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60(原创)  

2017-07-13 08:56:2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0

卢宽现在是国家正式干部,代表的是国家利益,虽说他可能官已经做到了极顶,可是他也不敢懈怠。朝廷里的白尚书正在想方设法要除掉张文,卢宽即使同张文再要好,也没法阻挡,所以他对张文的态度也就极为谨慎。张文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也故意冷淡些,只问:“那白乙死的处所,不巧正在贵县境内,请问卢大人如何处理此事?”

卢宽正色而言:“这些事与张先生无关。一个是失足落水而死,一个是不服南方水土得病而死,我这儿只能据实向上司奏报。张大人就不必过问了吧。还有别的的事吗?”这当然是送客的表示。张文也笑了,马上告辞。李小同见主人出来得这么快,也有几分惊奇。可当仆人的虽能察言观色,却没有多少发言权。除了跟着走,还能做些其他的什么吗。不过李小同也问了一句:“找旅店还是过江去?”

张文也笑了,说:“过江?早了一点。现在只能说无头无绪。追杀我们的三个人死了两个,白尚书也许已经听到了这个消息,我也不知他听到消息后是暴跳如雷还是如丧考妣。这事情暂且不去管它,卢县尉说这与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一个是失足落水,一个是不服水土。这样的话白尚书会相信吗?他会想出什么新的点子来对付我们?如果你是白尚书,你打算怎么做?你会放过我们?”张文兄长般发问。

李小同笑不出来,严肃地说:“如果我是白尚书,就一定会向圣上进谗言,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立足之地。或者编出一个什么故事,让你长一百张嘴巴也说不出话来,要打得你永世不能翻身。下手就是要厉害,温吞水烫鸡,拔得出毛来吗?”

张文听了也颤抖了一下,待李小同说完了,才说:“你比白尚书还厉害,假若你真的当上了他那个官儿,天下百姓就遭殃了。”

李小同吐了吐舌头。“有这么厉害吗?只不过我也想,你能说得动圣上吗?他总不能大声说:‘圣上,你做错了,那个张文不是个好人,你千万不能信任他呀,你得赶快把他召回来杀掉呀。不这么做圣上你自己会吃亏的呀。’我想他再厉害也没这大的胆。如果圣上听到哪个说话就信以为真,他能取得天下吗?”

“啊?你也满腹经纶,只给我当差,真的委屈了你。以后多给我出点儿主意。”张文说着,看着街上,这个时候街上的人不多,根本就没人关心他们两个。

可那个自称卢宏的却在这时候出现了,老远就叫了声张先生。张文看到卢宏,也很有几分疑惑,因为卢宽根本就不承认有这么一个弟弟。那么此人到底是个什么人?是个冒牌货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卢宏呢?待他走近,就想提出这么一个问题,可是卢宏却主动说话:“先不要问我到底是个什么人,只要我对你有用就行了。现在你也不知道该到哪儿去,这个时候你也听到一些消息,如果你觉得我这个人此时此刻还有点儿用处,我们就到一家酒店里去坐一坐谈一谈,只不过钱财的事也得考虑考虑,你出钱,可不是由我来请客。”

张文本想说一句笑话:我这钱包也并不厚呀。可是话到嘴边也没能吐出来。现在根本不是说笑话的时候。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信息。

也不知卢宏是不是能提供有用的信息,只能先灌他几杯。可这卢宏却也乖觉,那淡淡味儿千杯也醉不了的酒才饮了三杯就说:“尽吃酒也不行,还是言归正传吧。听说你见到了那个王大可?”

张文一惊,自己也才到,他见到王大可的消息怎么两百里之外的人就知道了?难道有人飞马传报?难道自己已经被人监视得严严实实,一举一动都在他人掌握之中?圣上用人正是这么一个风格,每一个人背后都还有另外一个人,张文知道其实自己也不能例外,于是惊讶之余也只淡然一笑,明白了卢宽已经成了他的监视人。

卢宏果然也很乖觉,摸着那酒杯,在几案上溜溜地转,那手法很是熟练,同时说:“不要以为专门有个人跟在你屁股背后。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传来的消息。我也刚刚听到。要知道,做生意的人,耳目甚众,他们传播消息比官家还快。我有一只脚踏在商家,暗的,读书人岂能经商呀。我告诉你,我也以为,那王大可是个假的,那真的王大可恐怕早就病死在什么乡村旅店里了。他说,同卢宽一同考明经,那是对的,卢宽不会对你说,他不想去当个证人。你所见到的这个王大可也确实认识崔伟。他说的我想没假。只不过我也想劝一句,这事儿就只做个七八分,甚至只做五分就到了极品。他已经是个农人,比真正的农人更像是个农人,他也交租纳税,户口本上也写着他的名字,你还能拿着他怎么样?难道你真的想查到底?就算你查到了底,你拿着这个人怎么办 ?难道你能把此人交到白尚书那儿兴一个大狱吗?有的事情我也不清楚,白尚书不让你查李琦的事,恐怕另有其因,你先把白尚书的底摸清楚再说吧。所以我想你也不必忙着去查那个什么李小五的事,先去找白尚书,让他把底摊出来。”

“这么说来,你一个局外人比我清楚得多。这是什么原因?难道朝廷也让你在查这件事吗?如果是,你为什么要同我共享情报?”张文说着,心里头却还在打冷战。其实他每时每刻都足蹈险地,他人想要其性命,只在一个动也不动之间。

“不要这么胡思乱想。其实对李小五的事,我知道得比你多,我曾经做过他的酒肉朋友,只不过他从不真心待人,我也不把他看做真心朋友。不过,我想他是白尚书的人。你查实了这一点,就会大祸临头。不去查吧。也许你背后还有人盯着你不放,到处小心一点,不要以为就只有那个白乙。那个家伙什么都不会做。我走了,你去付账。”说完,他真的就下楼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