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61(原创)  

2017-07-17 08:21:3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1

在那渡口拿到了马。徐江六在这儿着马,而主人就是那个被张文医好的人,热情得很。他没花很多钱,却冶好了伤,怎么能不感激呀。可张文连饭也不想吃他家的,只想问明白那天晚上刺伤他的人其形貌是个什么样儿。一闻此言,让这个人大为泄气,满腔热情都只化成了冰霜,其寒已极。

很高大吗?回答说个子中人之上,脸有点儿黑。动作很迅速,脚步也很轻捷,也许有点胖,身子是蛮壮实的。

这不那么像是那个王大可呀,王大可身材高大,高鼻深目,有点像西域胡人。于是再问。

你认识临江镇的王小五吗?回答说认识。见过两次,他有时也过江来,不知忙些什么事。只不过第二天就一定返回江北。

听到这里,张文就不好再问。原来以为那个刺伤他的人就是那个王大可,也就是李琦,现在张文只能深深地感到惭愧,这两点判断都错了。刺伤这个打鱼人的不是王大可。可那模样儿却很像是潜性和尚。可潜性会到江北去?怎么会牵扯到这一命案中去?他与王大可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是俗人还是和尚?”“留着头发的呀,当然不是和尚。也许是个道士吧。这我怎么能知道,那是晚上,又那么慌乱,看不清楚的。”

“金山寺有个潜性和尚,你见过吗?”

“没听说过,见到自然也不认识呀。不过绝对不是和尚。”

再也想不出其他的问题了,只能渡江。

再次见到郑源,张文暗暗吃惊。不到一个月工夫,似乎老了许多。胡子好像也有了几根白的,虽说年纪还很轻,不到三十岁。脸也显得瘦削,下巴也尖了。张文只能关心地问:“怎么了?累的?”当然不好问他是否生了病,看上去似乎也没病。郑源长叹一声才说:“仍旧是为了那个李小五的案子。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李小五其人,我都没法断定,却要我查出这个人是怎么死的,可是打听到有关李小五的传说,尽是我这小小的辖区以外发生的事,我官小秩微,既没有权力去查,也没有工夫去查呀。吕司马却只三番五次问我,查得怎么样了,可他呢?听说再也不花精力来过问此事了。张先生,你来了,我把你看成救命菩萨,没你,我真的无计可施。”说着泪下。

“那王家庄的管家没问你要办案结果吧?那个王大可见到过你了吗?他说他把情况全都向你作了说明。”

郑源大惊。“王大可?那个管家不是说被杀的就是那王大可吗?张大人您见到此人了?”

张文疑惑。“他说见到过你,把当天晚上发生的事全都向你作了说明。这么说来他说的全是假话?这怎么行!”

“王大可?只有那个王小五找过我,说那天晚上如何如何,说他连夜追到江南。这么说来,您所说的王大可就是那个王小五?”

张文笑了,这开朗的笑声却让郑源更加疑惑。张文说:“王大可说,王家庄里根本就没有一个真正的王小五,自称王小五的就是这王家庄的主人王大可。田粮册上登记的王大可也就是这个王小五。”

“啊?”郑源摇着扇子,还抹了一把汗。“瞒得我好苦。此人心计颇深,非比一般。此人是何来历,我也没法查明,只知道他是从外地来的。他所携的田契却是真的,也没人同他争过。可这些田契怎么到了他的手中,从来没人说起过。他到这个江边小镇上才三四年,这个人可真有点神秘。那管家却在这庄子上干了十多年了,从小起就在这庄上,以前只不过也是一个作田汉,后来田主去了外乡,管家就俨然庄主。一年以后王大可接管了这王家庄,管家也没说过二话,说这田契无假。其中有多少秘密,我们怎么能问出来呢。”

 “原来田主也姓王?”

“对。可是我到现在也弄不明白,此王与彼王田地之易主,是继承还是买卖?问管家,他说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田契是真的,其他的事他管不着。原主是客死他乡还是在外当上了官,我们也不知道。到哪儿去查呀?”

 郑源真的为此而感到苦恼。他的妻子也出来了,说:“多向张先生请教。他是老前辈,会有办法的。”

这是一个娇小的女人,面目清秀,两颊红润,看年纪还不到三十岁。她听到里面传来小孩的哭声,马上又进去了。丫环们对如何带小孩大概也还缺少经验,因为她也太年轻了。可张文却望着这女人的背影说:“吕宁来过几次了?”郑源回忆了片刻才回答:“大约每半个月来一次,也不一定。您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您还希望他每隔三五天就来催促我一回吗?几个月了,他还抓着这件事不放手,到最后他会使出什么手段来,我也不知道,也很害怕。”这时她的妻子又出来了,抱着她的小孩,轻轻地拍着小孩的背,说:“也不必这么急,他也没说要你什么时候一定把这案子破了,也许还能拖一个时期吧。”

张文抬起手,让她不再说下去,过了一会儿才看着这个女人,高兴地说:“夫人,你说得非常对。他事实上并没有要求你的夫君一定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夫人,您这么想过吗?”

郑源却很惊讶,看着张文,疑惑地问:“真的?”张文便说:“你还记得那一天晚上吕司马匆忙定案,说死者是自杀。我想你记得很清楚。既然是自杀,这案子还有什么可查?现在他要你查的是什么?是查出死者自杀的原因,还是他改变了主意,要你交出一个凶手来?”

郑源若有所悟,露出了沉思的神色,一双眼睛似乎看着什么,其实什么也没看,他的夫人也站着,小孩已经睡着,她也忘记把小孩送到里面去。嘴唇微微地张开,显示出一种盼望的神情。这时郑源说话了,说:“我也一直没有细想,现在他要我查的是李小五其人,要我查出来此人来自何处,甚至有一回他还问我,到底有无李小五其人,为什么有人编出一个李小五的故事来。如果真的有李小五其人,那么这个李小五同王大可有什么瓜葛。我也想,原来他认为没有李小五其人,现在他偏要我查出李小五这个人来,他似乎已经改变了他的看法。我怎么不反问他一句呢?真的,我一直没想到变被动为主动,没想到也可以反守为攻。哈哈,我可有点儿笨。”他说了一大串的话,最后拍拍自己的脑袋。

他的夫人看着夫君,微笑着说:“忘记了,我这么说过,你却听不进。现在却……”

张文也笑了。可是,张文却也陷入深思,吕宁态度几变,是什么原因?他到底对这件案子有些什么看法,为什么不能把自己的看法坚持到底?

张文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其实吕宁什么都知道。难道作案者就是吕宁本人?如果真是这样,张文再过问此事麻烦就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