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27  

2017-05-17 08:17:44|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7

吩咐上酒,张文也说张虚成了大人了,成熟了。两人慢慢地饮酒,也不饮多了,只不过是润润口解解渴罢了。张虚也不问在卢家听到了些什么,该他知道的,不必问也会告诉他,没告诉他的,问也不会说。他是大人,知道这么些规矩。

沉默地喝酒。接着就上菜,吃饭。他们对这南方的大米饭已经完全适应,而且吃得有滋有味。也夸了几句菜好,让店主人和小二都笑。这种话听得多了,但听到北方口音的人说出来,却还是头一回。小二也说:“很多北方人吃不惯我们的南方菜,你们识味,这才这么说。年初的时候一个和尚也是北方人,他也这么说,他也爱我们这种甜的口味。饭量也好,接连吃了好几碗。”

“咦?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僧人?哪个寺里的?”张文想到自己的事,当然免不了问上一句。小二说:“这些事情我怎么能问呀,只不过他的口音与客官有点儿不同,恐怕也并非全是北方口音,恐怕在南方住久了,也有了一点儿南方口音。”

他们要寻访的这个人,本是南方人,只不过在北方住久了,所以也就有了北方口音。而且他可能故意说北方话。这么说来,此人就在这附近,而且还经常到酒楼坐坐,尘心未尽嘛。想到这里,张文看了张虚一眼,张虚领会,微笑点头。他们的工作目标立刻具体化了。

酒楼不可久坐,而且在这种地方说话也不太方便,投宿旅店也早了些,于是他们就往那著名的金山寺而去。他们推想那僧人极有可能是金山寺的。离金山寺最近的酒店也就是这小镇上的几家。原来的寻访是镜花水朋,现在则具体些了。两个都无暇欣赏春天的美景,只是急匆匆地赶路。当农民的也都忙于农事,要抢季节,没几个人对他们的举动感兴趣。到达金山脚下,天已黄昏,所幸这儿有几家旅店,而且床铺颇为洁净,想来伙食一定也很精美。二人也就选了一家住下。当然他们再也不姓张,其实张文早就准备好假的证件,只不过一直没用,也不想用,可听了卢宽的话,还是用了吧。这时天色又变,乌云密合,似有雨意,只不过二人都已经买了雨伞,也有了油鞋,对这雨也不放在心上,与店家打过交道,吃过晚饭,雨又停了,挨山的太阳却出来了。张文也突发奇想,想到野地里走一走,看看这南方的景致,听一听这遍野的蛙声。果然风景极妙,随处都可见野草闲花在夕照和露珠中显示它们的美丽与光辉,都可闻到那股子强烈的芳香。看看红日平西,天色渐晚,二人也就缓步回店。毛毛细雨却又落了下来,二人打着雨伞,穿上油鞋,足下是鹅卵石铺成的路,与油鞋相击,发出清脆的响声,似闻钟罄之声。张文也说,好多年了,难得这么悠闲,也难得有什么也不想的心境,那传闻中的白崇德的追杀,也全忘了。

张虚却说:“悠闲?姓都改了,还悠闲?卢宽叫你改姓的?”

“你这小子,本想不跟你说,你却猜到了。白尚书早就到处放了人,想取我的性命呢。”

“也是。那假张文不知去向了,想必从此退出了江湖,再也不能为非作歹。那尚书也就只能亲自出面了。”

“据说姓白的手下有几千人,几乎每个州县都有他的人,都听他的号令。能避得开就避吧。”

“所以我们就到乡村野地来闲逛?”

“你说,旅店老板会把我们当作什么人?”

“像读书人?你也哼不出一句诗来。做生意,你再学十年也扮不好生意人。若在北方,你还可继续做那马生意,可在这南方,你也不可能是卖船的。我想,他不好猜。”

张文又叹了一口气才说:“也好,以后就多走这样的乡村野地,让那恶贼亲自来也找不到我们。”

张虚问:“就游山玩水?好呀。只不过假如真的查不到骆先生的下落,我们怎么回去交差?”

张文小声地说:“这是查不到的,以天下之大,他可去之地甚多,一入佛门,哪处不可安家。南朝寺庙极多,几千家寺庙,你也不可能每一家都去搜查一遍。我想,就虚应故事吧,只向上司说,我们到过哪些地方,问过一些什么人,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这是很费钱的事,怎么会派老爷南来做这种没着落的闲事?”

张文没有立即作声,好一阵了才说:“也许是个阴谋。也许那个自称卢宏的人所说的是真的,他们想找我的岔子,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套。他们怀疑我站在李唐一边,对武氏不忠。可是他们要怎么才能找出我的岔子来,我却百思而不得其解。”

雨声渐大,雨伞上的雨声就压倒了话声。抬头一看,烟雨蒙蒙,投宿的那家小店,却不知在哪儿,脚下却有三条路,这南方的路也真多,一时没有留意,记不起了。正犹豫间,一老人披蓑戴笠荷锄而至,问:“你们是外地人吗?找旅店了吗?”

可是有两条路都可能通往有旅店的小村。只不过这两处小村相距也不太远,也就二三里吧。先找一家,不是再往另一家店。于是他们走向好走的路,这种路似乎宽一点儿。

可是,他们也一时大意,没想到这荒村野店里也埋藏着风险。在这南方的清幽中竟然也隐藏着狡诈与邪恶。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