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8  

2017-04-13 08:36:0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

徐江三所说的这一切都是这些街坊熟悉的事儿,根本就用不着徐江三来说,可是也得听着,这位张大人还不知道呀。可是这个外来人是怎么死的,他们都还不知道。可是徐江三一说,却还是让这些街坊们失望了,以为是一个离奇而复杂的故事,却说得这么简单。徐江三说,半晚时,这位外来富翁的夫人向巡司报案,说她的丈夫突然死了,巡司也去看了,这个女人说,只能从衣服辨认这是他的丈夫了,面目模糊,只是身高肥瘦与其丈夫是一样的。

徐江三说:“那样子确实是很恐怖的。我也没想到一个人可以变成这个样子。如果说,把头割了下来,那还可以怀疑,死者不是那个富翁。可是从身高与肥瘦来看,只能说是这个富翁,不可能说是另外一个人。我是见过这个富翁好几回的。唉,一张脸被割得这么稀烂,是什么原因?想不透。”说时,他也透出恐怖来,让听到他说话的人也害怕起来。

张文截断了徐江三的话,说:“你没有说重要的一句话。那位夫人看到了凶手吗?她是什么时候发现她的丈夫死了的?”

“奇怪的也就在这里。她说,醒来时,发现丈夫不在她的身边,而且很久没有到床上来。这时她才叫丫环们去寻找,厕所里没有。也没有掉进茅坑里面去。这位老夫人也急了,自己起来寻,其实他们的主人也就倒在后园里。身上有十多处伤,血肉模糊,只不过从衣服才能辨认出那就是主人。”

张文说:“慢点儿,你说是那些丫环们没有寻到主人,是那位夫人首先发现她丈夫尸首的,是这么一回事吗?”

徐江三可说也算得上绝顶聪明的人中的一个,马上就从张文的问话中想到了一个问题,说:“对呀。当时我们什么也没想,只觉得当主妇的到底比当下人见识高些。经张大人您一提醒,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柳德四也插进来说:“对呀。这个晚上,天气也冷,她怎么就会想到要进后园去寻人,而且她一去马上就看到现场。这是什么原因?”

张文再问:“我们就假设那个死者就是这个富翁吧。可是你到现在也还没说这个富翁叫什么名字。他姓什么?”

徐江三抢着回答:“他叫王大可。”

张文手一摊,让徐江三不再说话。张虚也认真地听着,对这么一个名字也极感兴趣。这三个字合到一起不就是一个琦字吗。而张文就曾冒名李琦,对这个名字当然也就极感兴趣。可是这一点感觉只能马上收起来,那些没有根据的猜想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张文再问:“难道一个人死的时候竟然没有发出叫喊,就那么乖乖地让人杀掉,叫也不叫一句?”

徐江三还没说话,柳德四马上就说了:“女主人假若听到了有人呼救,还要到处寻找主人吗?”

徐江三却放低了声音,轻声说:“不要当着巡司说。他也提到这件事。”张文也就把徐柳二人引进屋,摒退众人问:“你们的郑大人没有问到是否有呼救声?”

徐江三摇头,不再说话,看得出,他已经发现了这中间一定有一种很值得怀疑的事。门口有几个人探头探脑,张虚把那几个人赶跑了。张虚也就站到了门口,让张文到里面与徐柳二人说话。

张文问:“王家报案是在什么时候?”

徐江三说:“已经是丑时一刻。我看了沙漏的。我们的那个文书叫郑来的,记下的也是这个时刻。”

“从王家到巡司所在地有多远?”

仍旧是徐江三回答:“不到两里路,不过半刻时间也就到了。”

“发现主人死亡之后过了多久他们才报案呢?”

徐江三再一次语塞,柳德四也不说话,过了好一阵徐江三才说:“我们也没想到这是一个问题,根本就没人问及。不过,我想他们恐怕也商量了好一阵,这才报案,因为这时他们全家的仆人仆妇全都起来了,连那些能走路的小孩也都到了现场,我想,没半个时辰,他们不会到得这么齐的。”

“你们到达时,那儿只有他们王家自己的人,没有左邻右舍吗?”

“对,确实没有其他的人。他们在这儿也没有亲戚,也说不上有朋友,所以在现场的只有他们自家的人。”

“江三郎,你说的他们自家的人,到底一共是多少人?”

“有三个长工,春上农事多,还雇了两个短工,男人是五个,另外厨房里有四五个女人。”

“四五个?是四个还是五个?”

徐江三马上立正,说:“大人,是五个。哟,忘记了,还有一个给他们种菜的男人。六个男人。老柳,是这样的吗?”

“这六个男人都没有听到任何呼喊吗?”

“对,他们都是这么说的。”

“你们一个个问了吗?是他们站在一起这么回答的吗?”

柳德四脸变色了,徐江三也有了几分迟疑。张文的问话让他们似乎受到了寒风的袭击,让他们背上也起了鸡皮疙瘩。张文所问的问题都是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过的,都像针,都似刺,让他们感受到了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这些。他们看了,可也只不过是看了,到底看到了什么,到现在两天了,却什么也不能回答。于是徐江三喃喃地说:“老柳,我们还是把巡司大人叫来吧。这些话我们都说不上来。”他站了起来,想出去了。

张文却说:“再坐会儿。我会去问你们的巡司大人的,如果他愿意把这一案件交给我的话。说句实话吧,即使你们不愿意把这一案件交给我,我听到了这些,也会主动干预这件事的。你们难道没有想到,这王大可的身份是极其可疑的。也许,这个死者根本就不是王大可,而是另外一个人。也许,我现在不能跟你们说,反正还有很多的话,现在都还只能是怀疑。我需要了解的事还多着呢。等到我的疑问一一得到了解决的时候,也许凶手是谁,再也不必我来说,你们就都会明白。我再问一句,这几天你们到处寻找可疑的人了吗?”

“寻了。可是没有任何发现。”两个人同声回答。

“在哪些地方寻了?在十里之内?或者说在百里之内?”

徐柳二人都没有回答。张文说:“恐怕还得到百里之外去寻找呢。你们大约只寻到十里之内吧?”

二人除了露出羞惭之色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表情。

 

9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