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连环杀43(原创)  

2017-06-14 08:07:4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3

李元芳就在狄相身边。可是他们知道圣后所说的内容吗?这“死虎当擒,活兔可纵”是什么意思?这八个字的解释权属于谁?李琦到底是一个什么人?为什么要让他张文去查其身世之谜?这几个问题像一条虫盘踞在他心中,正在急剧地啮噬着他的心,让他很难受。可狄仁杰听了也不作声,他当然不能代天子传言,这只能让张文自己去理解,这八个字是何意,为什么要去查实此人身世。张文所能做者只不过是把那王家庄的案子说上一遍,也把吕宁的处理意见说了。可是狄仁杰仍旧什么也不说,只说:“你继续去查吧。三个月内如能查明,当然极好,查不出,迅速回京复命。注意,来回就是一个月。给你的时间并不多。你明天一早就出发吧。”至于此案如何会惊动天听,狄相却緘口不言,张文也云山雾罩,一时不能明白。

还有什么话可说?只能领取经费。当然只能带银两,背着这么多的铜钱走路,遇上歹徒,腰间沉重,哪能战斗,那是自寻烦恼。可张文只能提出一个问题:“我的仆人回山东去了,我去寻他往返又是一个月,能不能到相府借个仆人用一用?而且要个靠得住的。”

李元芳说:“我早知道,不然我也不会派人为你看守行李。此人叫李小同,跟我多年了,你就带着他走吧。只不过你也必须说一声,把张虚派到山东去干什么?”

“这也要我说吗?万一白尚书要了小人的命,我也不能让家人全都陪着我那个呀。”

“这么说来,此事成功之后,你也就会隐迹天涯,再也不会给我们干活了?”

“到时候再说吧。给皇家办事,提心吊胆的,没一刻能够安宁。所以我一直以小民身份办事,想必李大人知其缘故。”

“你这滑头,只想当临时雇佣人员,可我们干了这么多年,胡子也没少一根。你怎么这么怕呢?”

“李大人,您能做到的事,张文做不到。张文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循规蹈矩,心想这样,可是不懂这些规矩,无章可循,野猪关到猪圈里,这日子能过吗?”

“好小子骂人了,我们是家养的猪吗?”

“又说错了,这么不会说话,我能做官家的人吗?只能请求李大人原谅我了。”

说笑已罢,李元芳开始说正事。“国家的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如果你三个月内什么事也没做,那李琦的踪迹一点也查不出来,你也没有好日子过。你以为像我这样的人,接到一件事,做不到只说一声对不起就行了吗?那是要追究责任的。可是,现在你想不做也不行。圣上让你去做的事,只能做好。如果做不好,那就只能自己了结。你明白我这话的意思了吗?告诉你,你只能前进,不可后退。”

张文吐了吐舌头。可是他也还没有领会到官家纪律的严肃与严重。李元芳看到张文的神态,只能说:“你恐怕还是不那么明白,你没做到这件事,你就只能在江南自尽,再也不要回来了。你看我哪一回事情没做成?做不成就只能死呀。现在就走吧,再也不能拖延了。”

张文这才严肃地对李元芳一鞠躬,立即出门。皇命比军令更加厉害,他这一回才算真正 地领会到了。

回到住处,看见那个李小同,正襟危坐,等待着他回来,就说:“你的主人已经把你交给我了,你知道这回事了吗?”

李小同笑着说:“知道。主人早就说了,我也什么都准备好了,家里的人也知道了这回事。老爷只管吩咐,说走就走。我们这种人就像是一匹战马,主人骑上了背,即使没吃饱草,也会冲向战场的。”

于是两个就走,晚饭也只能到半路上吃了。旅店主人看到这两个走得这么急,当然也就知道了这两个人所做的也非寻常,他们见慣了这样的事,也不觉得奇怪。

可是,刚出洛阳城门,就有人追上了他们两个,说是白尚书有请。张文虽说极其不愿,可是白尚书终究是圣上的红人,也不能不听,立即打转,直接到了白崇德私宅。此时白崇德穿的是便服,可脸色却还像在官衙一样严肃,那种秋霜之威,总是展不开的眉毛,也还是像正在审案一样。张文知道其生相若此,也不以为意。可座上还有一人,张文却不认识,也不知此人坐在这儿所为何事,也不知此人与己有何关系。

白崇德先说:“张先生,这里有个人,不知你认识否?”叫了一声,就见被人押着一个人出来了,大约四十岁年纪。眉眼挤挤巴巴的,看来也难说是一个善实的人。

白崇德厉声说:“张甲,你看这个人,哪一个是张文?十多年了,你也许还记得张文此人。我正难以辩分,你帮我认一认。”

张文心中有点好笑。可另一位却有点紧张。这个人马上指着那个神态紧张的说:“我认得,认得,就是他!烧成灰我也认得。”

白崇德愕然,可也只是片刻工夫。张文也就起身说:“白大人,没小可的事了吧。”白崇德也就点头,张文立刻走了出来。里边也没人阻拦。张文立刻对李小同说:“不要捱了,我们立即赶到十里铺吃晚饭。”刚出其大门,二人也就疾驰而去。那白崇德即使还想追回张文,也有了几分难度。天色向晚,有点雨意,可张文也准备了马上遇雨时所穿的雨具,也不担心,李小同也是一个很尽责的,虽说是初次为张文服务,可终究是大地方出来的,没有让张文看不上眼的。

可刚吃完晚饭,张文就说:“不在这儿睡,我们再赶一程,希望半个月能赶到江南。不辛苦些是不行的。”于是二人急行,半路上到了一乡村小店,张文却又说住下。这是一户民家,不过门当大路,有时也做点儿小生意,而且床铺也还整洁,张文看了中意,李小同觉得也说得过去。不去驿馆,却住条件极差的乡村小店,舍豪华而就简陋,李小同当然明白其意。

才住下,听到马蹄声急,从窗户里看出去,在夜色中,虽说也看不清是什么人,可是李小同也说:“恐怕还是那白尚书的人吧。”

这句话就像一道寒流,似乎这乡村小店立即进入了冰窖。这极有可能是白崇德的人,可他们想干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