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19  

2017-05-03 10:11:2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

吕宁找不到郑源,连他手下的哼哈二将也不见了。本来想下午赶回州城去,百把里路,快马加鞭,在放吊桥前就可赶到。可是现在不行了。他必须在这儿过夜。在这段时间,他想再到王家去一回,再多问几个人,再发现一些疑点,或者说,找出自己疏忽之处。张文说的也不可全信,能找出其错误之所在,也算是一项成绩。当然,吕宁也有一点隐隐的担忧,也许张文什么都知道。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可就不妙。

先来时没有细看这农庄,这一回就先看个饱。已经吃过了晚饭,太阳正挨着西边的树,带点儿红色的阳光从那些树后射过来,有点耀眼。正要过那溪桥,狗叫得很凶。一个小孩过来,问是什么人,再回到厅上禀报,再来开门,一去一来,西边涌上一线绯红的云,渐渐地变暗,那太阳似乎还没落水,可是自古浮云能蔽日,天似乎也就暗了。这一回却没见那个管家,接待他的却是一个才十多岁的小青年,瘦小的身材,正是抽条的时候,可能再过几个月就会长成一条大汉吧。

吕宁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问了声,说是王大可的儿了。吕宁一张脸就放了下来,问:“你父亲被害的时候,你在哪儿?”

可这孩子也看不出有多少忧色,神色自若地回答说:“都瞒着我,到天亮了才知道。”

“你感到悲痛吗?”

这孩子也放下脸来,反问:“难道还会感到高兴吗?难道我只能一看到你就哭,这才叫孝心吗?”言语之间对吕宁明显地少了些敬意。这让吕宁有点恼火。官不大,可也是六品呀,比那七品县官都大,可这小少年却没看在眼里。

吕宁只能改变口吻。“以后是你当家了,你看,这么多的田地,那么好的菜园,你管得了吗?”这一回是长辈的口吻。

这少年静静地说:“我想,吕司马再次光临,不是为了了解这些事儿吧。先到堂上坐着,再说正事吧。”少年也改变了态度。这一瘵动让吕宁惊奇,因为这种年龄的少年一般是不会这么老到的。

可吕宁站着,直视这少年。“其实我很怀疑,那死者不是令尊。”

少年走开几步,丢落客人,几步之后才回过头来说:“我们家里从来没有接待过您这个客人,我想你过去从来没有见到过家父。”说完,他迳自走进去,也不管吕宁是否要进去或者要出去。吕宁站着,就像被人丢弃的手杖,插在那儿,无人问津。

吕宁明白了,只能改变态度,只能回到州城,把王家的几个可以管事的人抓到那儿去再加审问。可是也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刺史能这么做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可是王家有钱,总不能把王家全家都抓走,让他们没人敢去告状。正呆呆地站着想着,管家来了。

吕宁马上发问:“你家的这位少爷读过经史吗?”

管家从容而言:“死去的老当家是没读过几句书的,所以他想让他的儿子多读几句,家里有了几个钱财,也就请了一位教师,所以这位少爷也是读了几句书的。不知司马官问此何意?”

“你家男主人真的没读几句书吗?”

管家看着吕宁,似乎对此问颇觉惊奇,好久才回答:“刚才您对少当家说,那死者不像我家男主人,想必司马官本是认识我家主人的,应当知道他说不出几句文雅的话来。既如此,何发此问?”

吕宁恨恨地看了管家一眼,才说:“如果真是你家主人,怎么让尸体露放两个晚上,只盖了一床芦席?”

吕宁以为此问会让管家张口结舌,没想到管家说:“如果吕大人来得早些,也就不会有此局面。小民暴死,只能由官家摆布,若大人再不来,那凶杀现场还能保存多久?我想,吕大人已经看得详细,应当再无其他疑问了。”

“那就对你说吧,本官以为,死者系自杀,不是他杀。”

管家却没生气,平静地说:“这句话说得太不近仁义。小民也知道,凡是他杀的事,必定要查出一个凶手来,可是到哪儿去找这个凶手呀。于是查探之人,总习惯说,此人系自杀,这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吕大人这么做,我们早就知道,本就不抱大的希望。”

“既如此,何必告官?”吕宁说话时就有了一股凶杀之气。

管家仍很平静。“不报官,当然以为主人是自杀。可是主人刚走到后园,就碰上了这事,试想,自杀者必有凶器在手,可大人查到了死者用何兵器自杀?听说大人以为是用匕首,可匕首在哪?小民知道,再告下去,大人就会严刑拷打,逼着我家女主人交出匕首来。不过,小可也想告诉大人,您想这么做就快点儿,女主人知道你会来这一手,马上就会避难他乡。如果大人想把小民捉将官里去,小民也高举双手,甘当此罪。不过,请大人考虑,这少当家也不是一般的人,他早有对策。不然也不会告官。如果吕大人想动手,就开始吧。如果吕大人还无准备,请看,女主人一家十来口人,已经打点好了,正要走出门来。这儿也就由我和几个长工看守。官司也由小可应付。请吧!”

果然,一群小孩,几个护院,挑担的,背包的,提篮的,抱人的,正向吕宁所在处走来。当着吕宁的面,逃往他乡,吕宁能容吗?可是现在他只一个人,从人也不在,能抓吗?而且没有上司指示,他敢把这王家全家抓起来吗?他只能让出一条路来,看着这些人走出去。最小的小孩才几个月,还在吃奶呢。能把这小孩也带进牢中去吗?

暮色中地人到了江边。吕宁也只能站到江边,好像是送行的。落日余光,照在江面上,红红的,闪着几点金光。但只一会儿,就消失了,再过一阵,这船也就隐入烟波之中,再也看不到了。

可吕宁也不知道,这是王家出走的第二批,都长工们的家属。在那边,王家也需要人手呀。他站立着,心想,这管家恐怕也得剪除,这是一个能把事情弄糟的人。

 

20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