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40  

2017-02-09 08:55:4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

那个被人称作王子的人,听到杨五娘说,陈刺史已经病愈,露出的表情让杨五娘也有点摸不着头脑,这种表情是很木然的。但杨五娘也想,这张脸上已经没有了什么肌肉,这么一张破破烂烂的脸,有点像木刻石雕的菩萨,能传达出什么表情出来呀。只不过这个人也还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她来了张家浜。杨五娘在路上问:“你现在招呼的那个王爷,情况如何,能下床走动吗?”

这个王子说:“还不能,屎尿都很艰难,如果他还能动,那个威武的样子我想不用说的了。他一定早就去了扬州城里叱咤风云了。我想他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

“你说他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是你观察所得,还是听说?”

王子警惕地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真的是杜威先生的妻子吗?你想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你一身戎装,腰间挂着佩剑,一副江湖女盗的样子,莫非想对我有什么歹图?”

这时已经走了大约三里路,离张家浜才里把路了,杨五娘也看到了二嫂正在那儿看着她,但她只是看着,没有迎上来。她负责保卫那个一点武艺也没有的杜威。因此她不能随意离开主人。这时那个王子也取出面罩戴上,生怕他那容貌吓着了别人。虽说他对杨五娘到底是谁,却也还没有停下脚步,还是跟着杨五娘前进。于是杨五娘也不再问其他的问题,就让他跟着。紧走几步,就看到杜威已经出门,看到了王子,虽说还戴着面罩,却已经快步迎了上来。那王子看到了杜威,也就没有了任何疑惑,也紧走几步,很快两个人的手就紧紧地握到了一起。这时那王子的脸上已经流下泪来,那个面罩也湿了。他只好把这个湿漉漉的东西取下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二嫂看到了这个丑陋的人,面色也变了,一个人的容貌可以被破坏到这个地步,不亲见是怎么想也想不到的。这面上那么多的疤痕,没有一个天下第一的高手是不可能把这张遭到严重破坏的脸重新组合起来的。到底这个医生的本事如何,只要看到他的这个作品就可以想象得出来。这个人身体遭到怎样的破坏,虽说看不出来,但是从这张脸所遭到的破坏就可以想象其身体一定也同样地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可是才几个月的时间就修复到这般地步,这可以说是人间的奇迹。

杜威把客人引入室内,就说:“你已经是再世为人了。公子,你现在叫什么?有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你想恢复你的真实身份,会遭遇到何等样的下场呢?现在你跟着贱内到这儿来,想的是什么呢?”诚挚与关切,溢于言表。

这个丑陋的人说:“到了这里,我当然只能说我是陈钢。离开了这里,回到那个小村庄,人们就把我叫作李杰。可是你们二位需要的是一个陈姓的人还是一个李姓的人?”

“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你也不知道我是忠于李氏王朝的吗?你看,为了你们李家,我的这只眼睛废了。我想我所付出的代价也算不少了吧。陈公子,现在你还想回到那边去当王子吗?我告诉你吧,李敬业已经在扬州起事了,他要恢复李家的天下。而陈刺史是支持武家天下的。”

“先生错了。陈刺史并非坚决支持武家天下的。可是天后娘娘是李家的天后呀。作为朝廷任命的官员,怎么能打出旗号来反对中央政府呢?杜先生,你把陈刺史看错了。”

杜威含笑而言:“对,说得对。我赞赏你所说的这几句话,这才叫有志气。可是,你也得想想,现在你身上没几文钱,想过着独立的日子,想离开李家而生活,恐怕还有极大的困难。也许为了生存,你还得去当李家的小王子。可是你没经过你们李家的人批准,擅自行动,来到我这儿,这事情的严重性,恐怕你想了几次也还没想清楚。也许你再次回到你那边的小村庄,就会有几支戈矛指向你,就有几把刀剑等待你。你已经回不去了。你想到了吗?”

杨五娘插嘴说:“杜威呀,你在张文面前,嘴巴拙得就像一条鱼,什么屁也放不出来。怎么今天这么会讲会说了?”

“说得这么粗鲁,哪像大户人家的夫人。我对张文说过些什么,你听到过吗?可是现在还说那些做什么,时移势易,请你不要再在客人面前揭我的短了。”

杨氏笑道:“谨遵夫君所言。可是你现在劝陈公子做出一番什么事业出来呢?去寻找陈公,他有足够的盘缠吗?这一回那边来了人,只带走了他所需要的那张薄纸,却没给我们送钱来,只是劝我们尽可能快点儿回到北方去。我们也没有能力支援李公子去追赶刺史大人。你说这些岂不是白说了?”

“他到底怎么样了?”这个丑陋的人说着,语气中有了几分急促,可是要想从脸上看出其感情来,根本就做不到了,这张脸已经没法传达其所思所想了。

“我也只不过是听说。只不过这个人所说的话,我是完全相信的。”

“可是现在这个世界骗人的话已经多得天也会被胀破,假话太多了,在这个朝为大臣暮为死囚的时候,人人都必须学会说假话,怎么夫人就相信这个人所说的话呢?”

“这个人已经护送郑县令的家眷到海边的一个小村庄避难去了。这样一个郑县令一见面就信任的人,我能不相信他吗?他肩负朝廷重任来到南方,所执行的任务是这样地艰巨,难道也能靠着说假话取得朝廷的信任吗?我只能相信他所说的话。他说,在旅社里,他们看到陈公保护着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已经瘫痪了,根本就没有行动的能力。可是据他们分析,这个人根本就没有瘫痪。这其中的道理不知你可听得明白?”

“夫人还没说其实情,怎么就问我是否听得明白?”

杨五娘也笑了,说:“张文,他也是朝廷派来的人,其任务就是查实扬州此案,刺史与王爷同日暴亡,可朝廷也不相信这些传说。他看到陈公陪护的这个陈公子陈钢,特意摸了摸几个紧要的穴位,可这个病人却没有任何反应。这个李武看了,也就知道这个人的瘫痪是假的。李武先生推想,到达潭州以后,这个假装瘫痪的人,可能就会动手了,陈公一家恐怕也会满门遭斩。当然,我想这样的事绝对不会发生,因为有张文陪伴着他们。张文足智多谋广的人,一定早就想好了办法对付那个奸人。可是你放心吗?”

那零乱凑合的肌肉上也可看到抽搐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