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58  

2017-03-14 10:34:5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8

已经做好的饭当然要吃,可是这几个船夫说,他们不想再往前进了。张文给他们算好了船钱。这一天当然不会算一整天,只能算半天。用起钱来,张文也不会是时刻都很大方的。有的时候不惜用钱,可是很多时候该省的他一个子儿也不肯多给。近边有一艘空船,十多个人已经被他们杀掉了,这艘船正好为其所用。这艘空船也不用,那岂不是大傻瓜。于是张文李武等四个就来到这船上。可是刚靠近这条船,就看到这条船正在开动。难道船已经有了人?难道还有人对这条船感兴趣?张文动作快捷,第一个跳了过去。果然就看到了船里真的有一个人,全身湿漉漉的,是从水中爬上来的。看到张文,此人立即下跪,连声说:“这条船是我的,是我的衣食饭碗。你看我的手上的茧,这是划桨摇橹的手,不是拿刀拿剑的手,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六七个人等着我养活他们呢。”

张文看了看,这个人也没有武器,确实是双空手,也就笑着说:“能把我们载到下流的什么地方吗?你想回家?你的家在哪儿?”

“老爹,我的家还在仪征呢,远得很呢。那条水路如今还通不通我也不知道,过得去过不去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回到家里我也不知道。老爹可怜我吧。”

张文也笑道:“有我在,你绝对可以回到家里去。只不过你不要看到对方人多就吓破了胆。那帮恶徒成不了大事,他们会躲避我们的,你会回到家里的,你还会过上好日子的。”这时其他的三个都已经到了这船上,听了张文说的,也就知道了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很庆幸不用雇人就找到了一个船夫,而且不用花钱,只不过要给他吃食,此人身上应当是分文全无。时已初冬,此人身上全湿了,冻得簌簌发抖,张虚只能从自己的包袱里拿出一身干衣让此人换了,还有几天,这身衣服是会还给他的。此人千恩万谢,连声说:“你们是大好人,你们是大好人。”李武却笑了,说:“杀了那么多人却还有人说我们是大好人,阎王爷也不知该怎么说了。”

李实却说:“阎王爷能说什么?他也许正在那儿翻册子,看是不是有杀错了的。到现在我连喷嚏也没一个,也许全都杀对了吧。”

船夫换了衣就开船,他升起了帆,自己掌着舵,一个人做着两个人的事,只是这船小一点,船上也没什么被窝,只有几团破棉絮,晚上只能和衣而睡了。那些李敬业手下的人是什么时候劫船的,船夫却不敢说,只说几天了,他还没吃过一顿饱饭呢。他也不知道这一天是哪一天了,也不知过了几天了,全都糊涂了。

可这个船夫的驾船技术倒还算得上是第一流的。虽然他只有一个人,却能做两个人的事。当然,搞炊煮那是绝对不行的了。可是吃饭的事可以停船靠岸解决,虽说这要一些时间,可这是便宜船,花钱也少些,张文说还是很合算的。听到张文这也说合算,那也说合算,李武也就有点好笑,算计如此精密,真有点婆婆妈妈气。可是也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洛阳,不省一点当然不行,所以李武即使出手大方也只能依着张文这个理财大师了。

天色向晚,那些亦兵亦匪的船儿一直没有追上。当然张文的目的也不是追上那些船。他们人多,自己这一方才四个人,真的再次遭遇谁胜谁负,那是谁也不敢打包票的。可暮色苍茫,才到达一个可以停靠之处,这儿有家小市镇,吃饭的事可以得到解决。没想到这儿已经停靠了很多的船。这个船夫看到了那些船,差点儿叫出声来,可是他再也不敢靠岸。张文也就知道坏事了,他们已经是羊群闯进了狼窝,只能等着狼的宰割。再退到江中,就会露痕迹,这众多的船也就会以众欺寡,又是一场恶战。可靠岸去?真正是吉凶难卜。

张文轻声说:“不要怕,让我来对付。老人家,你水性好,在水里面三天三夜也不要怕,怕什么,该怕的是我们这几个北方人。如果没人追,我们只能勉强保得住性命,如果有人追杀,想逃命都难呀。你慢慢划船,挤一个地方把船泊下,然后我们一起上岸去找点儿吃的。回来还有船,好说,没船了,那就再作打算吧。”

事已到此,别无他法。船夫只能慢慢地把船往岸边靠,没想到那些船上却没有太多的人,原来都是到岸上去游玩了,哪会是真正的游玩呀,抢东西的有之,找女人的有之。对于这一只小船,那些船上的船夫即使知道这是谁的船也不会声张,其他的士兵则没有工夫管这些事。他们每天晚上都靠在这儿呢。已经把这儿当成了半个家,到了这儿就像回到了家里一样。

船靠在最上游,就在柳树下解缆系船。五个人从容上岸。四个人背着包袱,只有船夫什么都没有,而且缩着头,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出来。张文对他轻声说:“听得懂我的话吗?胸要挺着,背要直着,好像你就是我们这几个的老板。想吃什么,只管开口叫,好像我们都是你的仆人。做得到吗?对,就这个样子。啊,有点像了,步子快点儿。嗯,要装得像一点儿。”

这时天已全黑了,只不过有点儿南风,冬天的南风通常就是意味着一场雨水。明天的天气会怎么样,现在谁也说不准,天气不好还得在这儿多靠一两天,北风大,江浪高,谁敢行船呀。可张文一声接着一声叫老爹您慢点儿走,让那船夫也没法忘记他现在新的身份,只能继续装下去。没想到他也有点儿表演能力,表演技能也越来越熟练,四个背包袱的人也就前呼后拥地围着他向灯火辉煌处走去。

其实李武也想到了,越是灯火辉煌,越是危险的地方。那当然是那些兵在那儿寻欢作乐。果然,一间不大的屋子里,挤着二十多个人,也不知在作什么,好像在玩着投壶的游戏吧。赢了的喝一口酒,输了的就在地上爬着学狗叫。这时,张文推着船夫,走到了门口。

船夫有过刹那的恐惧,可是马上就把那发出愤怒。这种愤怒却是他自己发泄出来的,不是装出来的。因其自然,所以也有人怕。张文抢先一步,走在船夫的前面,冷冷地说:“你们在这儿干什么?”说的不是山东话而是洛阳话,这在当时是标准的官话。

没有人认出来这就是曾经给他们造成危险的几个人,即使认识也想不到会出现在这儿。而且真正认识他们几个的已经葬身江中,这帮人哪一个还会认识他们几个呀。听到张文的质问,竟然没一个敢回答。

“让你们执行公务,却如此玩忽职守。如果此刻有人劫船,你们的船都不见,看你们敢回去吗?英国公早就知道你们这帮家伙不可靠,叫孙长官带着我们来巡查,想不到英国公真是英明,早就知道你们帝帮家伙靠不住,你说,我们该怎么样向英国公汇报?”

没人回答。

“都回到船上去,一个也不得乱动。明天再想办法,想玩女人也得花点儿钱,哪能乱来,不能让百姓见到我们就怕呀。找一个大一点儿的村子停靠。不要再选这么个小地方了。能批点儿经费给你们更好,钱批不下来,哪就只能由你们自己想办法了,现在前方战事紧急,你们却在这儿玩乐,哪行呀。再这么做,一个个都调到楚州去!都回去,听到了没有。孙都尉,你说我这么说行吗?”

孙都尉一点头,张文等五个退到门外让出一条路来,,其他的人马上挤出门去。生怕落在后面。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