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连环杀  

2017-04-11 11:07:2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张虚上楼去睡了,其他几个被捆的人也知道他们只能等待着救援。这几个人的安静让张文一点也不敢怠慢,知道迟早会发生该发生的事。他尽量不让自己入睡。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鬼使神差地来到这家小镇,会碰上想象力最丰富的人也想象不到的事情。民风之刁是他可以想象的,可是低级小吏之横暴却是他怎么想也想不到的。这时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越是安静,越是容易入睡,于是他就尽量地让自己不睡着。一睡着就会出事。一出事就有可能出大事,甚至可能会丧命他乡,多年后也没人能查清他出事的原因。为了驱除睡意,他站了起来,到这清冷的小街上站一站走一走。

这种小镇在北方是没有的。北方有的是大村子,而南方民家多散居,这样成片的房屋却不多。可这儿却是一个船只停泊的地方。对岸是润州,本来应当更加热闹,可只为道路崎岖,去润州的船不会停留在对岸。但张文也很奇怪,怎么没见一个船客在店中出现?难道那些人真的睡得那么早也睡得那么香?

雨还没停,不过也只不过是稀稀拉拉地下着,没精没神的。春天的雨夜,街道上当然黑得什么也看不见。张文站在门口,也觉得有点寂寞,于是他退回屋中,打算关上大门,好好地让自己休息休息。而这时他听到脚步声,他警惕地退了一步,他知道,在这种时候,此人只能是向这家旅店走来的。果然,来的人马上就到了门口,在屋内射向外面的昏暗的油灯光中,看不清这来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但看得出是两个人。

这两个人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危险,慢慢地进入到了店中。这时张文马上就看出来了,这两个人他清楚地记得,是曾在宛王军队中当过兵的,后来又逃了出来,最后成了宛王二公子的仆从的徐江三和柳德四。不到两年前,在张家浜还看到过这两个人。而这两个人看到张文,也愣住了。两个都呆呆地站立着,不知说一句什么话才好。还是张文主动,说:“找个地方坐下吧。那儿有张坐榻,你们……”

徐江三看被着捆在地上的那几个人,那几个也都期待地看着徐柳二人。那位巡司更没想到他的救星竟然与他坚信不疑的凶犯有旧交,而且极有可能本就是一伙的。可是这些人都动不了。

张文问:“你们怎么到了这里?给这家伙做事?”

徐江三坦然地说:“找碗饭吃。我们的那个主子也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他当然是不会带我们去的。我也怕他下手,先就走了,老柳也跟着我走。在这儿想过渡的时候碰到了这位郑大人,于是就留在郑大人手下做点儿小事。我们刚才去查那桩杀人案了。张大人来了就好了,我想,张大人去了,那桩案子也就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候破了。”

可徐江三根本没提郑源的事。张文也知道徐江三的意思,就问:“你想为你的新主子松绑?”

徐柳二人当然还没坐下,他们也不敢坐,这时二人就对着张文作揖。张文笑道:“凭着二位的面子,我也会同意你就把这两个人松绑。只不过再也不能对我作威作福了。总是这么纠缠,弄得我们没个时间休息,只能出此下策。你就把他们领回去吧,我也真的想睡了。”

可是,传来了女人的哭泣声。那位极不好意思的巡司急忙往楼上走,张文也不拦阻。这个女人应当就是这位巡司大人的夫人。遭此羞辱,这巡司当然只能躲着,当着这么多的人能说什么呢。挨夫人有辱骂也只能在私室呀。那哭声刚到门外,巡司就已经上了楼。可是那哭丧着脸着的女人看到并没有一个人被捆着,就停止了哭泣,看着徐江三,再看着柳德四,什么话也没说。张文就主动发问:“你听到些谣传了吧。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这条小街,造谣生事的人太多了,要好好治一治才行了。”

女人和她的丫环好奇地看着张文,这个张文似乎没有任何惊人之处,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本事,而且,穿的是平民服装,根本就不是官家的人。她也许听到了些添油加醋的故事,可是同眼前的这个人却怎么也挂不上钩来,再看屋内其他的人,都是她认识的,四下搜索,却又再无其他的人。

“夫人,你家夫君确实对我极有怀疑。可说是百般刁难。是他生性如此还是别有陷情?我说的是不是他也接到了什么指示让他这么做?”

女人马上说:“是呀,上司指示他,说可能有冒名的钦差要到这一带来招摇撞骗,要他对可疑的人多加警惕。不是他想这么做,上命差遣,他不能不这么做。也许他做得过分些了吧。如果是这样,那就一定请大人原谅。江三,就是这位大人吗?我没认错人吧?”

张文知道,上边的人对他仍旧不那么信任。也许还有人在他背后监视着他,更具体些,一定就是那个白崇德,刑部尚书。公文是他发出来的,可是他被迫发出的,当面一套,背后又是一套。以后还得多加防范才行。他得谢谢这位妇人说出了真情。当然也可能来自其他方面,到底是谁,很难算准,张文一时之间也出神了。看到这么些人都看着他,他就只能说:“好吧,你们都回去吧。我明天就同徐柳二位到州城里去,同这位刺史大人说个明白。”

徐江三却说:“张大侠,还是先帮小人把那凶杀案破了吧。州官抓得很紧。我们只能随便抓几个人,让他们屈打成招,然后只求一死。张大侠可能正碰上了。你看,那些船客一个也不敢下楼来,就为的这事,怕被抓去当疑犯,屈死在这儿。把那真凶找到吧,求您了!”徐江三再次深深一揖。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