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16  

2017-04-27 10:09:0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

王大可的妻子卢氏没有同那吕宁见面。男女有别嘛。可吕宁等十多个人在那儿查案时,卢氏却还安心绣花。如果吕宁知道了这事,真不知会气成什么模样。可吕宁刚走,卢氏就着人叫来管家王执中。这王执中五十来岁年纪,面容瘦削,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也不苟言笑,平时是看不出他的喜怒出来的。即使在这样的时候,他既无忧愁也无欢笑。就好像这个人从来不知道笑是怎么回事一般。来到绣花间,王执中站着,等待卢氏先说。

“都走了吗?”卢氏头也不抬,只问了这么一句。

王执中的回答也极为简单:“走了。”“留下什么话?”“什么话也没有留下。”

这时卢氏才抬起头来说:“你看出他有什么破绽吗?”

王执中这时才稍微露出一点表情,说:“滴水不漏。听说郑大人本想找个替死鬼,可是郑大人走的时候,好像什么包袱也没有了。恐怕这吕大人只会要我们交出人来。他只说,那死的人是自杀。我早就知道他们会这么做。既然是自杀,这案子也就了结。没了凶手呀。”

卢氏看着王执中,目光却是沉静的。片刻之后她才说:“就按原来说的办吧。船都预备好了吗?我们只能快点儿,慢了,这家伙就会来一个斩草除根。我知道,他是会下这般毒手的。”

王执中恢复了那种毫无表情的样子,冷冷地说:“全是几个女人,也不行呀。总得有几个身强力壮的男子汉保护。江湖之险,夫人不一定知道。”

卢氏却没有立即回复,过了一会儿才低下头去,轻声说:“你只要着两个人把我们送到江边也就行了。那船上会有人保护我们的,卢宏做这些事极其细心。他不会出纰漏的。”

王执中也过了片刻才再发问:“我与此人并不熟悉。听说夫人以前也没同此人见过面,现在江湖上骗子多得很,万一此人只不过是一个江湖骗子呢?那岂不误了大事”

卢氏也没有立即说话。她也多年没有见过卢宏了。初见卢宏时她还只不过是一个闺中少女,那时卢宏当然也不过是一个小孩。可是说起小时候的几件事,卢宏都能对答如流。因此卢氏对此人是卢宏也就深信不疑。可现在王执中突然提出现在江湖上骗子甚多,卢氏也就有了几分担心。这卢宏星夜过江,天一亮就到了庄前,告诉了她很多的信息,而且今天的事证明卢宏全都说对了。卢宏没有骗她。可是卢宏为什么要来?难道只是为了共一个卢字吗?她与卢宽卢宏已经相隔好几代了,过去也很难相见。偏偏在这最艰难的时候他们兄弟挺身而出,冒险犯难,做这种对他们自己毫无好处的事,这份热心让她有点儿想不通。是为王氏还是为李家?也可能二者兼有吧。

可日影渐西,再捱时间,恐怕就会有说不出的惊险。卢氏再也不想了,就下令:“管家,你叫他们开始动作吧。只要到达江滨,看到了船,再想下一步的办法吧。坐在这里,是等死,快点儿逃出去了,或许还有一条生路。那个恶贼是不会放过我们一家的。这里是他管辖的地盘。留在这里能逃得过他吗?”她语气坚定,连男人也很少有这样的决断。

管家再也不说其他的话,只能立即叫人动作,东西是早就收拾好了的,两个丫环抱着两个小孩就走。卢氏却手里拿着一把剑。看到这柄剑,管家这才知道,在此也几年了,他竟然还不知道卢氏也是会武术的。他吐了吐舌头,可悬着的心也放了些下来。他先到庄子外张望,这时吕宁还在巡司衙署开会商量如何处置这件命案,也没想到王家庄会发生这样举家出逃的事。只有几个无事可做的街痞看到了这一幕,可他们也不知这是何人,也没想到这些人也就是本镇的居民。到达江边,果然看到有几个人正在那儿急切地等待着,可是没有看到卢宏。卢氏大为震惊:那卢宏果然是靠不住的。可这驾船人迎了上来,问:“是王大可家的人吗?”

看此人态度尚为和善,卢氏稍为心安。然而世上骗子甚多,如果沦入骗子手中,想脱身也就难了。正犹豫间,突见船舱中钻出一个身着青衣的人来,这是官服,早说不是大官,只不过是最低品级的小官:从九品。可她看得出,此人应该就是卢宽。她小时候几次见过此人。那容貌特征还很像少年时。她叫了一声:“亚轩。”那人马上就笑容满面,也不答应,把手一招,那动作正是二十年前的模样,于是她再也不说什么,自己走在最前面,两个丫环自然把两个婴儿抱了上去,其他仆妇也就上了船。

管家虽说还不知道那青衣官是何人,可是他也猜到了一半。手一挥,船就开动,也没说什么告别的话儿。等岸上好奇的人看到时,船已离岸好远了。江波荡漾,柳条飘拂,落日浮金,渔舟唱晚,一切都很平静。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