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11  

2017-04-19 08:12:2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

这王大可的庄园面积很大,一条小河环绕着田园,外人难以进去。里面可说是世外桃源,另是一个世界,禾苗长势极旺,黑油油的,不用说,收成一定很好。每个人看了,都露出羡慕,可是情露于外,言藏于内,没一个发表看法。可也四下张望,走得也就慢了。那管家站在门口等着,只看到这十来个人就像进了花园,观赏着景物,却脚儿慢慢的挪,步儿慢慢的迈,好半天才走到正厅门口。这儿早就设了坐席,摆好几案。吕司马一见就高声说:“你们并不急于破案,是这么回事吗?”这管家也算得上机灵,马上就说:“各位大人,随我来,就在后园。”穿过正厅,走过一个天井,是二堂,再有一道后门,打开门,看到的是一个很大的园子,种着的全是菜,没有什么花木,花木卖不了钱,这菜蔬却是几家旅店饭馆每日所需之物。虽说这时蔬菜正值断档时节,可这儿青菜还有不少,可这两天却似乎没有收获,有的菜有点儿老了。

走了十来步,转了一个弯,才看到那具尸首仍放在那儿,不过人一走近,苍蝇轰的一声飞起。虽是孟夏,这儿的苍蝇却这么多,也让他们都吃一惊。一个富户死了竟然是这么一个下场,也不用芦席盖着,也有点不近人情。张文也就揣测,这吕宁会是怎么想的。

徐江三在一旁打着扇子,驱赶苍蝇,吕宁则蹲着细看,他用菜叶去抹那脸上的血迹,张文也看得出其用意,这张脸已经很难认出其原来的面貌,只不过仆人们都说是主人无疑。

张文手一招,管家也就跟了过来。张文低声问:“这确实是你们的主人吗?”管家点头。可那神态之间露出一丝不满。似乎想说:这也要问吗?可他也不知此是何人,不能说出他的想法来。张文再问:“这张脸已经遭到严重的破坏,你们都还能认出他来,这岂不非常怪异。你们是根据什么认出来的?”

管家停了片刻才说:“主妇都说是,我们敢说不是?再说,这衣服明明就是只有主人才会穿的呀。这么好的绸缎,做成平民的样式,连裁缝都不忍动手。你说,还会有其他的人有这样的穿着吗?”

“你再近前去仔细瞧瞧,确实是你主人吗为什么要割去鼻子?这不耐人寻味吗?想破获此案,你可不能说假话。你要知道,那吕大人办案是极其严格的。若有半句假话,打起板子来是眼睛也不眨一下的。”

管家再到尸首边看了一下,再来同张文说话:“像是确实有点像。可是脸部破坏得这么厉害,我也不敢打包票。”语气中听不出半点感情,也许他对主人的感情本就非常淡薄。

张文仍旧低声说:“你说,杀害此人的凶手怎么会要破坏他的面目?他对这张脸怎么这么恨?你想过这个原因没有?”

管家迟疑地说:“难道不是争斗中受伤之故?”

张文说:“你再去看一下,这张脸是在其生前就被削破至此,还是死后才被人划得面目全非?”

吕宁站起身来,对张文说:“不必再说了,这确实是死后才被划破的,这血也是后来才涂上去的。这死者恐怕不是你们的主人。如果真正是你们的主人,女主人怎么会这么无情无义,让他满身全是苍蝇。”几句话,让郑巡司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可他也还喃喃自语:“这衣服是生前就穿着的,不像是死后才换装的。说是他人,恐怕也难自圆其说。”

吕宁却不理会这句话,好似没有听到,只是吩咐管家:让尸首进入棺材吧,再也不能让他日晒夜露了。管家办事效率果然很高,不这样也算不上大户人家的管家。才几句话,仆人们纷纷动作,很快就办好了这些事。

来到正厅坐下,女主人却仍旧没有出来。当然,她也不方便接见这帮男人,有些话也只能让丫环们转达。可是,郑巡司不说话,吕司马也不说话,张文是客,没人要求他说话,他当然也就紧紧地闭着嘴巴。仆人们站立阶下,看到这些官家的人一个个屁也不放,也不知该怎么做。一直等到管家来到厅上,吕宁才叫住管家,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家主人受害的?”

管家站着,坦然地回答:“已经听到打过了三更。约摸到了三更二刻。”

“你是首先发现男主人遇害的?”仍是吕宁问。管家想了一下才回答:“是女主人打发丫环叫我,说男主人查看门户还没回房,让我去查看一下,男主人到哪儿去了。这时我才起床巡查,发现后门竟然没关,于是叫了几个人,打着灯笼火把,到了后园,才转了一个弯,就看到了刚才你们看到的那番景象。”

这管家说得很清楚也很流畅。巡司已经是第二次听管家这么说了,当然对这些话不会引起注意,可是吕宁却能从这些话中发现问题,马上接着问:“你叫人来时,这后门关上了没有?你把人叫醒,到点燃灯笼火把,花了多少时间?你们找到尸首时,大约是在什么时候?”

这番问话让郑源也感到震惊。他在问话时根本就没问到这些。他只能感觉到自己的水平太低了,竟然没有从这些话中发现出更细更重要的事儿来。

管家只能组织词句,过了片刻才回答:“恐怕费了一刻之久(半个小时)。嗯,这个时候后门自然关了的。而且当即把这事报告了女主人。”

吕宁在一张纸上写下了这些,再问:“那时大门关了没有?”

“大门是关了的。”他嘴唇动了一下,似乎有句话想说,却没说出来。吕宁却也不追那句没说出来的话。

吕宁再问:“后园围墙有几处缺口,里面的人可以从那儿出去,可外面的人也可以从那儿进来。你们是否也商量过,要把那些缺口堵上?”

这一问似乎很尖锐,可管家却笑道:“如果司马大人到那儿看了看,就知道砌上也没什么必要。”

张文以为吕宁会很不好意思,张文那时到那儿看了看,知道那围墙外面是河道,而且紧挨着围墙处可说没有路,如果有人想从那儿出去,应当还是有可能的。可如何过那小河,却也难以想象。河虽然并不见得很宽阔,可是如果有根长竹竿,还是可以一跃而过的。

吕宁听了管家的话,也笑着说:“我来的时候就先看了那外面的情况。我怎么会那样疏忽,这么重要的事也忽略了呢。”他从他的包袱里摸出一点细微的东西来,交给大家看,说:“这根布条,是什么人的衣服上的,管家 你看得出来吗?”

张文想去看而尚未去看的事,吕宁却已经做了,从这一点看,吕宁也还是一个很不错的侦探。不过真正的水平如何,还得等着看。可吕宁这种自以为了不起的姿态,张文却是有点儿不以为然的。有些事情似乎有点儿未卜先知,这让张文难免生疑。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