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63  

2017-07-19 08:44:5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3

当然,管家忙得很,他也是一个要下田劳动的人,他没有时间老是陪着人说话。他应当知道很多的事情,可是现在他也还得想一想,哪些能说,哪些不能说。于是张文与李小同加快脚步,当然先找个旅店住下。他们曾经歇过的那一家还有房间,就选这个地方。人熟了,方便也多些。日已西斜,先办饭。其他的客人早已饭罢,或回房休息,或上街游玩,当然这种客也只有三四个。这样的小店不可能天天客满。这时就听到店主人的高声叫喊,吩咐这吩咐那。原来没有注意到,是因为事情都做好了。可没想到人家吃过饭了还会有客来末吃饭。所以这个女人也不那么心愿。而这时她的一个孩子也哭了起来,她又得哄孩子,火气也上来了。看来这是一个爱唠叨的女人。凡是嘴巴碎的女人都知道些街巷新闻旧闻。也许得与这个女人谈一谈,她应当知道些事情。果然,吃过饭后,女人的小孩也睡了,她也难得地清闲起来,听说这个客人想同她说话,她也很想来消此最令人生闷的时间。一说是想打听王家庄主人的事,她兴趣也很高,说:“这是一个怪人。听说读过很多的书,肚子里装着的学问多得几十里都没个对手。教蒙童的一位老先生不懂的书文问他,没有他记不清楚解不透的。有一回老先生问他,怎么不去考个官儿当当。他说:你看我这个农人有时间天天抱着这本书儿吗?到洛阳去走一趟,来回就是一年,我这庄田还要不要有人招呼?读书做官不是我们这种人的事儿呀。老先生也叹息,国家不知埋没了多少人才呀。张大人,你说是吗?”

这个胖胖的女人说得唾沫飞溅,当她发现了这一点后,也很不好意思,离张文也就远了一点儿。

“这个管家在这儿多少年了?”

“我来到这儿,他就在这儿。不过听说原来他不在这儿,在这儿的是他的爷老子吧。我也不知道,大家都这么说。他也不那么到街道上来,可说天天守在那庄园里,做事倒是蛮勤快的。田里工夫件件都拿得起放得落。他应该自己去买田,自己独立当家立户,却一生一世都给别人做事,确实也太古怪了。假若他给他自己做,我想他也发财了。厉害呀。我们这儿种田的人哪一个比得上他。可他生来是个做奴才的,给别人当管家,却不自立家门。太可惜了。”她说得全身都是劲,根本就没想到她必须回答对方提出的问题。而这时候店主却到街上去买东西了,也没个人来按动她那说话的阀门。这个地方也当南风,凉爽,她也不怕惊醒她的孩子,所以她也难得地说个痛快。

可没想到她正说着却停了下来,看着李小同,犹豫片刻,似乎有句话她想说又不敢说。张文看着也感到非常奇怪,却不好询问。哪知这个女人却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我记得你的仆人不是他。可是你那个仆人还是舍不得你,正在寻找你。”

张文大惊:“他正在寻找我?你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看见他?”

“就在昨天,他到过我这里,可是我们也没得到你的消息,现在不知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她随意地说着。

可这个消息对于张文却可以说是一个晴天霹雳。张虚来了,家里的人呢?仍在山东?到了江南?他马上问:“他说了些什么?”

“他只是问你到过这儿没有。你去问徐江三吧,也许他去找徐江三了。徐江三现在吃得开,也是一个爱管事的人。郑巡司没他可说是寸步难行。我们这里的人也蛮喜欢这个姓徐的,对任何人,都笑嘻嘻的,人缘好。这个后生小子会做人,走的地方也多,”可张文不想让这么说下去了,打断了她的话:“徐江三到南边去了,他回来了?”

“啊?难怪好几天都没看到他。昨天夜里他还在门口同我家的打了招呼呀。应当回来了。”她一说就没个完,幸而丫环叫她,不然还不知她会说到什么时候。张文也不想再跟她说了,去找张虚。现在他正需要一个人去洛阳,有些事情他必须提出一个报告给狄相,这些事情他作不了主,而且也怕那个姓白的尚书弄鬼,一定得有一个防范。于是背起包袱雨伞,腰间带着剑,就到巡司那儿去找徐江三。可才出门,就看到郑源,那愁眉苦脸的模样儿好像已经减了几分,只不过仍旧有点儿不放心。看到了张文,也就走了过来,热情地握着张文的手,连声问,调查有了些什么进展。但他也没有等着张文回答,因为张文也不会给他一个确实的回答,这种询问也只不过是出于礼貌,出于关切。可张文却问:“你还记得我原来的仆人张虚吗?”

郑源的回答让张文有点吃惊:“他到对岸去了,我还以为是你派他去的呢。”他回转身,看着街道的另一头,看到了他的一个部下,马上就要此人把徐江三找来,有话要问。没多久,徐江三也就到了,还是那个很随意的样子,没等张文开口就先说:“放心,是我要他去江南的,今天下午就会回来,三五几句话说不清楚,到我们那儿去说吧。”

李小同紧张了半个时辰,到这时也才放下心来。他也为着主人担忧呢。他也就去找那看马的徐江六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