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夹缝学的研究方法  

2017-03-03 09:03:08|  分类: 夹缝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大问题:夹缝学的研究方法。

夹缝学是新提出的概念。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对这门学问感兴趣,不过,我相信会有很多从夹缝中生活过来的人,一定会不断地丰富夹缝学这一学问,对夹缝学的研究也越来越普遍,夹缝学也一定会越来越普及。数学、物理学,提供的是认识世界的模型,它们对客观事实作出解释;历史、地理,是对客观世界的记录和描述,再在这一基础上总结出规律来。

我所提出的这门学问,是提供客观世界的模型还是记录并描述世界,从而总结出规律。不论人文科学还是自然科学,都有解释性的和描述性的两类。但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在治学方法上是有不同的。那么,夹缝学是人文科学,还是自然科学?

我想,它基本是人文科学的。可是,它又提供若干种模型,供人们取舍,所以说它也运用了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当然,本人还不能用数学一样的简易公式把我的几种生活模型表达出来。这是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重大不同之处。数学物理学是可测量可计算的科学,它对它所研究的对象进行数值化的测算以后,就可以知道其结果。天气是那么难以预测的,可有了物理数学的模型,也可以对天气进行短期的长期的预报。可生活在夹缝中的人们无法对周围环境的各个因素进行数值化的测量和计算,因此也无法算出自己的成功率是多少。但是,它也可以形成几条基本规则,按照这些基本规则行动,你的成功率就会大得多。

当然你也会产生疑问,既然我研究的对象无法测量和计算,那么我是用什么材料进行研究的呢?我是不是从大量报刊材料中搜集到很多的数据呢?我只能告诉你,很遗憾,我们暂时还不能采用数值化的研究方法。目前我国对社会现象所作的统计还很不完备,从极其有限的数据中总结出规律性的东西出来,那不是一种科学的态度。我们只能简单地归纳为几种基本模型,开始对它进行研究。坦诚地说,我们所采取的研究方法还是很粗略的。

那么我这门功课同烹饪、园艺是同一性质的了吗?那也不见得。烹饪、园艺基本是实践经验的总结,多描述,少解释,从这一点上说,夹缝学同它们是一样的。但夹缝学要广泛地运用哲学的工具对社会进行解剖,从中找出规律性的东西来,解释的成分多一点,这就同烹饪和园艺不相同了。

作者少年时学过米丘林的和李森科的学说,那时叫科学,可是似乎只有描述性的内容,到现在也记不起那两本教材上说出了什么规律来。后来才知有人就说那不叫真的科学,只能说是伪科学。我想也是,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此二人的学说只说而无学,没有规律性的总结,就不能说是科学。写夹缝学也一样。如果书名只叫夹缝,那么就不必写出什么规律。既名之为学,就得总结出几条规律,有规律方可为学。所以这本书当然也会总结出几条规律性的话来。

这里再说明几句关于理与据的关系。俗话说有理有据。这理与据是缺一不可的。如果貌似有理,却无事实依据,这理也就站不住脚。如果只有据,却说不出一个理来,这据也不能服人。我在写这本书时,也就尽可能做到理与据都双全。但学识有限,据是否充分,理是否合乎逻辑,那就只能等待公断了。

我写夹缝学是不是一时兴起的游戏之作呢?不。我早就有写夹缝学的打算,因此,对那些水煮什么的学问不去阅读,免得接受别人的影响,免得让我的研究打上了他人的烙印。我是按我自己的观点来解释和处理我所掌握的材料的。我想,在中国的古代,老子庄子申不害韩非写书的时候,也是运用这么一种研究方法。你能从他们的书中找到数据化的材料吗?你是不是因为他们的书里缺少数据就不承认那些书的价价值呢?如果这门学问逐渐为人们所掌握,研究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那么就会有专人提供数据,这门学问就会以更加现代化的方式开展研究。

当然,对夹缝学的研究也要有一套理论。在后面还要具体地讨论夹缝学的研究方法,在这里只能概要地说几句。简单地讲是:马列不可缺,实际不可忽,新知不可无,勇气不可抛。

为什么说马列不可缺?研究任何一个问题,总要运用和中理论工具。在社会主义的中国,研究社会问题,难道可以用资产阶级的观点和方法吗?而且,我们有必要抛弃马列,去拣答资产阶级理论的皮毛,并且把它当作最新鲜的理论工具吗?辩证分析的方法不是很好的一种理论工具吗?难道我们还有必要去向其他的人借理论工具吗?

实际不可忽,说的是在重视实际问题。如果我们远离现实,或者只盯着古代,没有勇气面对现实,那么,我们写下一本书有什么用?古人所说的是用来解决古代的现实问题的。我们今天的事只能只能用今日之方式解决,不可能照搬古人的方法。所以我们即使为了方便,为了政治上的安全,只分析古代的事,但也要请你不要忘了,你还是必须以古鉴今,把它当作现实问题来对待。

新知不可无。既然讨论的是今天的事,我们就不可避免地要有新的知识,也就是要运用某些新的理论工具。一个好的木匠,就要善于创造新的工具。一个不会创造工具的人,是不能造出好的物件出来的。工若利其事,必先利其器。我们所用的器就指的是一种理论工具。如果你没有创新意识,你是无法解决现实问题的。

勇气不可抛。既要创新,既要创造新的理论工具,那你就必须有勇气。这里所说的勇气,不是说要你去抛弃马列,去迎合国际反华势力,去做外国势力的猎狗。可不是说要你去背叛马列,去提出一些反马列的主张出来。我说的是,任何一种学说总是会有所发展的。毛主/席要时常修改他的文章。他老人家怎么也要改文章?难道他说的也有错吗?对。名人说的也有错。一是事实错了,所以结论也跟着错了。二是用来分析问题 方式错了,所以结论也错了。因此即使是毛主/席自己也经常改文章。我们这些凡人更应该学会抛弃自己的错误。只有这样,才会在走向真理的路上越走越远。

所以这四点是必不可少的。

可世象是纷纭的,要分析世象也很不容易。下一讲我们就要讨论世象纷纭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