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53  

2017-03-06 08:31:5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3

回去的路上,张文骑着驴子,走得飞快。那杨七就苦了,只能小跑前进,张文再也不服驴主人的约束,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张虚当然也紧跟着。孙五孙六两个倒还好,可以轮流骑在驴子上,跟着二张赶路。可才二三里,张文就慢了,有时不走,再走半里,张文突然把驴子缰绳一带,往回就跑,那杨七没拦住,就力追,可哪追得上,只能大呼:“你这骗子,想把这条驴子骗走,你万世不得好死!”。张虚也力追,孙五也骑着驴子力追,把孙六杨七也撂下不管。这杨七真是欲哭无泪。

回到周府,问明是坐船走的,张文立即赶往江边,到得码头边,只见江水茫茫,不见一船。下游反了,货运断绝,哪还有船经行。张文长叹一声,张虚孙五正想说一句什么,只见张文又加上几鞭,催着驴子往上游追去。看到了一艘船就大叫,周太柔!又是两三里,终于船上有人答应了。可是,这船上艄公却惊慌失措,船也摇晃不定,张文大叫:“帮忙,把那蒙面贼抓起来!”

孙五大惊,说:“你不是说那蒙面人就是陈公子吗?怎么又要把他抓起来?”

张文不理,大叫:“太柔,打死那个蒙面贼!”

那艄公把船靠拢了。离岸还有一丈多远,张文就跳了过去,还好,正好跳到了船板上,这时周太柔正好把那蒙面贼制服了。蒙面人大声说:“你疯了?我是陈公子呀?”虽说声音仍旧嘶哑,可话还是能听得明白。

周太柔说:“肯定不是好人。昨晚还睡担架,今天就能行走,上船像个病猫,听说要打就像只猛虎,装得可真像。幸亏昨天晚上张先生提醒了我,说你身份可疑,才有防备,不然真的让你伤害了。”

把蒙面贼提到岸上,张文说:“陈太守,你说这是你的儿子吗?”

陈太守说:“我也没有把握了。当时把他抢回来时,衣都没在身上,只在手里握着,只是一具精光身子,啊,可说只不过是一具尸体。不过那时候我也刚才苏醒,看了一眼就昏过去了。醒来后我交待了假出殡的事,老仆就把我和他运上了船,连夜送到张家浜,我知道有一个极佳的医生。那时我才回过气来,就下了这个命令。一个月后,我的伤好了,后来的半个月,他还伤口不愈,我和老仆日夜招呼,把他救活了,只是声音无法复原。时间久了,我才听得出他说的什么。现在张先生又有了什么怀疑?”

张文说:“孙五,还得借着你的驴子用,要把此贼送到当地衙门去。”

蒙面人说:“父亲,我是你儿子呀。”

张文说:“我也被他骗了,开始时,我也怀疑,但李友行刺,让我以为我的猜想全错了,不过也还请周大侠留点儿心,怕万一出事。只是刚才在路上才想起,老人对儿子极其亲切,可儿子对父亲却很有些勉强。我一直怀疑。他说的话,虽然嘶哑,可也听得出他的下江口音很重。陈太守,你视力不行,没把这个新儿子看真切。你再凑近去细看一回,就会发现他不是你的儿子!”

陈父说:“他是在下江长大的,下江口音本就重些,所以我也没有怀疑。只不过平日在家都说上江的话,没想到受了重伤以后,上江话就说得不好了,我想是喉咙受伤的缘故。”

张文说:“这就非常可疑,先把他交给衙门再说,我到张家浜把那一个也找回来,再来处理这件事。是真是假,到那时便见分晓。”

孙五正把假陈纲扶上马去,张虚站在一旁协助。突然这假陈纲挣断了绳索,向张文扑来,其速度之快,让张虚也来不及帮主子的忙。可张文却轻轻转身蹲下,横出一只脚,扫了过去,周太柔也过来了,三下两下这恶贼再次被制服,这一回用了多根粗大绳索紧紧捆着,在临岸人家买得一个大猪笼子,装入其中。张虚孙五抬着。张文对笼子说:“真是不识好歹,给你脸不要脸。轿子不雅相,有股猪屎臭,让人抬着走,可也真舒服,做个乖宝宝,不要再闹了。”

周太柔却说:“慢走,还有事商量!”

张文看着太柔,不明所以。

走到一旁,太柔轻声对张文说:“万一这边的太守也反了呢?留得此祸,陈太守一家……”

“还给你吓了一跳。好主意,废了他的武功。其他的事,我们只能交给官府了。”

说来也巧,刚回到周府,便见几骑高头大马正好来到门前。一看,那身材巨伟的不就是李武吗!一个也变了相的青年,大叫“父亲”就滚下马来。虽说脸已基本变形,可还是能大致辨认出他原来的面目。陈太守大哭,对着笼子踢了几脚。这位真正的陈纲问:“此是何人?”老人回答:“我也不知道。他说是你。我也被骗了两个月,精心为他治伤,把心血全都花在他的身上。可是他也想随着我回到潭州去,谁知他会干出什么事来!”

真陈纲扯下假陈纲的面罩,看着那双回避的眼睛,厉声说道:“你不就是那狗屁王爷的儿子吗?你也想混到潭州去,想干什么?”

王子说:“这也须问吗?”他努力挣扎,身子灵活极了。

真正的陈纲说:“你这皇太子当不成了,就想杀掉我全家吗?心太狠了!”

张文问:“此人的父亲呢?”

真正的陈纲说:“此人野心太大,结果众叛亲离,留他何益!我把他的脖子割断了,料想他是不可能活下来的。只不过这是我苏醒多天以后才慢慢记起来的,我想一定是这样的。”

李武不解,问:“那么你在张家浜服侍的那一个呢?”

真陈纲说:“我也不清楚,现在想,一定是有人弄来了个伤者,冒充那王爷,因为他们实在太需要一个王爷了。”

这时另外一个人跪在陈太守面前。太守看着这个老仆,涕泪双流,紧紧地握着这个老仆的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李武说:“张兄,此功不小吧?以后再也不要说我李武不会动脑筋了!”

张文一笑,说:“嘿嘿,在那运河边想拦截我们的是什么人,还没查明白呢。”

李武说:“小事一桩。都是这位未来的太子的人。陈公外出抓药,他就在家中发号施令,调兵遣将。只不过徐家的英国公拥立的是庐陵王,于是这李公子手下的人作鸟兽散,都到扬州当兵去了。此事我看也不必查了。我们回京后再汇报吧。有我在,还有什么事办不好的。”

张文只能对李武翘起大拇指。可又问道:“那个喻小五是谁指使的?我问过了,不是这位陈公。”

真的陈纲马上插进来说:“对不起,那是我,所以我们后来就换了个地方。也是坐船走的。”

原来如此。

李武却对陈公说:“你们父子团圆,应当感谢张医生,是他帮了大忙,不要以为是我李武的功劳呀。”

张文说:“啊?我还以为你这脑袋真的比我强了呀。”

“呸,那当然比你强!”

临走时,张文对周太柔说:“恐怕你的事也没了。再也没有追杀的人了,他们一家三个可以平安到家了。”

陈公高兴地说::“当然!”

周太柔却走过来,说:“我的事还没做完呢。”手伸进猪笼子,那李家公子躲避不及,大叫一声,昏死过去。太柔说:“从此以后,他手无缚鸡之力了。你们父子主仆三个放心回去吧。”

正欲离开,忽然听到马蹄声,张文张虚立即拔剑而立。可没想到来人却是郑县令!

“没殉职了?”

“一死报国,实在对国家毫无裨益。我正在这一带招集兵马,准备迎战叛军。谢谢张公之言,我想通了。咦,这位是……”

可陈公却双手掩面,泪流如瀑。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