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60  

2017-03-16 08:55:2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0

张文再也不必择有市镇处泊船了,他只栓柳阴深处泊船。这么一艘小船藏身柳阴深处,在这宽阔的江面上是看不到的。过了几天,他们就靠近扬州了。这时水面上的船只也就多了几艘。可张文李武也觉得奇怪,竟然没一艘船对他们这艘快行船加以干涉,而船夫这时因南风加大,船行如箭,那势头甚为迅猛,不是官船,哪会这个模样。偶尔有几艘民船,看到这江中猛士,早就回避。而那些官船。各有任务,也没人来管这艘船。张文也渐渐明白其中道理。到了仪征,船夫到家了,他再也不敢把船租给张文等人。他只是千恩万谢,却不说再为恩人效力的话。从此以后,他也只能到那小港河汊中走一走,哪会再去大江。

这儿离扬州不远,张文他们完全可以步行去城中。可这时北边南下的官军已经接近楚州,大战在即,要进城也难乎其难。想混进城去,谈何容易。就在离城才五里的一个小村庄里,已经是北风呼啸,张文除了庆幸趁着南风来到扬州之外,对着这北风也有点发愁。他们必须添制衣服了,到了这个时候也还没有完成任务,即使回到洛京,见了狄相,话有三千担,也不知哪一瓢狄相最爱听。李武躺在卧榻上,对着芦席铺成的天花板,谁也不看,就像是对着墙壁自言自语:“想个法儿回洛京吧。也查得差不多了,如今的人呀,十有九件事能做到差不多,也算得上是尽职尽责。偏有人想要做出一个十全十美来,真是痴心妄想。唉,连老命也不想要了吗?”

张文听着那呼呼叫的北风,心都吹得冰冷,正不耐烦,听到李武的这番话,很想说几句,可还是强忍着不说,静默了好一阵还是忍不住了,就说:“我看这么办吧。牛哥儿犟起来了谁也拉不回,我想牛哥儿你就带着李实回洛京,直接向狄相汇报,反正我们所做的你全都知道,决不会有遗漏的。我和张虚就设法潜入扬州城中,能做到哪一步就做到哪一步,实在没有办法了也就早点溜出城来。”可他还没说完,李武就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少废话。你孤立无援,我能放心吗,那可不行,我们是生死与共的朋友,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那么大的风险。”

他这么一说,虚实二人全都笑了。看起来时常闹矛盾,可是想拆散他们却又总是做不到。张文听了,心里一热,却没笑,也不做声,过了很久才说话:“这个进城的办法不好想。现在城里城外,封锁很严,连进城的蔬菜也都是由士兵采购挑进城去,不是他们的兵丁根本就进不去。除了这些挑菜的,还会有其他的人也能进城去吗?飞进去一只蚊子也怕它是间谍呢。”

张虚说:“这么说来,装成挑菜的进城不行?”

张文笑了,说:“你没细想,守城门的认识这几个人呀。天天送菜总是那么几个,突然之间换了人,他们不会疑心吗?”

李武哼了一声才说:“蠢东西,还有送前线战报的呀。这些人可说是一天一换,只要拿到了那号箭,也就进去了。”

张文又笑了,说:“这就真的该谢谢你了。你不说我可真的忘了。可是我们到什么地方设伏,把这介送战报的捉住,问清楚他要送的急报,问明这个口令。”

话犹未毕,李武就说:“又傻了。假若他说的是假的口令呢?那不我们把命也送了?”

张文说:“李实,你说,怎么才能套出那真的口令来?”

李实突然抓住张虚,紧紧地按着,问:“你说,口令是什么?说了假话,就杀死你。”张虚说:“我告诉你们假的口令,你们人都没了,谁来杀我?你若先杀了我,我又何必把真的口令告诉你呢,反正真也好假也好都是死,为了自己的家小,我还是把假的告诉你吧。”

李实说:“你看到了吗?我们有四个人,能进城去的只有一个,还有三个在,只要他进了城,你就可以回家去跟你的妻儿子女团聚了。看见这个了吗?这个东西叫做钱,有了他你就是大爷,没有他你走到哪儿就是龟儿子。要不要?要就说。”

李武说:“张虚,宁死不屈。”

张虚说:“我又不是当官的,死了什么都不是,再过几年家里的人还在等我的音信呢。你以为皇家真的会派人去抚恤我的家人?我才不会这么傻呢,保住性命才是第一等大事。我说我说。”

张文说:“听到了吗?谁不想保住性命。打赢了每人赏银十两。可是战死疆场的还有没有赏金呢?”

李武叹了一口气说:“唉,真正忠君爱国的没几个人呀。好吧,随你们的便。明天谁去大路上等着看,送战报的走哪条路,什么时候来,是一个还是几个?路边有荒僻无人的处所吗?我们去了,还要不被别人发现。失败了,先要找到一条逃生的路。我可不想当烈士。”

张文说:“如果我是前线指挥官,我就会至少派两个人送军报,这样保险些。而且前面去了一路出了事,后面的那一路也就知道了。有两路就不会出大事。”

李武还是躺着说:“唉,张虚李实,你们两个一块儿去送战报。行吗?”

李实说:“行是行,只不过我们这个小队没人了,早两日牺牲了几个,上次去了还没回来几个,如果这边的事紧张,我们自身难保,送战报的事只能请将军另外调派人去。”

几个就这么商量着,可是都只能是设想,真正的决定也只能到实地查看了才可定下来。到了半夜,才算定下了一个方案。

可是,埋伏在旷野中,风急天冷,大家所带的衣裳都不太多,还得先解决穿的事才能做埋伏的事,不然都会冻死。人都不在了还能完成什么任务?买衣?一则钱不太多,二则这乡下扯不到布,也找不到裁缝,把这些事弄好了,五六天早就过了,可事情能捱这么久吗?这又是一个难题。唉,世事艰难,人情险恶,当家才知柴米贵,行船方知风浪险。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