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10  

2017-04-18 08:28:0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

巡司看到张文,仍旧有几分尴尬。可没想到他们刚进一家饭馆,就来了一个兵丁,急急忙忙地报告说州城里的司马官亲自来了,他打算直接过问此案。张文看着张虚,正想问个明白,这巡司是否还需要他张文参与本案,那司马就已经到了门前。他穿着七品官服,状貌威严。他骑的马很高大,其红如火,而且他还带来了两个从人,三骑马都交给了店主。这江边小镇很少有马来,大家出行多是坐船。一下子三匹高头大马,也就有了看热闹的。可是那两个从人也够凶狠,那斥喝的话儿还没说出口来,只要看到那张脸,人们就知道接着而来的会是什么样的话语和行动,正如疾雷之后必是暴雨,不避不躲绝非明智,于是纷纷溜进门去,想看点儿什么也只能躲在窗后了。

这司马看到平民打扮的张文张虚,而且没有起立欢迎,就对巡司说:“这是什么人,怎么敢同你们坐在一起?走开,回避,真是什么也不懂。看热闹看到这个程度。”

可司马没说下去,他看到了张文嘴角的冷笑与蔑视,让他觉得这个穿着平民衣服的人也许有点来历。于是立即换了一张脸,向张文点了点头,躬身问道:“很抱歉,不知您是在哪儿贵干?”

张文也直了直身子,回答道:“奉狄相之命,在各处做些小事。唉,不想再干了,可是总辞不掉。”

小事?一听就明白,狄相叫人做的小事是什么,官场中的人有几个不知道呀。这司马紧张了,说:“我叫吕宁。吕安是我哥哥,您是认识的。他为国捐躯了。张大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多原谅。”于是深深地作了个揖。脸色神态变化之快,让店主也极为佩服。北风转南风绝对不会这么快呀。这时才知道这个张大人才是大贵人。吕司马是城隍,可这个张大人是尊更大的菩萨,比城隍还要大。

可吕司马也有疑问,张文怎么办案办到这儿来了?眼下这件案子同张文所办的案子有何牵连?想了几次要问上一句,可是思想绕了几个弯儿,还是没有胆量把话儿吐出来。不过他又想,张文不是搞侦破的,对查案应当比较外行,而他吕宁一直做这种事,也就是因为破案有功才提拔到现在这个职位的。也许张文对此案会说这说那,但也极有可能露出破绽,说出外行话来。只不过吕宁也想趁此机会亮一手,让来自洛京的人也知道下边有这么一个破案高手。他想的不是查出真相,而是快刀斩乱麻,迅速结束此案。

只不过这顿酒饭气氛显得很沉闷,吕宁不敢放胆说话,张文是客,也不愿颐指气使,只能客气,连吃饭也变得特别地斯文,哪怕饿着也不能失礼。礼仪太多的酒饭难以吃饱,放开肚皮的酒饭却又容易让人酒后失态。

倒是在另席坐着的张虚与吕司马的两个从人气氛火热,酒是一杯一杯地喝,饭也吃了三碗才放下。店家也给他们几个添了菜,让他们吃个尽兴。张文看了一眼,知道张虚已经成熟,是一只可以单独叼获猎物的鹰,是可以独当一面的猛士,做事是极有把握的,也就不加干涉。

吃过了饭,一行十余人就奔那王大可家。当然,据说这王大可已经被人杀害。此行就是要查明,杀害王大可的是什么人。在这作案现场还能发现些什么。已经三天了,春雨连绵,现场许多脚印之类的痕迹已经洗刷一尽,郑源巡司对此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所以一路上他什么也不说,只指望上边来的司马官能够给他帮一个大忙。徐江三与柳德四两个却有说有笑,可说的却是与本案无关的事。郑巡司却也不加制止,让他们两个说个饱。那吕司马却也认真地听着。徐柳二人说的却是一个半夜里几个赌徒的故事,说赌输了的要到镇外的一座坟去,到那树上摘下几片树叶回来。柳德四说:“他随便到什么树上摘几片叶子不就行了吗,谁来证明那是古坟上的树叶?”徐江三说:“那是银杏树,只有那古坟边才有这么一株树,别的的地方没有。除非他早有准备把这树叶摘着藏在家里,不然就只能到那坟上去。若不敢去摘树叶,那就必须出钱,虽说十来个铜钱不算很多,可是那也是钱呀。到哪儿去挣那几个钱。”

其他人都问:“你这个故事也卖钱,你拿出来一定有一件奇妙的事。”

徐江三说:“怪就怪在这里。那正好是这王大可遇害的那一天,已经到了下半夜,更夫已经打过了三更。没有月光,只有星光,他突然发现还有人,正在街上走着。这个时候出来的人,你说还有什么好人?他马上躲了起来。可是后来的事就奇了。这个人向江边走去了。这么一个漆黑的晚上,一个人到江边去做些什么呀。若说是个小偷,可也没见大包小包的,就只见一个人。不过腰间似乎有把剑。这个小镇上从来没人挂着剑的。这个人清清楚楚地看见那个人到了江边,一直没有看到这个人转来。那么晚了,要过江也不行了呀。”

柳德四问:“难道那个人就是杀害王大可的那个凶手?”

“奇就奇在这儿。听说王大可是二更时就被人发现死在后园里,三更时就到我们巡司报案。这个到江边去的人是在三更以后出现的,傻瓜才会把这两件事连到一起。到了,这就是王大可的庄子,单门独户的,外有篱墙,内有箭楼,好地方呀。”

是个好地方。绿柳环绕,过了小河才是他家,外面进去的人,一定要过那条板桥。恐怕没一个能跳过这条小河。按理说,住在这里是很安全的。把桥板吊了起来,谁人能进去?几个办案的人当然马上就想到了这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