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54  

2017-03-07 10:19:4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4

张文永远闲不下来。看着陈公父子坐船离开了这儿,西向潭州,李武说:“我们是不是应当回到洛阳去,我们已经无事可做了。”

他们说话是在树林里。张文雇佣的三个赶驴人,在林子外面等候,他们四个在林子里商量。可张文却说:“我们了解到的情况还有一个地方有个漏洞,你想到了吗?”

李武摇头说:“那算什么漏洞,陈公子说他杀死了一个王爷,把头也割了焉,难道还有可能活着吗?他又说他在张家浜服侍着另一个王爷,这个王爷说不出话来了,早晚就会死去,我们去问谁?再说,即使那个家伙能说话,可他说的话我们能相信吗?这件事也许永远是一个未解之谜,我看就把这个谜留给狄相去解释吧。我们现在还能做些什么呢?我们想回洛京,也只能取道襄阳了,听说楚州刺史主动投降了李敬业。这些情况难道你不闻不问?”

“嘿,你也学会了说这些长篇大论。我想,李敬业为什么要派人杀陈刺史,他对外宣布的是陈刺史谋反。我们能说陈公就那么干净吗?他自己说他干净,我也相信他可能是干净的,可是牛大哥,你说你用什么事实去证明陈刺史是干净的?他自己也说了接受了那个王爷的贿赂,而那个王爷想自立为王,不满意李敬业对他的安排。我打听到了,李敬业说这个人像李贤,要用他充当李贤,做个假皇帝。他现在放出风来,说李贤其实没死,只不过是被放逐。这个王爷却想做个真太子,说他完全可以当皇帝,李敬业对此极不满意,因此才派李友把这个本可以假扮皇帝的人倒霉鬼杀掉了。这些事实都是实在的吗?

李武笑了,说:“你这个猴哥儿呀,你去问谁?除了李敬业本人,谁能把这些事说个清楚?”

张文也说:“牛哥儿,难道我们就不能直接找到李敬业把这件事说清楚吗?”

李武摇头,一会儿才说:“这事儿我不能做。不论跑到什么地方人们都能认出我来。这个事呀,只能靠你一个人了。”

张文好像什么都早已想好了,似乎根本就没经思索就说:“我们当然不能冒险。丢性命的事我们历来不做,说什么忠君爱国,性命都没了,还拿什么去忠君爱国呀。我们呀,保住性命第一,完成任务第二。一开口就说要牺牲呀,牺牲了就完成了任务吗?”

李武双手掩着耳朵说:“这些话听厌了。只说些直截了当的话吧。”他双手拿开,作出认真倾听的模样出来。张文认真地看着李武,慢条斯理地说:“不是老办法,我进去,你在外面帮忙。只不过这一次的危险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我进去了是不是还出得来,也不知道。如果你真的想帮我的忙,你的危险也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听明白了吗?”

张虚李实听着,也有了几分紧张,虽说这些年来,冒险犯难,出生入死,已经不再把危险当成危险,可张文自己都说进得去不一定出得来,这就不比往常。

可张文又笑了,说:“怕什么,先把事情都想好,定一个详细的计划来,要做到万无一失,我们也犯不着拿自己的性命去为上司的事情死拼硬斗。你说是吗?”

“那你先说,如何进入扬州城吧。现在恐怕进扬州城也是难事一桩了。出进都要盘查。你倒好,能扮成什么鸡鸣狗盗的人物,可我呢?总不能装进棺材进城吧。”

张文却笑了,说:“是呀,装进棺材进城也是一个办法。”

可李武却说:“装进棺材出城尚且难。哪有装进棺材进城的?”

“棺材又不是树上结的,总得从外面运进去。当然喽,也有运木材进去在城里边做的。可是我也看见过,也有从外面运进去的。我们只能想这个办法了。”

李武说:“难呀。从外面运棺材进城的事有几回?”

张文笑着说:“城里的棺材一般都只有那么大,如果你真的牺牲在城里,城里的棺材能装得下你吗?那还不是要从城外运棺材进去?”

“呸,尽说些不吉利的话。你小时候家里没人管教,没个大人教会你说话,张虚,你听,他说出来的哪像人话。”

可李实听了却只是笑,并不帮着主子说话。李武看了李实一眼,那是一种责备的目光。李实只能说:“除了这个办法,还能想得出其他的办法吗?恐怕到了那时候也只能委屈主人了。”

李武看着三个人,也听着外面那三个租驴的正在争吵什么,便说:“这事儿也就不再议了,到了最必要的时候也只能出此下策。可是,我们还能从扬州对岸过江吗?这条路恐怕也封锁了。再说,李敬业正在攻打润州,我们在那个时候过江,恐怕难于上青天呀。”

张文马上说:“是呀,我们恐怕也得把这几个退了,现在就从这儿过江去,到那时,靠近了扬州城,再想办法过运河,难度就不会再有这么大了。你们说呢?”

当然也只能这样了。于是议决,把那三个叫进来,无非是多给点儿钱,让他们回去。可这杨七却说了半天,总说钱少了,如何如何。张文也不耐烦了,说:“难道你们不知我们是些什么人吗?你以为我们家里办了一个铸币厂,想要多少铜钱就有多少铜钱?你以为我们都是开了铜山的?牛哥儿,一个子儿也不给,就让他们告到这徽州刺史衙门去。然后由他们发出榜文,悬赏天下,四处捉拿。”

杨七笑了,说这也好。孙五却急了,说:“杨七,你真傻,现在这徽州刺史倒在哪一边我们也不知道。国家正忙着打仗,还有人顾得这样的小事吗?你说的话那刺史官儿就相信吗?你拿什么事去告?告他反叛,他一个石子把你废了,看你告不告?”

杨七傻了,张文却说:“你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我告到官里去同你打一个月官司,你身上是不是有这么多打官司的钱吗?打一场官司再回去,好吗?”

这杨七再也没有办法了,即使他有诸葛亮之智,可是没了关、张帮忙,诸葛亮什么事也做不成,而且张文给的钱比原来讲的还少了,讨价还价越说越烽,又无可奈何,让孙氏兄弟痛骂了杨七一顿,可是事已至此,还能把这四个煮着吃了不成?只不过临行时张文却悄悄地给了孙氏兄弟几个钱,让他们兄弟又暗暗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