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57(原创)  

2017-07-10 17:59:05|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7

天黑了主人才回来。张文也坐得不耐烦了。可农忙时节,作田人哪能把待客的事看得比插田还要紧呢。灯光之下,这主人显得高大,方方的脸儿,因烛光微暗,那高鼻深目,不细看却也看不出来,但总能很明显地看得出有一点西域胡人血统。虽说劳累一整天,也看不出有半点儿疲倦。手已经洗过,穿上了布鞋,他引张文主仆两个到餐室坐下,饭菜都已摆好,菜是精美的,散发着可人的香气。主人就说:“不要客气,让二位久等了,吃吧,这位小哥应当早就饿得肚皮打架了。”说的是北方的话,听起来有点儿亲切。南来多天,一直所听全是南音,现在听到乡音,有如归故乡之感。

只他们三个。张文问:“你的帮工呢?”主人笑着回答:“是换工,都各自回家吃饭。我也只请了一个,明天再弄一天,事情就完了,我也好回到江北照看那边的事儿了。”

“江北?难道你就是那个闻名遐迩的王大可?”张文再也没法掩盖自己的惊奇。

“你不是要侦查那个可疑的王大可吗?现在把人给你看了。你想查明此案,以为王大可畏罪潜逃。王大可没杀人,杀人者另有其人,也许张大侠出了错,把事情弄糟了。”

张文举箸,欲下未下,问:“你都知道?”王大可说:“管家都对我说了呀。其实我在这儿只有四十亩水田,一个人就够了,那边却有两百多亩田,六个帮工也足够了。我是一个作田汉,想不到有人进了屋,进了屋后却又被人杀死,这是什么人,一直到现在也没人查出来。而且还冒出了一个什么李琦。其实我也不知道有个什么李琦。我也曾是一个读书人,看到我在读书这条路上远不如人,从此不作青云想,安心做个种田人。所以就决心学陶渊明,躬耕陇亩。当年参加明经考试时认识的人,也可证明我就是那个王大可。你们在青州时所见到的崔伟,现在在润州当县尉的卢宽,都是认识我的,他们都可证明我不是一个什么由李琦改名换姓潜逃这儿的李唐宗室。我想,要查明那个杀害闯入我家的歹徒的凶手,张君还得花很大的力气呢。吃,只顾说话,菜都冷了。”他再也不说话,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而且他也很能吃。一个干农活的不能吃哪有力气呀。虽说他自称读书人,可是现在却只能说是一个标准的农民。不当一等公民士,却当二等公民农,这种事也天下少有,张文对此人也不知给出什么评价。可事情有了一个颠覆性的变化。管家说被杀者是他的主人,当初女主人也说被害者是其夫君,现在王大可却说被害者不知为何人,不知吕宁对此事有了什么新的看法。只不过自己没有任务去查此案,要查的只不过是一个李琦。可是怀疑为李琦的王大可却可以让卢宽来证明就是王大可,而卢宽却就在丹徒县,而见面时卢宽却很冷淡,当然也不可能提到什么王大可的事儿。还想对这个王大可保持怀疑,也太无道理了。可既然来了,有些事情也不可不问。“为什么你家夫人会以为那遇害者是您呢?那天晚上你去了哪儿?”

这时晚饭已毕,正饮着饭后的茶。地点也变了,到了一间客厅。虽说是茅草屋顶,可是这种房屋冬暖夏凉,只是每年都要翻盖,挺费事的。

王大可剔着牙,这全然不像是大家习惯。他慢慢地说:“我追那杀人者,一路追过了江。没想到贱内却抢先报了案,这话就收不回了。半月之前才向吕宁司马说明情形,求得其谅解。现在此一案件虽说还在查,至少不会让我往返两地造成麻烦。只是那个死者尚未安葬,不知是何方人士,老放在我家也不是好事。吕司马对此目前也无能为力,小民也没法催促他呀。”

“当晚有个过江者手持七星剑,那倒霉的渔夫想抢劫这个夜半渡者,却反被这个手持七星剑的人刺伤了。也算是此人手下留情,只刺伤他而不是杀害。你知道这回事吗?”

“听说过此事,不过说法也多种多样,我也不想列举那些抄本。张大侠想想,我已经成了一个完全的农人,哪有时间再关心那种闲事。我比陶令更为彻底。我也不写诗。当然也不能说我不会写诗,可是我已经没有了时间做那种文人学士想做的事了。即使写下一些诗文,若不能成为惊世之作,写下又有何益?趁着现在还算年轻,还可做上十年,天假以年,也许还能做上二十年,老了,让儿子接着干,也不想让儿子读书,不想让他们去钻什么进士,去当什么官,去那勾心斗角的场合求生存。但求他们能像我这么会作田,如此足矣。如果张大人有意,就把那杀害无名氏的凶手查出来吧。我们也好让其家人接回灵枢回乡安葬。”

“我也很羡慕王先生的这种高尚的情操,非一般人之所能为。不过小可也想斗胆问上一句,难道郑巡司也就这么算了,不再追究此工?”

“应当不会就此了结吧,可是江南江北,路途遥远,小可也不能时常与之纠缠。终究这是官家的事,小民又何与焉。”

“王先生当晚一直追过江来,想必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当有所因吧?”

“对。当我听到后园有声响时,就执灯前住,当时也没想到要拿武器,以为只不过是一个小贼,随便拿根什么棍棒,就可吓退。没想到是一条大汉正向后园冲,我当即站定,也想就把门关上,要丢反正也不过是些菜蔬,也值不了多少钱,无非是少几文铜钱吧。没想到此人竟然动手了,我看见了,似乎此人将另一个人杀害了。命案竟然就发生在我家,我当然想弄个明白,也就追去,那人翻墙而出,我也翻墙而出。”

“且慢。那人有凶器,你却是空手,怎么会这么疏忽,万一相遇,将何以与之格斗?”

“我当然也非空手,我也摸到了一根齐眉棒,足可应对一时。这临江镇上可能还有人没睡,只要呼救,是会叫动救兵的。所以也没多加考虑,就这么一路追到江边。”

“难道那时正好有船夫泊船江边,等着有人半夜过江吗?”

“问得很细。那是我自家的船。后来到了,我们也把船开到这儿来了,因为这边有事,我也该来做完自己所当做的事了。两天以后再过江去才知已经向官府报案把我当成死人了,弄得我一时也不知如何处理此事。半月以后,我才死而复生。”

“你家仆人中有个王小五吗?”

王大可微笑,过了一会儿才说:“我在那儿雇佣的包括管家也只有六人,没有王小五。我外出办事,常自称王小五,张大侠应当明白,如果我自称是那几亩田地的主人,会给我带来多少麻烦。所以我把王小五这个名字留给了自己。”

“那么,您知道李小五其人吗?”

“很遗憾,自从发生了那次凶杀案之后,小人才知道有李小五其人,以前从未听说过。可田里工夫太多,我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农夫,没有时间去打听李小五的事,这一点只能请张先生原谅。”

“我看您有点西域胡人血统,是吗?”

“也许是吧,不过恐怕源自祖母吧,我也记不清她姓什么,有好几个字,因为我没看见过我的祖母。而且我离开家乡的时间也太久了。离开偃师时我才几岁,后来一直住在山东。青州济州曹州,都住过。也许看到过你们的张家庄吧,不过记不清了。”

“可惜我肩负的任务不在此。如果吕司马要小可助一臂之力,我当然也会照办。只是目前无暇及此,实为憾事。”说完,张文看着王大可,可从王大可身上看不到有什么值得让他注意的反应,他好像在听他人的故事。此人心态之平稳,也让张文佩服。可张文也绝口不提卢家之事。其实,张文隐约地觉得,王大可说的并非全是真话,他还有很多秘密没有说出来。圣后把王大可与李琦其人联系起来,张文敢违反圣旨,将此二事分割开来吗?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