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48(原创)  

2017-06-22 15:21:3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8

白乙怎么来得这么快?怎么去而复返?来得这么快的原因也很简单,有特权就有速度。他有那么一个证明文件,可以借用驿站的马,三十里一站,换马不换人。他们自己的马就丢在郑州。侦知张文渡了江,他们当然接踵而至。只不过自以为形迹诡秘,没想到还是被人发现了。白乙知道坏事了,这对他很不利,他必须跟踪张文,择机而诛杀之,而且还得保证自己的这条命能回到洛阳去复命。可他们隐藏在山上,商量下一步怎么办,下山时却被张文发现了,他只能说一番张文绝对不会相信的话,敷衍过去。既然被张文发现了,白乙就得考虑自己能不能保命了。张文这个人历来以下手毒辣闻名。想清除某人时,从来没有反复考虑迟疑不决的习惯。他想好了就下手,甚至没想好也先下手为强。

于是白乙他们就来到这个县,找到了新任的县尉卢宽。此人虽说是张文过去的好友,可是现在身份变了,若是不听朝廷的话,不仅自身性命难保,家小也会受累。

卢宽见到了这三个人,说是为了张文的事而来。卢宽就打主意了。既要能救张文,又要能保住自己,对此三个奸恶之人,必须设笼络以约束之,设羁绊以限制之。他口口声声说白尚书如何如何,却注意观察这三个尤其是白乙的神情。卢宽问:“想调用什么人物,你只管说。本官公私分明,上司有令,决不敢违。说罢。”

可白乙也是老江湖了,对卢宽也仍然保持几分戒备,就说:“你只要能为我们提供住宿,保证我们的秘密任务能够完成,不让外人知道就行了。”

卢宽反应也很快,说:“不让外人知道,这就难了。你们穿着公差衣裳,来到本官衙署,街上的人谁个不知,谁个不晓。现在却说要本官保守秘密,难难难。”

白乙冷笑。“大人也没经世事。我是大摇大摆进来的,好多人都看到了,可是大人如果真有能力真有本事,就能让我们三个一声不响地离开这儿,要做到无人知道。一个月过去了,本人早就回到了洛阳,县中的人还以为本人仍在此处。你能做到这一点,今后的升迁也很有希望。若是这点本事也没有,你这个官再当下去,恐怕也有几分难。”

卢宽听到这种威胁性的话,却也心中带笑,你说要我做到极密,可是我却要让你无法秘密,要让你主动暴露在公众之中。到那时成了大街上的老鼠,人人喊打,本官却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你不感激我留下了你一条命,还想再生事端,恐怕也就难了。这是斗法半智的事儿,那就看谁的本事更高了。于是卢宽问:“三位是只藏身此处,还是晚上也要出去?”

白乙眼睛一瞪:“这也是你能问的事吗?先给衣服,让我们换装,我们到什么地方去,你就不必再问了。”这是白乙过去常用之法,改换衣装,即使从卢宽面前经过,卢宽也未必能认得出来。卢宽当然照办。只不过不管什么什么人,一旦有了权力,人心就总得变一变,总难得继续那份当百姓时的善实。他吩咐,把那几个惯贼放了,当然,也得派人跟着,再犯就得严惩。时间也那么巧,白乙几个刚好换了衣装,溜出县衙,那几个贼也都看到了。没个送饭的,饿了好几天,腰间分文全无,有了一个对象,自然会跟得紧紧的。可这一回却跟错了对象,白乙当即抓住了一个,可是,拿着这个人怎么办?白乙却犯难了。想用弓弦勒死,却不知弃尸何处。想放他一条活命,却怕此人知道踪迹,以后的事也不好做了。可稍一犹豫,打更的却又到了,白乙只能丢弃这个贼,慌忙逃掉。可打更人却大叫:“有贼!”这一叫,把担任夜间巡逻的兵丁叫醒,于是追来的人也迅速赶到,打更人指点方向,白乙也只能回到旅店,什么事都没做成,却让巡逻兵丁查获。弄得白乙只能假造姓名,可又拿不出证明来,最后只能放下面目,拿出公文。这些兵丁只能连夜报告卢宽。卢宽也连夜来到店中。白乙也只能表彰卢宽办事效率极高,卢宽也只能慰问一番,请到衙门压惊,当夜也就在衙门内睡下。可县城里闹了一夜,正好也在县城落店的张文主仆两个当然早就得到了消息。对卢宽的的安排张文当然也是心知肚明,可也不能前来表示感谢。张文也知道,与卢宽是没有办法保持联系的了。这一回他们两个也使用了李元芳给他们提供的假证件,有了无可怀疑的公章,没人敢说这证件是假的。何况他目前只是想见到徐江三,从那儿取得自己所需的材料,然后去乡间进行查访。好在徐江三也见到了,想要的材料也都铭记在心。于是张文也就迅速转移,他要去的地方是太湖一带。他当然只能坐船。马匹也就寄存在这个县城,徐江三人缘广,当然很快就找到了可靠的人。

刚出城门,徐江六却挡住张文主仆两个,说要跟随张文,他南来也只不过是想找个好主,哥哥推荐的也就是张文,现在见到了张文,他哪能舍弃。可张文却说:“留你一个,目前还可做到,只是我若发现了你三心二意,那就会要了你的命。我对那种背亲叛主的人历来是手下毫不留情的,你先得访听明白。”徐江六到了此时,虽知他不会叛主,可是听了这番话,难免也有几分心惊。当仆人这碗饭不是好吃的。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