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20  

2017-05-04 09:30:3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

吕宁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这王家的人出逃而不能阻止,他先得为自己找出几个理由,为自己脱责。他知道,即使他没对那十多岁的小青年说些什么,他们也会在那个时间走掉的。船早就雇好了,细软早就捆好了,可上午在那儿时,吕宁还没看到一点迹象。不是看不到,而是根本就没往这个方向想,事先有了想法,也就会细心观察。可现在夜色苍茫,他即使想追上这条船也没了可能。雇到一条船也非一时之事。

这时他才发现管家也在江边。他问:“你也来送行?”

“当然要来送行呀。”

“他们早有预谋?”

管家貌不惊人,可是说出话来,常常是绵里藏针。“主人已遭暗杀,家里其他的人难道还会等着他们再来斩尽杀绝吗?逃生是一种本能,再傻的人也会想到这一点呀。”

吕宁有点恼怒。这么说来,在管家眼中,吕宁就比最傻的人还要傻了。可是能点明此意吗。他只能问:“你认识李小五吗?”

“当然认识,吕大人现在也应当认识了呀。”听了前半句正高兴,可紧接着的下半句就让吕宁莫名其妙。“你还同他说了话呀。”

“他的小手指有点毛病吗?”

“吕大人眼力不错,观察入微。确实是这样的。这个人刚才过江去了,吕大人没有注意?”

“你们对他很信任吗?”

“其实吕大人知道很多的事。这是一个古怪的人,他待过的主子没一个有好下场。我已经对女主人说了,要辞退此人。这是一颗扫帚星,永远只给人带来灾害。”

“你对此人知根知底?”

“天黑了,还站在这儿说话,有人会说我疯了。到有光亮的地方去说吧。”

“那东方不渐渐地亮起来了吗,一会儿就会照着我们。现在江边僻静,正好说话。”吕宁尽量用最客气的语调说着。这些话本是极为辛辣的,可是必须说得尽可能甜蜜些。

管家自然不能过分地违拗这个司马官,有了一点儿官职,言出即法,管家也深明此理。他只是淡淡地问上一句:“大人提及李小五,不知是何用意?难道查出了这个李小五过去有何劣迹吗?”

“本官正在查实此人行迹。”吕宁把这句话说得严肃些,这才有点像官儿所说的话。

可这些话却不被感觉迟钝的管家看重,管家只随意地说:“这么说来,在此之前,大人对李小五其人所知不多,甚或一无所知。小人说得冒昧了些。”

“是这样吧。本官到扬州还不久,对这儿的情况也还正在了解中。如果你能提供更多的有关李小五的信息,那本官当然会好好地感谢你。”

管家移动了双脚,看着那已经露出一线的月亮,月光正在江水上荡漾。只不过月光为堤树所阻,投过来的只不过时长长的树影。而此时寻找司马的那几个人已经到了,可都远远地站着,不敢近前。

管家若有所思地说:“我想说的是:这个李小五是来作佣人的,他来到这儿也只说想到找一碗饭吃,我也只不过是把他当成一般的佣人看待,去年秋天到来,就参加了秋收。虽说做那些事情还不是很里手,看得出原来也并非务农之人,可主人对他一直不闻不问。我想,李小五可能没有与主人见过面,最多是远远地看上一眼。我也想,主人对李小五其人,原来也一无所知。只不过今天才有人说,死者可能是李小五,李小五也极为震惊,他说,难道有人想杀我吗?我本来想留他在这儿,不要去跟着女主人,可是他一定要随同女主人去江南,我们也只能由他之意。此人不可靠。如果我能飞过江去,一定把大人的意思转达给女主人。”管家平静地说着,似乎听不出任何感情。他对李小五似乎也没有半点儿怨恨,只不过是尽一个管家应尽之责而已。

“这李小五很乖巧吗?他爱管闲事吗?他喜欢发议论吗?”

“大人问得详细。可惜,小人只管他做工卖不卖力。小人只问他每天所做对不对得起他吃的那几碗饭。其他的事,不必管也无法管。”

“你身为管家,怎么这些事儿也不管?”吕宁穷追不舍。

管家笑了。“收了工,我就什么都不管。只有那种不会当管家的人,才会管仆人们的爱好脾性;我只知道,作为一个仆人,最大的爱好是做工,做工就得卖力。一个好仆人,就不能有太多的嘴巴,我也经常告诫他们,要少说话,多做事。我也想不明白,大人为何对这个李小五这么关心,难道他有前科?难道他是一个臭名昭著的逃犯?难道他杀人潜逃多年,到今日才被发现?”

昌宁也笑了。“这些事情能告诉你吗?本官只想说,其实你知道很多李小五的事,可是不想都说出来。”

管家也笑着说:“大人,这就说错了。来这儿做工的,恐怕都有一段辛酸史,不然,他们抛妻弃子,孤身一人到这儿做帮工,所为者何?他们中有谁愿意向其他的人述说往事?他们一个个沉默得像一条鱼。即使你所说的李小五爱说话,可是没人理会,想说也没人听。要说可疑,那六个长工,一个个都极为可疑。可是主人招收他们时,从来只看现在,不问其过去。只给他一碗饭吃,只管着他到这儿奉公守法,不作违法乱纪的事儿。他也极少给长工们酒喝,免得他们酗酒闹事。这六个人中,有没有逃犯,也很难说。只不过那是官家的事儿,小民百姓是管不了这些事儿。不过小人可以担保,这些人绝对没有在此犯过案。

“如果这些人不守规章,违犯了主人的制度,你们将如何对待?”

“大人,你以为我们会像官家那样,动辄使用刑法来管理吗?我们只能说,另请高就吧。只不过这样的事没有发生过。”

“我还以为你们会将此人杀戮呢。”吕宁故出重言。

管家说:“吕大人,说话须有证据,没有证据的话不要说,因为您是官家,代表的是朝廷的意旨。我想,说到这个地步,我们也不好再说其他的话了。我想回去了,还有几个人在这儿,我必须去尽管家之责。”说完,他也没有请示吕宁之意,就这么走开。吕宁也任其离开,不再发表意见。他知道这管家能言善辩,自己不是对手。王大可怎么能请到这样高超的管家,吕宁也想不出一个道理来。

可吕宁也很震惊。这么多人去什么地方?当着他的面去那儿,这不明明是告诉他,他们早就有了准备吗?那目的地是极为明确的,决不是去住旅馆!吕宁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他知道他所做的事只能说已经失败。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