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连环杀14  

2017-04-25 08:31:3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

吕宁说完了,等待着众人提出疑问。见众人不说话,吕宁就想起身,他一起身,这个案子也就这么轻飘飘地结束了。要么是王家交出人来,要么是官家找到此人。总之,这案子也许永远不会结束。可张文却说:“且慢,也许还有疑问,我们再商量一下也行。”

不迟不早在这个时候提出疑问,不只是让人们有点儿吃惊,也让吕宁很讨厌。吕宁正色而言:“你是以什么身份说话?”意思很明显,张文对此没有发言权。可张文马上说:“既然容我在座,就有说话之权。即使是路人,听了这个结论,也是可以说话的。这里说没人听,他们还可到洛阳去。我怎么不能说话?”

吕宁脸色也变:“怎么可以这么说话。我问的是,你张文先生是用什么身份说话。”

张文却避开这个话题,进入问题核心。“吕司马说死者是自杀,请问是用什么刀具刺杀了他自己?”

吕宁笑道:“骏伤时你也在那儿,难道这些最基本的知识也不知道。当然要看伤口。那是匕首。从匕首进入心部的角度,可以看得出只能是自杀,如果是他杀,那刺入的角度是不同的。明白了吗?这是最简单的基本知识!”

郑源色变,这吕宁提得太尖锐了。这科是训斥小孩的语气。

张文说:“恐怕不是匕首,而是剑伤,而且是一种尖端很小的长剑,这是藩王嫡长子才会有的七星剑。我想吕司马也可能见到过种剑。”

吕宁却笑:“为了自圆其说,也就编造出这么一个故事来。”他把目光转向郑源,不想再说,他要看郑源如何反应,当然也是想让郑源叫大家起身。可是郑源却似乎很笨,这么极为明显的暗示也不明白,难道一定要吕宁自己宣布大家可以走了吗?

张文扫视众人一眼,说:“徐江三,你看到过七星剑吗?”

徐江三马上站起身来恭敬地说:“嗯,小人见过,那七颗银星很耀眼的呀。我记得张英雄那时就有一把,却不知只有藩王家嫡长子才会有。”

吕宁又笑了,说:“是呀,一个姓张的人却有只有嫡长子才会有七星剑,这个故事编得漏洞百出。不用再说了,我看,本案已经告终,大家可以回去休息了。”他就站起身来。

张文说:“且慢。我那时从官家拿到了一把七星剑,假冒身份,打进宛王残部,对七星剑的性能当然尽知其详。我想,吕大人没见过此物,却也不可贸然否定。比方说,你没见过的人你就可以说此人并不存在。可是,我问你,你见过天后吗?”

众人脸色皆变。难道可说因没见过天后就可说天后并无其人吗?

“你没见过的事物就不存在了吗?而且,刺杀此人的那个人,现在我们也还不能说他就是凶手,我们也没有理由说他是凶手,我只能告诉各位,他是用左手从左侧刺入死者心脏部位的。而且,他没有立即拔出七星剑,是对死者说了几句话之后才拔出七星剑的。当然,剑一拔出,鲜血迸流,此人也就死了。丫环们奉命去擦掉血迹,手指头都弄破了。你去叫一个弄破了指头的丫环来,让她说出实情,不就行了吗?你有权力做这样的事,可是你不能很好地运用你的权力,这恐怕不那么好吧。我本想把话说得缓和些,可吕大人,是你逼着我说得这么不客气。”张文稍一停顿,吕宁正想说话,张文又接着说了:“吕大人,其实你是最知情者!”

吕宁想不到张文会作出这样的判断出来,也没想到张文说话这么不留情面,恨不得一剑把张文杀了。当然,这种事儿是做不得的。其他在座的人,也没想到张文会这样说话,局面会弄得这么尴尬,那种惊愕之态,皆众人之所未经,一个个都成了庙里的菩萨,什么动作也没有了。说吕宁是最知情者,这话意味着什么?

张文继续说:“本来吕司马已经交给了郑巡官一个任务,那就是要王大可的夫人交出王大可来。其实也不必。试想,王大可还会留在此地吗?如果吕司马这么判案,正合其心愿,她也会答应去寻访她的夫君。只不过她的夫君已经带走了不少的金银,到新的地方安家落户去了,几个月后,会在一夕之间,王家的仆人们一党醒来,就会发现他们已经失去了女主人。这个王大可,是极会理财的,你们看到这所庄园,经营得这么好,一年的收益是这样地多,他可说是当世的陶朱公。可是他这个名字取得太拙劣,让一个原来并未见过他的知道其底细,会引起一连串猜想。于是这个死者就想来敲诈一笔钱财。可是,这个王大可却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这个人也没想到他下手会这么毒,于是就作了无谓的牺牲品。死者身份尚未查明,不过我想,要查明其真正的身份也不是太难的事。我只有一个疑点了。死者很有可能是熟知王大可来历的人,在没有进一步的证据之前,我不想马上就说明此人身份。再说一句,这不是我有天大的本事,只不过我见过一个小手指受过伤变了形的人。但是,也有可能是一个同此人极其相似的人,所以我还不想下最后的结论。但匆匆结案,这恐怕不那么好。朝廷一定想查明王大可的真实身份,我受趄廷派遣,来南方查案,遇上此案,也不能漠不关心,不闻不问。我想,剩下的事情仍旧是吕司马的。我希望吕司马能继续办案,把此案查个水落石出,这对吕司马本人也是有好处的。”

吕宁真的懵了。张文说得这么实在,而且不说他的发现有什么脱漏,直接作出与他所作结论截然不同的另一结论。可不听这个结论却是不行的。那么接下去的事是什么?能否定张文所作的结论吗?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他也可名满天下。如果能证实张文所说,也许还不会把自己的声名弄得个乌烟瘴气。他只能向张文屈身致意,表示深深歉意,答应把这个案子继续查下去。

可看到张文回到那家旅店去,吕宁又有点茫然。张文怎么作出那些结论呢?问?有失体面,不问,自己继续追查,恐怕不是片刻工夫。

从人问,今晚安身何处。吕宁痛骂:“还问什么!找最好的住宿之处呀。蠢到这个程度,就是变不了。”

真是蠢有等级。从人只能找郑源,这当地最好的旅店在哪儿?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