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62(原创)  

2017-07-18 09:00:5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2

张文对王大可的怀疑仍未消除。尽管卢宽没有否认王大可曾与他一起参加明经考试,可是卢宽也只能证明此人当时叫做王大可。没人知道王大可的家世背景。并非张文真的想把王大可此人拉下,可是皇上交给他的任务他不能不完成。为人当鹰犬,就只能听人摆布。最后决定王大可命运的恐怕也不在圣后,也不是王大可自己,而是什么人?张文也说不定,也许只能由天来证实其命运吧。

再次见到那个管家。张文对这个管家的能力也很佩服。此人见过世面,说话很有分寸。不该说的他滴水不漏。说起假话来,也没一句能显出破绽。只要看到他那神情的镇定,只要听到他语气的从容,只要看到其态度的悠闲,就知道这个人恐怕也够得上人中麟凤,草中芝兰。他也常下田劳作,可别人在田间只显出其粗笨,而他的田间劳动动作却很优美,那份机敏是不用说的。他再次看到张文,马上就认了出来,而且主动打招呼。可是他也不问张文之来意,来必有意,何须猜测,更毋须询问。

张文问:“听说你的主人主动回来向郑巡司把事情作了说明。他是先向你作说明还是先去见郑巡司?”

管家轻咳一声才说:“张大人这就不该问了。问我,我也没法知道。我也不知道主人到过巡司那儿,我只知道他回来了,我很高兴他没有遇害。只不过现在后边园子里的那具棺材怎么办,我也拿着这事烦心。”最会挑剔的人也不会从这些话中找出破绽、

张文只能说:“你很会说话,这样的回答真的是无懈可击。”

“张大人,我也不知道怎么有人想在我的话里面找到可击之处。我是个粗人,没读过经史,只知道三根胡子不能说成五根。我记心也好,事情记得清清楚楚,事情本来就是这样,这能说有什么懈不懈的。”

“这么说来,那天晚上真的有第三个人到了府内,这个人杀了一个可疑的人就出去了。你的主人也就追着这个可疑的人去了江南。可是那天晚上你对这些事一概不知情。该管的事没管住,是不是这么回事?”

“这就真的不好说了,张大人是说那天晚上小人没有尽到管家的责任,出了事。不过小人也想说清楚。小人所管的是田间的事,管的是出入的账目。银钱是女主人管的,门户是男主人管的。有外人了,这责任不在小人。家有老鼠是猫没管事,外人进来了是狗没尽责,我当牛的只管拉犁,那些事儿我管不着呀。我想张大人对此应当是知道的。”

还是滴水不漏。他这个管家做得一点差错也没有,出了事,反而是主人的责任。张文能说些什么呢。

“我再问你,州里的吕司马到过这儿几次?那具棺材怎么处理,你同吕司马说过吗?他是怎么答复的?”

“很奇怪。吕司马据说来过这儿几次,可一次也没来过我们这儿,我写了几个报告,都是托人送到州里去的,小民哪敢直接同那么大的官儿打交道呀。”

“那天晚上,吕司马到过这儿没有?他有没有可能就是杀害那个不明身份者的人?”张文突发奇问,而且死死地盯着这位管家。

这位管家没有立即回答,过了一阵才慢吞吞地说:“哪儿传出这样的话?我才听到。这可能吗?”他似乎极为惊异,这完全超出张文意料之外。

“你见过吕司马,你能说出其形貌吗?”

“考我?中等个子,不胖不瘦,国字脸儿,胡须不多,一双眼睛很厉害,看人时那鹰一般的目光让人有点儿怕。”

“那一回到这儿来,有人带路吗?他是一直走到这儿的吗?”

“谁都不要人带路。过了那小石桥,就看到了这座庄园,我想他再傻也会找到这儿的。不过他是怎么来的,我不知道,我没有接到命令要去接他。官儿们想来就来,只有那几只狗才胡乱地叫,刚才你进来时也是这样。”

张文干笑一声,知道被这管家骂了。说到吕宁的事,这才是狗儿乱叫。张文只能再次惊叹管家的才智,说:“很厉害。不过我先说明一句,如果你有事瞒着我,对你自己也没好处。”哪知管家马上说:“张大人这句话我不承认,事先作个解释,我只是把实情说出来,无缘无故怀疑一个人是不行的。皇家也没这个法。”

“那我就说一句,那天晚上第一个发现后园里有个死人的是你,是你叫了王大可商量这事怎么办。当时这个人可能还没落气,恐怕还说得出话来。是你建议让王大可快点儿到江南去避一个时期。至于这个人是不是李小五,恐怕也还得再查。可你一件事逃不掉,你是知情者,你却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其他的事我也不想说,要你隐瞒真相的也不是我。一切事情到时候再说吧。,少陪了。”

这么说,管家再也不说话,不说是也不说不是。那脸上的颜色当然也由红而黑,由黑而白,可是他仍旧什么都不说。送到那石桥,管家才说:“保重。吕司马那个人我见得不多,可是也听说过这个人的厉害。我也不想再说什么,大家心照不宣就行了。”这一句话当然话中有话。张文便说:“谢谢。”他就与李小同慢慢过桥。可才走了十几步路,管家突然大声喊:“这不是小同吗?长大了,我真的认不出来了。”

李小同也惊愕莫名,他对这位管家还不熟悉,可管家却能认出他来,但李小同也不同凡俗,马上就记起来了,说:“原来你是郑州王家的老管家。这么说来,你早就认识王大可了。”

这完全是想不到的事。张文站住不动,也许还得再进去,也许还有很多的话要说。可是管家却说:“你们明天再来吧,今天我还要到田里去。我请你们晚上来吃顿便饭。到时候我还派人来请的。”

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事,也想不到他们同管家是见最后一面。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