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  

2017-05-29 08:39:1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

张文张虚乘船来到州城,已是第二天早上的事。柳条初绿,黄鹂争鸣,芦苇丛边几只白鹭,几行幼鸭,这孟夏生机勃勃的景象,看着总令人舒畅。这是在北方看不到的景色,让张文觉得这长江边的景色确是爱人。可是他的心情却与之相反,他忧虑的是那卢宏所说的有一张网正悄悄地向他罩下,而这是什么人设下的网,怎么要设下这张网?每逢思念至此,张文就免不了有一种神思恍惚的模样出现。可此事之有无他也无法肯定。张虚看到张文这种有几分忧郁的样子,当然知道他的主子之所思所虑为何。可是他也想不出一个究竟来为之分忧。等城门开了,但张文却并未抢先入城,却等到人多时才同那乡人们一块儿进城。张虚个子高大,守门人特别注意,可张虚只是一个下人,怎么看也看不出有何可疑之处。张文也布衣麻履,俯首低眉,轻步噤声,随众人进入城内。现在他第一要务是想找到一家义字号旅店,这是周太柔所办的旅店,在那儿他可以得到一些消息。可是,他发现这家旅店不再存在,打听,却没人知道其缘故。只有一个人闪烁其词,说,去问官府吧。这还要再问吗,是官府把它封了。一家旅店也封了,这州刺史也太擅权了。可周太柔会不会改头换面再开一家呢?这也很难说。江湖上的人总得有一个放心的落脚点。再打听是否有新办的旅店,却没人知道。张文只能先到一家饭店去填饱肚皮,先吃个早点。虽说早点时间早已过了,可是晚起的人也有。他们刚坐下,果然就有一穿长衫的,摇着扇子,慢悠悠地上楼来,一会儿,又上来一个,看得出是他的仆人,一直站着,总不坐下。

张文张虚只吃面食,扬州的点心也有很明显的南方风味,甜。那穿长衫的,大约也很喜欢这种甜食,也喝上几杯酒。这酒是热的,香气扑人,张文也受影响,加叫了这种酒。本来想到中午再喝酒,改在早上吃,有点破坏了他几十年的规矩。

那穿长衫的看着张文,似乎很感兴趣,却也只是不时地看上几眼,陌生人也不便交谈。可那留意的目光让张文也忍不住说:“老先生这么打量,莫非以前见过鄙人?”

此人说:“也记不清,只是想起了一个人,不过我也不好说。世上相貌相像的本就多。”

张文也就不再说,原来在扬州城里办过案,查那刺史和潘王的生死之谜。想必那时他也见过自己。可这些事在此时此地也不便提出。可此人却说:“先生是张家浜人?”

张文笑道:“我是山东人,到南方来有事。只不过张家浜那个地方去过,也有亲戚在那儿。那位亲戚当然祖上也是山东的。”

“这么说来,您也可称之为张先生了,而且一定也是治疗跌打损伤的高手?”

张文正想寻找一个切入点,也就想同此人多说几句,好了解扬州城里最近发生的事。于是也承认了这事,便说:“老先生也去过张家浜?刚才小可所说的那个亲戚就是小可的叔祖。”

可是此人天南海北地说了几句,表示他见多识广,问起先生贵姓,却只嘿嘿几声,不作应答,名姓尚且不说,想从此人口中捞到有用的信息,那当然只是妄想。这个人也是闲着没事,只要有个人,也可一聊到天黑。张文哪有这多时间。拿着官家的银钱,也不能这么滥用呀。于是敷衍几句,就结账下楼。那闲人似乎还想多说几句闲话呢。

可也没地方可去,只能再去拜访佛寺。虽知探听不出任何可用的消息,但总可以向上司汇报到过哪些佛寺,只不过是应付而已。就这么两天过去了,一无所获。张虚有点儿厌倦,口不言而脚说话,走路也就慢了,说行不即行,说坐却先坐,张文见了也有点儿好笑,可是也只能忍着。他的生活中不可能没有张虚,从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厮长成为二十多岁的大汉,知情知性,哪能离得开这个小子呀。

到了为难的时候,张文也会问他人主意。他只和张虚生活在一起,不问张虚问谁呀。可张虚说,这么无根无蒂的事,您也答应,快点儿到苏州杭州走访几处名刹古寺,就回京去吧,这李小五的事也就不管了。

这不是张文所要的答案。他说:“我怀疑,这些事本就是那李小五弄出来的。只不知他怎么闯进王家庄,也没想到这王大可二话不说就把这个家伙干掉。我要查的就是这事呀。”

“这能查吗?有关的人把这些事都藏得紧紧的。等到身上的银两用完了,再回京复命,半路上连旅费也没了,那才叫惨。”

张文再也不说。可张虚却说:“扬州这个地方,听说做那种事的女人也多,好多天没碰女人了,真不知女人的滋味是什么,想去吗?”

张文露出的目光是谴责的,可是他不想说,张虚到底年轻呀,拖着他告别结婚不久的妻子,太无情了。

“那种地方人多,也许能碰上一个什么对我们有用的人。去吧,碰碰运气。”

倒也有点道理,就去了。他们去的是城外的地方。那儿钱花得少些。银两不是很多,也不得不省着点,还要去苏杭呀。张虚虽说主子太俭省,可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只能听从。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