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37  

2017-06-05 08:32:5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7

这僧人虽然身体壮实,可是举止却甚是文雅,对头上张文微笑点头,那态度却也甚为谦恭,像是一个出身知识家庭却厽半路出家之人,他那种风度却不像自幼出家之人,恐怕也是一个饱读诗书的失意者。

张文问那僧人:“出了家,什么都不必顾及,趁夜出城,顾及的又是什么呢?”

僧人见张文说话语气平和,稍微心安,也就和平应对。“忘了一件重要物品在乡下,他们不知那是紧要之物,小人若不连夜去作说明,恐被抛弃。”张文笑了。“若是真正紧要物件,你怎么会遗忘。若是容易忘记,那就是不紧要物件。丢了就丢了吧。”僧人也笑道:“既然出不了城,那当然也只能任其弃之。不知施主还有何话要说,小僧要回寺去了。”

“且慢。小可姓张,要寻访一人,因此遍访各寺,并非查访不法之徒,大师也不必紧张。”

“不知施主欲寻访何人?”

听到了潜性这个法号,这僧人也就笑道:“此人在金山寺,张先生为何寻到扬州城里来了?”

“此人出外云游去了,不知是否在此间落脚。”

僧人听了,似乎片刻之间作醒悟态,张文马上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也不能点破,只是说:“其实我与他是至交,只希望到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他。大师明白此中之意了吗?后会有期,就此告别。”张文只给僧人留下悬念,立即走开。这时,县衙中来了人,那僧人也立即走开,虽未以袖掩面,却也甚为仓皇。。

没想到衙役正是要找这位僧人。张文藏身树后,就看这事情会怎么演变。他马上明白了吕宁所说的一句话。吕宁说他没在城外妓院中布置什么间谍。这么说,在城外放了人的应当就是这江都县尉了。这县尉对这僧人也感兴趣,也让张文颇觉惊奇,于是决心把这事儿查下去。衙役把僧人带走,张文与张虚也尾随而去。此时正是晚饭时,户户炊烟,家家饭香。张文张虚本来也当回到店中用晚餐,可是这一突发事件,让他们只能把这餐饭向后推迟了。可是衙役把僧人带进去了,张文当然也不能随着进去,想越墙而入,天还未黑,也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只能回到店中用餐。店主虽说已经洗了碗盏,对客人真的有意见,可是看到张文似乎不是一般客人,也只能忍着,恭恭敬敬把饭菜端上来。张文只能解释一番,可说到那位僧人,店主却说:“这曾人武艺高强,平日看他,似乎文弱雅静,可是打斗起来,三五几人也非其敌手。”

张文像雷击一般。确实,根本就没往这个方向想。这种把满身武艺深藏不露的人,才是真正的大师。看他那身段,看他走路的姿势,哪一点看得出他是习武的。如果同此种人打斗,出手必然极快。幸而对此人态度是极平和的,不会引起反感。人走江湖,不只是从来没听说过此人,而且见面也看不出来,张文真是惭愧得无地自容了。店主看着张文的神态,也就笑着说:“是,没人看得出来。若不是前年动乱,我们哪里得知此事。”

“这又是一回什么事?”张文不得不问。

可店主却不说了,过了好一阵才小声地说:“过后到你们客房里再讲吧。此处是说不得的。”那神秘的样子,让张文知道这事情一定也非常紧要。

到了客房中,店主却先问:“不知张先生此番来此,想做的是一件什么大事?”

张文更加吃惊,也小声地反问:“为何发出此问?”

店主却声音更小了。“当年先生曾与骆学士相会,这件事知道的有多人,不知此事给先生带来多大的麻烦?”

张文只能说:“现在就要我查出骆先生下落。虽说传首京师,可是也还有人说,那个死者不是骆先生本人,是另外的一个人。您知道的也太多了,您想过吗?知道这些事也会给您带来灾祸,甚至会因此送命,不知老板您想过了没有。”

店主仍旧轻声说:“知道,故此也冒着生命危险同张先生说话。小可也想说一句,张先生务必小心。恐防暗地里有人对先生下手。”

张文立即起立向店主作揖,店主急忙回礼,说:“大可不必。我只想说一句,那僧人叫潜心法师。听名字您就知道了,我说的是什么,其他的我就不想说了,再也不能说了。记住,我什么也没对您说,我说的只是您想弄点儿野味。是吗?明天我尽力设法弄点儿野味来,弄不到也只能说声对不起。”

店上下楼去了,张文却还心如疾风中之秋叶,意似暴雨中的游丝。没想到与骆先生一面之交,惹出这大的事来。到现在也无法消除影响。白沙在涅,虽与之俱黑,却尚可洗涤,还自身清白。可素纱一染,就再也不能为素了。能洗白自己吗?如果被刑部那几个办案能手抓着了,九死一生的希望是完全没有的,除死之外,再无其他出路。张文知道了,他所处的危险是什么回事了。还有哪些人知道这回事?向武家告发此事的又是谁?说是那个李小五,却也让张文说服不了自己。李小五怎么会知道此事?狄仁杰知道这回事吗?派他来查骆学士的下落,到底是谁的主意?如果抓不到骆先生本人,张文会面临何等祸殃?抓住骆先生,这种事能做吗?卖友求荣,是张文该做的事吗?可这事儿应当由他人来查,确实不该由张文这个当事人自己来查,这中间的秘密是什么?他就像一块大酒饼,进了酒榨,两面受压,还想求生,岂非梦想!想不到一世英雄,毁在这件事上!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真的是这样。张文有点悲哀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