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59  

2017-03-15 14:12:3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9

这家乡村小店一下子这么几个贵客,可对这几个平易近人的贵客却也有几丝怀疑。但这些人通常不会再来第二次,所以他们也不会深究这些人的底细。但对这位看来很是平庸的长官却不免也有几分不明其所以。吃过了饭,五个人就回到他们自己的船上。因为回船是静悄悄的,所以其他各船也没有察觉。这个晚上是平安的,虽说张李四人轮流睡觉,也没有发现任何动静。可第二天早起到何处吃饭,还是到原处?那当然不可,因为这些兵丁也会聚集在那儿。所以张文决定,船向上游驶去,避开众船。然后再驶向南岸,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处停泊之所,这已经花费了一个半时辰,这么转来转去,一天能走几里?船夫因为只能仰靠这几个新的船客,不然饿上十多二十天才能回到家乡,那岂不饿死了。他也只能过一天算一天。

江面很宽,他们尽量靠近南岸行驶。这样才能拉开与那些半官半匪的船之间的距离。可是那些半官半匪的船主,却对先天晚上突然来到的船生疑,他们认得这条船。在黑夜中,凭着那点儿身影他们也觉得那是原来那条船的主人,现在换了船客,这几个船客却很有几分神秘,他们也很想知道这几个神秘的客人是什么人,因此也想法找到家条船。虽说江面很宽,可他们还是认出了这条船。张文想同那些船打游击,也就有了几分困难。偏偏那几条船的官长想避开自称查访使的张文,也想把船驶向南岸来,这就让张文再次遭遇危险。李武看着张文,他想不出办法来。可这时船夫却再也不问张文,迅速扯起风帆,让他的船对着那些船冲过去,似乎想与之同归于尽。他也用力摇桨,只听到咿呀的水声,张文等人也就躲在舱里不露面,听任船夫摆布。但从船篷缝隙中看得到,那些船对这条发疯般的船竟然急忙回避,让出一条路来,生怕撞了这条疯船。甚至还可看到那些船上的掌舵人脸色也发白了,那些船上的兵丁也顿足大骂,可是没一艘船有胆量拦截这条船。不到一个时辰,就再也看不到那些船舶了。而这时,下流再也没上行的船,当然上游的船也不敢下行。在这宽阔的江面上,也就只有这一条船孤零零地行驶着。这时张文才钻出篷来,他知道这船夫的主动性冒了出来,他会使出他的全部本事,也许十来天甚至七八天就可到达仪征了。

张文错了,也许他根本就不必作此行,做任何事情都难以追求完美,能做个七八分就很了不起,何必一定费尽全力十全十美呢。李敬业一直在防备他,派到江上来查过往船只的本就是想查获张文等人的下落,可是这个小头目不认识张文,也不想真正同张文作对,那么多人想追杀张文,没一个成功的,现在这个张文必定会走水路吗?他带领他的一百多人,只不过借此机会到乡下来敲诈勒索。没想到有一艘船不见了,人当然也不见了,也不知这艘船什么时候才会归队,归队后再狠狠地训斥他们一顿,难道可以擅自行动吗,难道可以自行其事吗。这个小头目根本就没想到这十来个人都已经没了性命。可现在发现有艘船正全速向下流驶去,而且这船确实有点眼熟,这个小头目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冷风:难道这就是走散了的船吗?难道那个什么张文真的走水路,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吗?如果是这样,那他的命也难保呀。他下令,竭尽全力追赶此船。不吃饭也也要赶上此船。于是在张文的后面也就有了一支长长的船队。虽说相距甚远,可是已经看得出来了。

而张文他们的前边,也发现了一艘船,这艘船逆风而行,也走得很快,近了,看得见那船上的人有八个划桨的,花这么大的力气向上游驶来,其目的非常明显,船夫也大声说:“客官们小心,天气冷了,掉进江里那滋味可难受呀。你们听我两天了也还有点咳嗽呢。”张文当然很明白,这是李敬业派来的船,这艘当然只能说是对付他们几个的。也大声说:“要不要多几个人划桨?”听说还不必,也就不再说,但张虚李实也知道必须作好这个准备,正在准备必要时钻进后舱去划船呢。

好在划船逆流而上走的是靠岸水缓之处,而张文他们的这艘船走的却是江心水急之处。那逆流布上的船眼睁睁地看着江心这只小船飞快地顺风顺水向下流快速驶去,也觉得此船可疑,也就倒转船头,也驶入江心,也升起风帆,可是这么一来,两船相距就已经有十来里路,前面的船已经看不到了。

而后面的却已经可以看到他的这艘船了。可后面的船想追上此船,那恐怕是永远做不到了,一来远,二则这些船夫没一个真正想追上前边的船。他们已经知道那艘船是什么船,都是附近乡村的人,怎么会相互敌对相互残杀呢。

这艘船上的头目是徐为。这才是真正由李敬业派来的人,看到了那个小头目,就直呼其名,大声说:“看清楚那船上的人了吗?”

可在那乡村小店里的二十来个人,虽说都看清了那五个人,可是他们也不知谁是头头,而且他们也不敢说出此事。现在看到一个认识他们头目的长官,当然相信这一回来的是真正的长官,更加不会说及他们在小店中受到过训斥的事。这个小头目也只能大声回答:“没看到那是什么人,也不知道那船上有多少人,只不过发现其形迹可疑,故而尽力追赶。”

徐为大声说:“这么说来,这一定就是那诡计多端的张文了。快追,追上了大家才有赏。”

有赏是好事。可是驾船的也都知道,即使真的有赏也不干他们的事,是赏给那些兵丁们的,这些船夫哪会真正卖力呀。每艘都想快点儿,船夫却说:“我们已经尽力,如果长官嫌慢了,那么长官就亲自来掌舵吧。”

可是掌舵是一件容易的事吗?

这么一讨论,张文他们的船又走好几里水路了。浩渺烟波,水天一线,早已见不到那艘船的踪影,唯见水鸟上下,江水匆忙,渔船绝迹,商船隐藏。这空荡荡的江面上,就只有这几艘横行霸道的船只了。徐为只能催促那些船夫,可那些船夫哪会卖力呀,再说,无论怎么尽力,他们也是得不到赏金的。徐为也心知肚明,可是提出船夫可得赏金,他手下的那些兵还会买力吗?人就是这样,宁可大家都不得,可不能让你独得,因为你得了我就少得。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