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59(原创)  

2017-07-12 07:34:3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9

第二天一早,张文练过功,就吃饭,那粮商瞥见了了张文就说“好功夫,一定是闻名江湖的张大侠。”张文也点头答应。他要赶回丹徒县去见卢宽。这一回包了一条快艇,就坐他们两个。船夫也很年轻,要价也不是很高,张文也很爽快,也许那船夫还后悔,开价太低了。刚上船就下雨,船夫背着蓑衣,撑着篙儿,张文也说,两天到达,会给赏钱。于是船夫更卖力了。

雨停了,坐在船舱里也很闷,张文也就钻了出来,看着两岸景色,嫩黄新绿,生意盎然,在北方就看不到这样的景色。

一边看着景色,一边说着话儿。张文问:“认识那个王大可吗?”

“认识。是个怪人。要那么多钱作什么?四十亩田一个人包下来了,好本事,可是他还要种两届,种了一季麦子。好多人都等着看他的笑话,结果麦子长得很好。他家的房都那么大,谷子多得放不下。”

“他不怕人抢,不怕人偷?”

“养着两条狗。这狗是不准放出来的,都颈上拴着皮带。放了出来马上就会被人毒死。原来那几个佃户,恨死了他抢走了他们的饭碗呀。想治他一治,结果吃了大亏,还被他抓住送到官家。其他的人没吃的了,到他那儿借点儿,不说二话,万一还不上,也从不来催讨。可那几个打过他主意的,饿死他也不会给什么了。真是不可作孽。”

“你去过他家吗?”

“给他插过一回田,还给他割过一回麦。吃过几顿饭,伙食真不错,粉蒸肉起码半斤一块,吃得真过瘾,他待人大方,不是那种小气鬼。那里面打扫得可真干净。那个女人,听说也是一个读过书的,能诗会文,却学会了做这些下力的事。这王大可呀,读了那么多的书,却不去当官。听说他写出来的诗,附近的读书人没一个不佩服。”

“这么说来,这个人文武双全。”

后面有人追赶他这船,为得赏钱,他没有立即回答,加快了撑篙的速度,到离后船远了,才说:“听那几个想劫财的混蛋说,他出手快,也很有力。那叫鸡公平素总说他劲火子足,没想到让这王大可掐了一把,那块死血十多天才消除。再也没人打他家的主意了。就是他走在镇上,其他的人也让他三分,没人敢同他搭讲,这个人不好惹。”

“你们这儿的佛寺叫什么?怎么搬到山里去了?”张文提起了最重要一件事。这件事不问不行。他总觉得这事情疑团重重。

“原来的和尚上天了,新来的和尚说修行到深山去为好,反正他们有田,又只养两个人,换了个王大可种田,不会天天吵着要减租,安心吃现成的。别的的事情我也说不清。”

“新来的和尚认识吗?”

船夫没有马上回答,他正看着岸上,已经快到中午了,大概他也想找个好吃饭的地方靠岸吧。可这时岸上传来鼓乐声,张文就记起早两天那白乙掉进粪船的地方也就在这儿。如果让白乙发现了他们两个,麻烦就大极了,就叫船夫再去下一个码头停泊。可这船夫却说:“那就还要过一个时辰才有一个吃饭的地方了。你们行,我可饿得不得了,不吃饱不行,晚上恐怕还要走到天黑呀。”

这就没有办法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岸。只希望没人还认识他。他在船舱里换了别的的衣裳,希望别人认不出他来。那一回是晚上,也许很多人没有看清楚他。

可没想到刚一登岸,徐江三就在那儿等着他,他轻声说:“就饿一顿吧,我想办法给你们弄点儿吃食来,出现什么事,我送不来,你就饿下去吧。什么事情,等会儿再说。”船夫听了,莫名其妙,也只能让他们两个留在船上。徐江三也行动迅速,很快就买来了水酒,两碗大饭,还有一大包放了胡椒粉的牛肉干。只是没什么菜,就一点芝麻酱。有了牛肉干,这也行了。张文给了银两,徐江三也就小声地说:“白乙死了,你去丹徒县吧,到那儿再同你细说,现在说极为不便。”说完也就上去了。他们两个就只能躲在船舱里吃。听说是白乙死了,是什么原因死的,却又不明白。难道还有一股人正在追杀白乙?死了两个了,白尚书一定会再想办法对他张文动手的。除非是把白尚书也干掉,可这样做风险太大,张文也不敢这么做。圣后那么厉害,七十多岁望八十的人了,心计仍旧同几十年前一样。他哪有看不明白的道理。

等到船夫匆匆吃过饭,看到两个船客正在吃肉喝酒,也说:“你们倒很会享福,谁给你们 弄的?那个人是个做生意的?看样子却像一个捕快。当地人看见他都怕。”

张文故意含糊地说:“岸上这么热闹,是什么事呀?”

船夫却没有回答,马上拿起了竹篙,撑开了船。这正合张文心愿。而且船还靠近对岸,走得极快,只不过也没人注意这条船。岸上的人关心的是那场丧事。哪会有人注意到这条船呢。

走了几里路,船夫才说:“死了两个人,都是洛阳来的,听说来头大得很。他们身上的公文写得明明白白,是一个大官派来的,本想杀掉一个人,可那个人来头更大,是皇上派来的,他哪会把这官儿派来的人看在眼里,略施小计,两个都结果了。凡是靠岸的船都要查,你们查过了,所以才没人找你们麻烦。我也怕,耽搁了时间,那就不知哪天才能回家了。”他一边用力撑篙,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这时他把船驶向河心,坐下来荡着双桨,天气也热了,只见他脱了外衣,打个赤膊,确实很费力的。张文正想要他这么做,这点儿额外的赏金是少不了的。

又下雨了,雨点不大,毛毛细雨,可船夫全身都在雨中,张文也就坐到船夫身边,给他打伞,这船夫笑着看了张文几眼,连声说“你是好人”。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