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另类(原创)  

2017-06-18 07:37:38|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另类

什么是另类?似乎还没一个确切的定义。不过我想,非另类的人,可说有极大的共同性,而另类则很难找到其共同点。所谓一般,其共性较多,所谓另类,其共性极少。这个道理我想不必说吧。

我觉得我很另类。

首先说生理上的另类。世上视力正常者多,可我生下来就高度近视。小时见一建筑,疑是一大石桌,可长大后从那儿经过,方知那是一石牌坊,表彰贞节寡妇的。去长沙读书,父亲让我与同校高年级同学同路。下船时他们对我说,快跟上来。可是等我上了岸,却不知他们去了何方,我哪知道,近观尚且不知其面目,走远了更难察其踪影。我一直不知那是哪四个人。因为我根本就没看清过他们。直到几十年后,才知道他们是哪几个。有两个在长沙高校,现在还健在呢。因我原来被长沙一中录取,最后发榜前才改录到一师,所以是最后一名,也就放在最差的一个班,也坐在最后,一个学期,我根本就没看清过黑板上的字。第二学期改到最好的一个班,才坐在三四排甚至第二排,可也还有时看不表黑板上的字,考试也就做错了题。工作后人们批评我不爱理人,我决心改正,可第一次主动与人打招呼,走近了,却不知此人是谁,他奇怪,我尴尬。所以落实政策后,区委有意让我进区公所去,可是最终我只能选择留在教师队伍。视力让我难和人打交道呀。这么近视,哪能不另类。

视力差犹可,还听力也差。小时得了中耳炎,以后听力就差了。有时听错了对方所说的话,讨论问题也就没有了一致性。他所提者甲,我所答者乙。他谈天而我说地,如此轩轾,何以求同?这么一来,我知道我很难当上干部。做领导是完全没有资格的了。此另类之二。

性格上我也只能说另类。人家力求上进,我却对名利淡然。别人千方百计削尖脑袋往党里钻,我却有点儿冷漠。组织伸出手,我却摇摇手,结果为此而失去者多,被视为另类,造成终身遗憾。一直到重返教坛,接到通知去党训班学习,这才不敢怠慢。可是忘记了还得写一张申请。现在当然是党员,也优秀过几回。可当年对政治的冷淡,只想当良民而不思为好官,不爱端坐于上,却爱奔走于下,进士唾手可得而丢弃,却甘为退士,这就很另类了。

另类之三,入了党,别人追求的是地位,我却只知把工作搞好,做什么事都想争个第一,到了快退休时,才知道官位也很重要,可晚了。哪有要退休了才提干的呀。我得过地级县级的先进优秀,还不止一回呢。可这些其实都没大用处,有用者与官儿们相知相近也。可这些我一直没在意。那一年让我去湖南作协组织的南岳笔会去,通知者说,你年纪大了,过了这家村就再也没有这家店了。可是我放弃了,因为我教书呀,到现在再想当作家,那就比李白笔下的蜀道难多了。不是难多了,而是根本就没可能。上天还可能,当作家已绝无可能。只知做好本职工作,其实也是很另类的。看其他的人,工作上很难说有春风得意之时,如果有所长,也只不过会吹气泡而已,所欠者求实,所长者务虚,可他们想得到的都到了手,其名也辉煌,其利也丰厚,让人看到时只有艳羡,让我看到的只有后悔。做出来的哪里比得上说出来的呀。他们就像庙里的菩萨,肚子里是空的,可是他们有光环也有拜于其前的香客,我呢?很实在的,可是,没有任何头衔。记得我者只有学生,可在上者却不知有我。这种人生观当然只能说很另类。

现在作为老人,我也还只能说很另类。其他人老了,所作者养生,所谋者娱乐,可莳花养鸟,可读书看报,牌桌前有其身影,歌厅里有其踪迹,或慢步河滨,或栖息林下,凡景色优美处,凡空气清新处,均可见其悠闲,见其潇洒。可我呢?寒冬淫雨,累月足不出户;或暴雨突临,也只知电闪而不闻雷声;天气晴好,亦只在无人处转圈儿。空闲时间何以消遣?每天守着这台电脑,每天更新博客,打印了几十本书,可谁来读?就说写小说。别人写的是青春,是爱与恋,是大城市的生活,是职场的经历与体验。而年轻人关心者即此。他们追赶的亦如是,可我十来年一直不知范冰冰是什么人,只知她是人,不是物,如此而已。打开报纸,是她整版的照片。她有何殊勋?为国家作了什么突出贡献,对民族有何重大建树,我一概不知。众之所追求者,对我来说如粪土,而我之所追求者,家人亦颇多怨言,旁人只视为痴迷。我小说中的人物多为工作迷,哪怕是写古代,写的也还是一个工作迷。每天伏案以致项椎作痛,也不以为倦。我想让读我作品的人也成为一个工作迷。可以我这支秃笔,能做到这一点吗?很多人工作中想得到休闲,想的是轻松,可我却以劳累为乐,以有所得为乐,人以为苦者我以为乐,人以为乐者我以为苦。如此这般,岂不另类哉!

《桃花扇》开头几句,老了,再也不能记诵了,也懒得去查书。因眼睛不方便,找书也难,它默然栖身于书架之上,绝不唤我,故我不知其所在呀。那几句似乎说的是古董,铜锈斑斑,知者谓之为古董,不知者根本就不知其为何物。或者说,地下挖出来的这类东西,是另类。知者说是宝,可现在何人还会把遍体铜锈者说成宝呀,晶光发亮者如金银方是宝呀。。我恐怕也只能说是遍体铜锈者了。

另类,我是另类。

2017/6/15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