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58(原创)  

2017-07-11 06:53:3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8

在回到旅店的路上,李小同说:“这么说来,查李琦的事儿就多了几层困难。大人想从何处着手呢?”

张文却不回答此问,反而说:“你认识今天下午到王家的那个和尚吗?”

李小同说:“其实我见过此人。当然也许不是同一个人。但至少很像是他。只不过那时他还是一个俗人。”

张文笑出声来。“今天下午我们见到他时,也是一个俗人,他戴着的是假发。我与他结识多年,也没摸透他。但这个人是透明的,他的心思让人看得穿,当然,他也会保守秘密。朋友之间的事,他会守口如瓶,决不会说出话来做不到,言有信,行必果,是他的性格。好,快到旅店了,我们到厅中多坐坐,同其他的旅客聊一聊,也许能了解到王大可与那个和尚的一些事情。我也忘记问了,王大可与那和尚有些什么关系,和尚到他家就像到自家一样。”

店主看到这两位客人又来了,马上说:“房间还给你们留着呢,刚才有人问过了,我也说没房了。可是心里头也打鼓,怎么还没回呢?吃过饭了?”

“就在那王家吃的。他很富有吧?”

店主却有些迟疑,乡亲邻里,有话不可直说。所以他只用微笑代替回答。

“他种了四十亩田,一个人,寻常人做不到,对吗?”

“是呀。能种十亩就很不错了,事情多呀。可四十亩,他一个人,起早睡晚,居然全都做到了。很厉害的一个人。”

“这么说来,他同邻里的关系也比较生疏,是吗?”

主人又笑了。“怎么说呢?他到这边来种田的时间也不很长,好像是前年冬天才接手的吧,原来有好几家佃户。懒心懒意的,收成也不好,田主人也很不满意,这才换了人。他接手了,当然也会得罪几个人。抢走了别人的饭碗,逗人恨,是吗?”

“有人想害他吗?”

“请原谅,这样的话我能回答吗?有人恨,那是事实,我没说错,骂他的当然有好几个。他一个外地人抢本地人的生意,你说这些人能原谅他吗?可他去年才种一年,产的粮就是其他几个产的的三个那么多还不止。田到他手里就听他的话。给了田主,剩下的全是他的,他富了,只不过他的钱放在哪儿,不然的话,早让小偷天天去转了。这儿没有强盗,官家的人也很负责任,不然那些打家劫舍的早就到他家十来回了。”

“也许是吧。他们这么有钱,却没有一个保镖,不过他自己也许有些功夫,三五几个人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是吗?”

店主人又笑了。“谁也没有见识过,不过走到路上,看到他的人没哪个不相信这个说法。他力气也大,一个人能挑起好几百斤的担子。不然他能种下四十亩田吗。他同别个一工换一工,总是让人占便宜。他那一工能做多少事呀。所以很多人也喜欢他。看到困难的人,他也舍得给钱,好几家孤苦无告的穷户,也就靠着他呢,因此说他好话的也很有几个。愿意给他做事的也有好多家。说句实话,称赞他的应当比骂他的多得多。我也只能说他是一个好人。积德做好事,他会得福的。”

“他租种的是什么人的田?”

“你不知道?慈云寺的呀。只不过这寺庙也搬了家,起造到那十多里外的山中去了。那寺庙里的和尚也怪,从不给人念经,更不会给人做佛事。本来也是,有这多田产,何必再靠那些事儿像做生意般捞钱呀。那才真正叫和尚,真正出了家。那儿的和尚是个什么样儿我也不知道,没见过。”

张文听了大为惊奇。“才几脚路,你也没到那庙里去烧过香?”

店主看着张文,对张文的惊奇似乎有点难解其意,说:“只是我没见过。贱内就见过,我哪有工夫呀。佛菩萨佑不佑我,我也不知道。反正生意年年都是这个样。”

这时又下来几个客,也来听店主说些闲话。这些人都是跑生意的。这江南地面,有的是生意可做,不说别的,这南方的粮米就运到北方去,也可以说,若是没有南方的粮米,那洛阳城里恐怕也就会断粮。虽说现在才插秧,可富户也还有存粮。张文也地这些客人说:“这里的那位姓王的,存粮也不少,你们买了他的粮吗?”

恰好这个客就是到过王家的,说:“您也知道?去年他没卖粮,卡价。现在他想卖了。只是他正插田,忙得很,我也要等他做过田里的事才能同他接洽了。看样子您不是同我竞价的吧。”张文也笑了,说:“你看着像吗?我是办公事的,不会同你争生意。你同王家做了几回生意了?”

这个商人说:“他去年才租下这些田。原来那几个种田的,听说自己吃都还有点儿为难。稗草长得比禾还深。可听说到了这个王师傅手里,打的粮食可不少。他一开口就问我要买多少。我还以为他只种一届,没想到他一年两届,还打了几十担麦子,够我装一船的了。他的稻子,颗粒饱满,余粮就有一百五十石。天呀,天下的种粮的都像他一样,这粮米能吃完吗。听说他在江北还有自己的田,那儿的粮食多得不得了,下一回我就去江北他那儿进粮。即使是同一个价,他的粮也好卖。贵点儿我也要!”

店主听了,似乎很不相信,看着这个商人,张大嘴巴,好久才想到要问:“真的?他一直没卖出来,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他田里的谷子长得特别的好。哎呀,他可发财了。恐怕要请保镖了。”

就谈这个神秘的王老板,也谈那莫测高深的两个和尚,谈了一个多时辰,张文才同李小同去睡觉。徐江六留在江边守着那四匹马,当然不能陪主人。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