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  

2017-04-03 15:00:2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环杀

侠侣恩仇记之五

1

张文再次来到江南。仲春天气,时晴时雨,时冷时热。要适应这南方气候,恐怕还得一两年时间。

这一回张文和张虚两个一起,现在正在一家酒店中慢慢地饮酒。他现在不知道他要到什么地方去,也许有个地方房舍僻静也洁净,可是他不想去。上司要他去寻找的那个人,他不想再次见到他。如果见到了这个人,说一声,政府让我找你来了,你乖乖地跟着我走吧。可对方骂他一声:原来你也不过是朝廷鹰犬,背信弃义的家伙,卑鄙无耻的小人。到这时,将何言以对?可是,自家的性命也不能不顾,也不能为了救他人而牺牲自己。如果救得了他人,也还可以牺牲自己。可是,明显地不只是救不了他人,还会送掉自己的一条小命。如果真正想救出那人,就必须保住自己的性命。

从窗口望去,可以看得到长江。江水奔流,即使在冬天,这江水也满满的。何况这是春天。虽说不是江水最盛的时候,可是北方看起来,这水面的辽阔,如河神之望汪洋,简直可怕。只不过他已经多次渡过长江了,对这江水已经适应,他也学会了游水,对水也没有什么畏惧。谁叫他就是张文。世上有什么事情是他学不会的!

他再一次伸出手去摸酒杯,却有一只手按住了他。是张虚。张虚已经长成了一条大汉,比张文高了很多。张文才及张虚耳朵高。这一年他长得很快,体型也明显地发生了变化。这可真的是膀大腰圆。不只是身体成长,连智谋也成熟,可以帮着张文出主意想办法了。那颏下的胡须,也开始浓密起来。趁着几个月没事,他已经婚娶,就等着妻子为他生个胖小子了。

张虚吩咐酒家,再也不给酒了,张文也还没醉,也就站起身来,作了一次深呼吸,作了几个扩胸运动,捋去胡子上的酒滴,就从容下楼,张虚当然马上去结酒账。

楼下花坛中几株牡丹正是盛开之际,鲜艳耀目。张文站着看了片刻,忽然心动,便问酒家:“你们这儿种着这样的名花,也不容易,没有一个好的花匠,这些花也长不得这么好。没个读书人,也没人来赏花。我想来此赏花的一定也非凡人。”

张文故意不去看酒家,可是也斜着眼睛上一眼。看到的却是沉静,那酒家面无表情地说:“我们哪知什么凡与不凡,只看交的钱多与少。他们说的我也听不懂,他们有时就像唱歌,也不知他们说些什么。我看到的只是钱。”

酒家送了几步,也不再送,张文想再问几个问题,知道酒家不会再回答,也就不再作声,看了看花,闻着花香,慢慢地走了出去。

他看到有几个小孩正在酒楼附近玩耍,唤过一个,说,你想弄几个钱吗?这小孩却也灵机,问:你要我探听什么消息?张文也笑了,说,你做这事也不只一回了。别人要你做这事,给多少钱?

小孩也笑了,说,你还没说要我做什么呢。有的事我能做,有的事做不得,难道客人这也不知道吗?

张文说,如果你能做,要多少?

小孩说,这也有难和不难的区别呀。再说,我也得看看你的钱包有多大,你能多出,我当然多要。

这么乖巧,让张文也吃了一惊,就说,你看见过有和尚来过吗?

小孩听到这句话,脸色就变了,摇摇头,再也不说话,同那些小孩一起玩去了。看到其他的小孩也在问那小孩,那小孩在其他小孩耳边说了几句,就都走了,那清脆的童声也就渐渐远去,带走了希望,留下的却只有失望。。

张文也加快了脚步,张虚当然知道其中缘故,也急脚快步,刚回到客店,张虚就说要退房,张文赞许地看了虚儿一眼,知道这个决策是正确的。祸事就会旋踵而至,他们只能迅速撤离。而且此时也不方便雇用马匹,只能徒步而行。店家看到客人这样匆匆离去,也就不问他们要到什么地方去。

他们只能向乡村走去。可是在这乡下能找到食宿的地方吗?他们一点儿也不知道。也许整个晚上只能露宿,甚至还会碰上野兽。或者就路远一点,跑到邻县去,可现在已是下午,走到邻县完全没有可能。这个县离那个县一般有一两百里路。要一两天才能到达。而且现在他们不可走大路,只能走山间小径。可两个人背着包袱,也不敢走得太快,免得有人疑心。可才走了三五里路,张虚就说:“坐船吧,顺江而下,到晚自然有地方住宿。”

从这山上走向江边又花了半个时辰。正是山花怒放时节,不时地芬香扑鼻,这些年天气炎热,在南方冬天也少下雪,所以花卉开放得也早些。树林也特别地繁茂。这是随便下种都能得到收获的时代。

这条小路,当然不利于马匹行走。所以他们走得也不是太急。可是临到江边,看到了那浩瀚的江水,他们就发现了早就有人在等着他们两个。那几双专注的眼睛,一看就不是等着别人。张文也对着张虚笑,说,想避开的麻烦总是避开不了的。就去吧,倒要看看有多大的事。于是两个人就向那渡边走去。当然,看不出半点惊惶。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