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41  

2017-06-12 15:22:2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1

第二天,李元芳派来的人为张文看守行李,张文就提着那个公文包去刑部衙门。可是想见到白尚书也很难,何况张文没有事先通报。只不过白尚书没过多久就传令让他进去。他偶尔看了一下旁边厅中,等待着接见的似乎还很有几个。而且这些人都是提着什么大包的。张文也就想起了传达们的那奇异的眼光。也许只有张文是空手去见这位尚书的。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传达们深知此理,可也不知张文是何许人,也许过去见过,但都忘了。只不过他们也检查了张文带没带武器。可张文此时穿得不太多,终究已是暮春季节。

白尚书看了看那文书,用一种张文觉得很难听的声音说:“一无所获?”

“让小可去寻找一个死人,这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大人当然本就知道这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事。”

“那么,我也不再追问你了,你在扬州见过此人吗?有人说你见过不只一次。”

“这当然不是空穴来风。不过我也很带疑。那时骆先生可说正春风得意,深受徐敬业器重,明知我是朝廷派遣去那儿办案的,他怎么会同我交好?那时候的骆先生坚决相信他们大业必成,怎么会先寻败路呢?兵败之后,徐敬业会让那高级参谋单独行动吗?如今江湖上冒名顶替的多矣,连我张文这样的无名小卒都有人假冒,何况是骆宾王那样的名人。我根本就不相信我曾见到过真正的骆宾王。”

“明知此人不可能是骆宾王,那么你还要同他谈论些什么?”

“当然也想试一试此人的真假呀。只不过试了,我也无法断定其真假,终究我没见过此人。我一介武夫,对这类文人所知甚少,也不知要用怎么样的方式才能判断此人是真正的有学问的大才子。”

“朝廷让你办的事,你就用这么几句话搪塞过去,你以为事情有这么简单吗?”语气似乎还是和平的,可是这里面已经略微有点儿杀气。张文看了看周围,几个警卫员警惕地站在近边,他们的剑都早已出鞘。如果他们动手,张文知道,胜算不大。这些人看其身段也知其都是高手。

“禀大人,小可也不知大人需要的是一个什么结果。”张文只能这么说。他没有退路。他唯一能做的恐怕也就是硬到底。昨天晚上他已经想了许多遍,他把所有可能发生的一切都想到了。

“难道你就没想到,朝廷给了你一个赎罪的机会吗?”

“这句话小可不能理解。望大人明示。”

“这一回你又杀了四个人,是真的吗?”

“光天化日之下,有人胆敢行凶,这种人小可想,杀也杀得。为地方除奸,为百姓除恶,决不可视之为罪。”

“从河北你杀第一个人起,你杀过将近二十人了,你还记得清这些事吗?”这声音中的杀气更重了。

“对,一十九人。不过我想这些人都是罪有应得。当然,多是为虎作伥者。这些人不杀亦可,可惜,我不杀他们,他们也就会杀了我张文。”

“你杀的第一个就错了。他什么罪恶也没有。只不过初出茅庐,冒犯了你而已。从那时起,我们就注意到了你,本想早就拿你问罪,可是后来狄相发现了你,启用了你,我们这才容忍至如今。这是你所没有想到的事。你还想回到你那山东去吗?你还想去过那自由自在的日子吗?迟了。来人!”

可张文反应如此之快,马上就揪住了白尚书,而且把他腰间的剑拔了出来。其他的人,也就是那些卫士都只能看着,不敢近前。白尚书也有点慌张,可是他终究是见过世面的,也强装镇静,说:“你这样做可不行,从此后你就只能逃匿江湖,再也不能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了。”

“对,我早就作好这样的准备,已经派人把家眷送到江南那蛮荒之地去了。如果大人逼急了,我也会再至洛阳,要做的是什么,大人可以想得到。”

“笑话,你能出去吗?”

“只要出了大门,就有人接应。我会向圣上申诉的。不过我也想说一句,你那侄儿并非我之所杀,杀他的另有其人。而且他所做的事,恐怕你也会生气,太出格了。可是,孤证无朋,我说这些大人也是不会相信的。”

白尚书忘记了他的处境,问:“另有其人?不在你那十九个之内?”

“我只问你,你什么时候发现李小五,并且对这个小人这么信任。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有必要知道吗?”

张文警惕地看着那些准备突然袭击的卫士,说:“我不必听你说,我知道。李小五是你那侄儿的好友,可是,你那侄儿却死在他这好友之手。我没动手,我收回了我的剑,因为我已经看到他中了毒。我是一个医生,我看得出来。我查明了,李小五也承认了,是他下的毒。那时李小五才十五岁,就做出这种事,可是你一直以为他可以成为你的帮手,我真为你感到悲哀。我只能说一句极为客气的话,白大人,你有眼无珠。”张文捏了一把,让白尚书也由不得自己叫嚷起来。

白尚书却大声说:“都放下,谁要你们这么做的,出去。”

这些人仍旧不放心,可是也只能出去。剩下的事不管怎么样,都与他们无关了。

“张文,你也是一条好汉。你也要我陪你出去。不过你说的这件事也还要调查。希望调查的结果对你有利。走吧。可以松开手。我不是那个假张文,不会用诡诈的手段的。”

这个将近六十的老人,仍然步履坚稳,胡须花白,可脸色红润。看来保养得也很好。他的态度变化得也很快,让张文也摸不清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只不过张文也还是防着这老头儿突然动手。可这位大司寇一直同张文保持着一段距离,不知是怕张文还是让张文放心。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