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13  

2017-04-24 08:10:1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

可吕宁出来了,似乎调查已经结束,他马上带着众人回到巡司衙署去。十来个人当然都只能跟着。郑源满脸忧色,张文若无其事,只让张虚回旅店去给那两个受伤者换药。徐柳二人只是听命的人,他们寄人篱下,即使有自己的主意也不会表示出来。其他的人那就更不用说了。只有吕宁的几个从人仍旧有点儿趾高气扬,他们是天子特使,是人上人。

到了衙署,分几张坐榻坐下。手下人也就献上饮料,那种淡薄的酒,却是温热的,而且发散出隐约的香味。可众人神色各异,吕宁似乎胜券在握,这疑案似乎已经得到了解决。郑源却对吕宁的喜色却还有些怀疑,似乎离破案还有遥远的距离。张文也很好奇了,难道吕宁真的有惊人的发现。同室之内,气候各异,炎凉并存,寒暑同时。

吕宁说话了。“死者是自杀,发现了没有?”说了,轮流地看着众人的反应。他那种骄矜的模样张文看了也有几分可笑。

可只有少数几个人表示惊异,其他的人似乎都还有怀疑,岂止是怀疑,还可以说是以为只不过在讲山海经。王家人报告的是他杀,可到了吕宁这儿却成了自杀。这王大可为什么要自杀哟?他有那么好的一家庄园,日子过得好好的,不愁衣食,所能享者只有福,从来不会担心有什么祸事降临到他的头上来。

吕宁似乎早就想到人们的反应不会出于其预期,也就收回视线,接着说下去。“可是,我也怀疑,这难道真的是那王大可吗?虽说衣服是,可如果真的是王大可,也就没有必要把那张脸横一刀竖一刀划得这么破损不堪。脸上的血是后来涂上去的,尸体虽说有芦席盖着,可雨下得太大,还是有渗入的雨水把那涂上去的血洗掉了大半。没洗掉的血也没有血痂。这个制造他杀案的人,水平也太低了。是这个人缺少了一点聪明,还是他有意留下这么多的疑点让我们去破解呢?”说到这儿,吕宁又轮流地看着众人,想在这十来张脸上寻找他所需要的反应。果然,这种反应只有茫然。连张文也没表示他任何想法出来。这正是吕宁所想看到的反应。

“我想,死者决非这庄园的主人。女主人没有那种应当有的哀伤。她表现得过于平静。我也不想去问她,这么问极不礼貌。可是我也知道她说的是假话。而且一旦假话被揭露,她将如何应对,她早就想好了要说的话,我又何必掉进她布置好了的圈套?现在我们面临的事情,有这么几点。一是弄清楚死者是谁,他为什么要自杀?他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个地方自杀?他是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进入这家庄园的?他决定进入这家可能让他面临不测命运的的庄园是什么目的?,各位,你们的想法呢?”吕宁继续说着,可人们又是一惊,死者是自杀的,但并非庄园主人。

吕宁再一次轮流地看着众人,可是他仍旧只能看到茫然的表情,从张文那儿却什么也看不出来。对,应当是这么一种反应。

“其次,是弄清楚王大可哪儿去了?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仍旧藏在这一所庄园中,等到事情真相大白时,他就会自动地走出来,向我们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许这是他的一个仇人,可这个仇人没有达到他梦想的目的,结果只能选择自杀,不然他也有可能被王大可送到官家去,这么一来,他所面临的命运更难以想象,他不想让他的事情公之于天下。我想这个死者是朝廷追捕的人,他想从王大可这儿得到庇护,可王大可却要他到官府去自首。他当然不会这么干,所以只能选择自杀了。可也有第二种可能,王大可出去了,陷身江湖。理由是有人听到三更过后,大门响了。开大门的声音与关大门的声音是那么地惊人。这是男主人在设计他的大门时故意这么做的,因为这么一来,开关大门都会惊动好多的人,没想到在需要大门不再发出声音时,这愚蠢的大门还是发出声音来,可王大可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他必须离开这儿,是暂时的,或是永久的,他都必须离开。剩下的事情,就是我们必须想出办法来,找到王大可。只不过朝廷是不会花费巨大的经费去寻找茈人的。即使花费几万两银子,恐怕也不会找到此人。几十个州,千多个县,到哪儿去找呀。于是这件案子也就成了永久不解之谜。让此案永远沉睡,还是继续侦查,那是上司的事,我只能向上司请求,最后的结果只能由刑部作出。啊,应当由秋官大司寇来作出最后的结论。”

听到这儿,郑源却很想笑出来,但他也只能忍着。郑源的想法是随便找一个倒霉鬼,无罪而遭殃,动用刑法,让他承认是杀害王大可的凶手,可是他不敢这么做。听说州里养了些无家可归的人,到时候会让这些人拖出一个承认作案抵死,却可给其家人一笔大钱,让他虽死而仍能养家。可郑源做不到这一点,他找不到这种官养的替罪羊。他只能做一点伤天害理的事儿。可现在他只能佩服吕宁的本事。他轻易地把这案件变成了不可彻底查究的疑案,朝廷想查出案件真相,那就得拿出一笔钱来,钱数多少?无底洞,费时多少?也许三十年五十年。可这么一来,对王家有个交代,对上司也有个交代。他真想马上说一声佩服佩服,可是他只能强忍着不说出来。郑源其实是个明白人。

大家都不作声,吕宁就问张文:“张先生,尊意如何?”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张文身上。

可张文也暗笑:何必多此一举! 6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