式已经打听到了一个消息。可是,这只能说是猜测。猜测永远是不能当作证据的。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