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28  

2017-05-18 16:13:09|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8

南方房居密集,这个村与那个村相距都不太远。张文张虚正走着,再也不说话,雨还下着,穿着丁当响的汕鞋走路也不那么方便。这时他们走进了一条树弄子,两边都是树,中间一条路,这是两个庄园的分界线。张文张虚饱历江湖,当然对这种地形也保持着十分的警惕。果然,树后就有五六个人跳了过来,为首的一个大声说:“放下包袱就可活命!”

张文还撑着雨伞呢。近,也没必要掏出剑来,他摸了一个石子在手中,和气地说:“都给你那哪行。讲个价,你要多少。”

“哈哈,你去乞讨吧,包袱当然是我们的了。”这个家伙高举着刀,等待着张文把包袱交出来。

张文叹气,说:“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要了你的命,我也不想干。”他一个石子打去,那人虎口开裂,鲜血迸流。张文说:“天太黑,本来想打你的右眼,没想到只打上你的手,不要动,等我把你的右眼打掉。”可那个人马上逃了。听得见脚步响,有好几个也跟着逃跑了,都如鼠之避猫,鹿之避狼,只恨爷娘让他的腿生短了。

雨也小了,却还要下不下,为防再有偷袭,他们两个都把伞收了起来,套入伞袋中,背

到背上。出外之人,总是两大件:包袱雨伞。可雨伞是湿的,伞袋也湿了,凉凉的,不那么舒服。天更黑,云很低,似乎就压到了头顶上。离这村子似乎也不远了,可以看得见村边的树。树后似乎就是屋顶。也听得见狗吠,再走几步,似乎也听得见小孩的啼哭。可张文这时发现,他们原来所住之处,并非此处,他们应该走的是另外一条路。进村再走大路,还是从田间抄捷径转向另外一条路?可他们路径不熟,看来只能进村再问路了。

可刚到村边,突然又冒出一个黑影来,这一回却是一个庞然大物,他竟然不问情由,挥棍就打,听风声也知道这是一根齐眉棍,而且来势极其有力。打斗之事,距离近,刀剑不如棍。用棍者双手用力,势头极猛,其疾如风,刀剑哪能与之相敌。张文叫张虚退后一步,让他独自迎战。一剑挡住,知道此人力气颇大,而且不是一般打法。张文就大声说:“虚儿,小心对付,此人来历非凡,切莫大意了。”因穿着油鞋,跳动不便,只手对付对方双手之力,也难抵抗,张文很有几分被动,只能站稳桩式,用力抵挡,先把对方的套路摸清再说。可对方似乎没有多少章法,只是一顿蛮打。于是张文也就使出几个招式来,哪知对方见张文使出了几个招式,也就改变了棍法,收回棍子,退后一步,再大步向前,张文知道这后面来的一下,必定有力,也就稍退一步。脚下的油鞋限制了他的行动,所以他也不能退得太多,只能轻移步,缓接招。对方也就马上明白其优势之所在,也就加大了进攻的力量与速度。可张文只能站在原处与之相斗,但他仍旧没叫张虚应战,因为可能还有其他的人在等着钻空子。在此偏僻之处,有如此功夫,张文真是没有想到。而且太黑,自己处境不利,一时也难发现对方的破绽。

果然对方知道他跳动不便,一棍横扫,张文当然只能跳起避开。就在落下时,落点不当,一时没有站稳,张文只能趁势再走一步,还好,落在实处。他用尽全力,拨开这个袭击者趁机给他的最强烈的进攻。

本来用一把长剑去对付一根齐眉棍是极不适宜的。齐眉棍风车般迅速地转动,一柄剑哪能挡住,只因张文有几分力气,这才让这个耍棍人不敢进逼太甚,现在张文感到这根齐眉棍已经逼近他的面门,脸上感到一股风不断地扫过来。可他穿的这双鞋不便于作战,而晚上不穿鞋更不行,他必须迅速摆脱被动,于是他大声说:“虚儿,帮忙的时候到了!”

一闻此言,这耍棍人马上退后几步,只不过那根齐眉棍仍旧风车般转动,可二张也没想到,原来被他打退的那几个又返转来,张虚一个要对付三四个,形势对张文更为不利。张文知道他不下杀手已经决无可能。可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而杀人,他实在不情愿。可生死关头,也顾不了这么多,他大喝一声,也不顾那根齐眉棍是多么厉害,他一剑刺去,齐眉棍打开了这长剑,可是张文动作快,马上又是一剑,这一回,他刺中了,只不过自己也挨了一下,很疼。可是他也知道,这一下让他的对手也不轻快。他只能忍着巨痛,再刺一剑,似乎刺中了对方的胸脯,一声惨叫,那几个正想对张虚下手的也都一起逃了。二人当然只能追。因为他们不可能退到原来的地方去,他们只能从这个村子里经过,这样才能到达他们住的另一个村子。

逃命的当然走得更快,不为它,只因他们路熟。没多久,他们就看到灯光,来到了村子中心,一条十字路,约二十户人家。有两家门大开着,灯笼上写着中伙安宿。看了看,都不像他们原来所住之处,只能问到一个村子走什么路……可这店家却只是嗯了一声,不愿意回答这么一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