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50  

2017-06-27 08:07:3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0

红日平西,水面上泛着红光,被轻微的波浪搅碎成万点不同的色彩。船上人多,船老大也不想负责伙食,船上也没个地方炊煮,所以让乘客们自己到临江小镇上去吃。口味不同,这是较好的方式。再说,都想上岸去看看世界。老是坐在船上,看着的只是江水,未免也太枯燥了。张文等四个也就到这临江小镇上找家馆子。虽说菜不那么好,对这四个北方人来说,似乎都只能说是异乡口味。可是多吃几口,却又觉得南方口味也其特别之处。十多个人都是去苏州的。张文与徐江三就坐在河边柳树下。找了块干净石头坐下。张文当然先问,到底有什么事,这么紧急上来,“就像奔丧一样”。徐江三骂道:“尽说些不吉利的话,。只不过恐怕真的会死人的。”张文就说:“说正事吧。”

徐江三却反问:“李友现在去了哪儿?你知道吗?”

可张文并没有侦查李友下落的任务,所以只说一声,对此他不关心。徐江三却说:“可能你很需要这些情报。没人知道李友的下落。早晨起来,发现李友与那王妃都不见了,他们母子两个不知什么时候走了。三个男仆,两个女仆,一个都没放走。这李友很机灵,事先一点风声也没有,可说走就走了。我和柳德四倒无所谓,只不过是没有领到钱,白白地给李友做了半年。没他法,只能另择良枝了。于是一起来到那临江的小镇,你去过的,就叫临江村。李小五进了那王大可的庄园,我们进了郑巡司那儿。可是,李友怎么要走?我想了一年了,也一直没想清其缘故。可是,昨天想明白了,那是由于李小五的缘故。李友怕李小五!”

张文说:“你有什么证据?”声音很冷。没有根据的话,张文是不相信的。走江湖的人,不能见风就说有雨,闻屁就说打雷,总得有个脑袋。人心可说极大,比大海还要深还要广,可是人心也很窄,没用的话要早早的删掉,那些没用的东西会影响一个人想问题的。

徐江三说:“跟踪!那一回李小五突然出去了。他经常出去不同我们打招呼,我们总觉得这个人有点诡秘,所以同事多年也成不了朋友。那时我想,各有各的脾气,李小五就这么怪,可是他这种怪对我没有伤害,我又何必去干涉他这坏脾气呢。可那一回,李小五回来得太突然,还喘着气,好像跑得极急。没多久,李公子回来,看到了李小五,瞪了一眼。那时我只是想,李公子这么看着李小五,只不过是以为李小五怎么这么喘气。昨天晚上再想这事,我才明白,他一定发现了李小五在跟着他。”

有人经过,徐江三停止没说,看那人走开了才又接着说:“接下来几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李公子依旧每天出去,也不知他做些什么事,反正那时他是不让人跟着他的。所以大家对他的事也从不关心。没想到那天晚上他一去就不回,等了两天,我们才知再也不要等了,他走了,于是我们也就散了,李公子的东西我们也各自分了些,事实上也只有些零星东西,衣服都带走了。被也带走了一床,留下的是破烂的。那床被是我留着的,他们不敢要。只拿了点破烂。现在想起来,说李小五跟踪李公子,我是越想越像,不知张大侠怎么想。就这事,其他的事,上次我已经都对你说了,有很多话是那几个二流子说的,实在不实在,我也不知道,反正对您有用处就行。”

夜是宁静的,只有河水轻轻地拍打着堤岸。可是天边也起了乌云,也许到了下半夜就会下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可徐江三却好像还没有说完,尽管他回去会遇上风雨,也许是一场暴风雨,可他还没去叫船,也没去找旅店。张文知道他还有话要说,可是他想了好几天了,到了该说的时候却又有了迟疑,这让张文觉得他即使要说出来的话恐怕极其重要。果然,徐江三还是把话说了出来。“我隐隐约约地听说,朝廷对你不放心。有人追杀你,这个杀手已经找到了你,也许很快就会再次追到你。扬州城里也给你设下了陷阱,你这条小命也被人捏着呢,是这么回事吗?”

“明知同我交通会对你带来不利,你却还要冒着这么大的危险,雇了快艇追上我,除了友情,还有其他的缘故吗?”

“你这句话让我伤心。这哪里是只有友情。你死了,恐怕我也会受到牵累。我对你已经说得太多了。我把那王大可的事儿,自己知道的全都说给你听了。上边追起来,总会查到我头上来的。到那时,我这只蚂蚁,他们轻轻一捏就会死去,他们会把我这个当听差的当人吗?趄廷有刑法,这些刑法是对付什么人的?难道真的是对付那些当官的?刑不上大夫呀。我只能保住你。你也要知道,卢宽这个人,他为了保住自己,他的家小也到了这县城里,他不能为了你连家人也不顾了。你明白了我说的话了吗?当然,他两边都要顾及,他让那杀手大丢其脸,弄得个下不了台,可卢宽还得卑躬屈膝向那个杀手赔罪。我想,你恐怕先要顾自己,保住你这条命,想个法儿把那杀手制服了,再去办自己的公事。我只说这些。我要找个落脚处了,要明天早上才能雇船了。祝你长命百岁。”说完,他就真的站起身来,慢慢地走开,张文也只能送他到旅店,李小同也只能陪着张文。

房子很旧,也许有了百年历史,只不过打扫干净,而且有单人房间,徐江三就是住着单人房间。他一人在外,也得防人暗害。这时房客们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人生地不熟,谁也不想在这种地方结识新的朋友。只不过有的房间里说话声音很大,在外面也听得清楚,好像多是谈生意的。本来当农民的好多年甚至一辈子也不出外,在外边奔忙的通常都是商人或者官员,当然也还有服徭役的。总得有点儿余钱剩米才可出门谋事呀。可有一间房里任何声息也没有,却能从门缝里看到里面有灯光。听到上楼的脚步声,那灯光立即灭了。这让张文感到好奇。他轻咳一声,让徐江三知道。徐江三回头,再点头,表示知道了。张文也就轻脚轻步地下了楼,回到运河边,他不再回旅店,就睡在船上。船老大觉得有点奇怪,可是张文向他使眼色。并且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这让船老大明显地哆嗦了一下。张文轻声说:“我们换个地方,明天一早再回到原处。想必再也没人要回到船上来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