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48  

2017-02-23 09:17:2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8

被追的是一个老人。年纪大约五十岁以上,那个时候能活到五十岁的当然可算得上是老人了。可他身体也还算得上矫健,骑在马上身子也是很直的, 骑术似乎也很高明,马也跑得很快,听着后面的马蹄声他也一无所惧。他不经意地扫了这路旁的两个人一眼,却都不认识,不认识也就成不了帮手。所以他什么也没停,就从这两个人身旁跑了过去。可杨五娘却凭着她的一种自己也说不清的感觉,就把马横到了路中,看着后面追来的人。她没有一点退让的意思。这追兵马上挥刀动剑,大声吆喝:“让开,找死呀!”可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也举起了剑,为头的一个也就急忙勒马停步,这马一时也停不下,直立起来,差点儿把马背上的人甩了下去。

这个为头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一身戎装的女人说:“你认识那个人?他是你的什么人?你敢同我们作对吗?”口里说着,却看着前方那个 越去越远的身影。心中恼怒到了十分,可是却不明虚实,发作不得,只能强忍着怒气,把这个女人摆弄掉才好说以后的事。

杨五娘却反问:“那个男人是什么人?他一个老人,你们却这么多人捉拿他一个,难道他有十二分的本事,人少了你们就打斗不过吗?”

“请问,这同夫人有什么关系?”这个为头的真的想一刀把这个不懂事的女人宰了。

“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同你们这帮人却关系大着呢。你知道莫里沙这个人吗?你们是不是想去讨回莫里沙丢在我们那儿的大刀?”

此人笑道:“打败莫里沙的李武到了十里铺,几百人对付着他呢。前面再也没有了李武这个人,我们还会有什么怕的?”

“难道莫里沙没有对你们说,他是怎么才失败的吗?”

“当然是李武打败他的,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打败他的也就只有李武这个人,难道还有其他的厉害对手吗?”这个为头的差点儿忘记了他自己的任务了,他对这个女人所说的话产生了兴趣,也许还有一个可以打败莫里沙的人。

“告诉你吧,昨天晚上大战莫里沙时,我也在那儿,根本就没打,完全是用计。莫里沙这种人同他硬拼,谁也得不到好处,只能智胜。张家浜有的是高人,你是否也想去试?你以为李武是凭着力气从莫里沙手中把刀夺下来吗?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你想不要这个脑袋了,就前去试试吧。”说着,杨氏让开大路,放他们过去。李友勒马站在路旁,听着五娘说了这么多,什么也不想说,只当一个看客。

可这为头的却不过去了,看着李友问五娘:“这位是何人?为何一言不发?”

五娘笑了,说:“他会同你说吗?卢陵王是他的哥哥,他会同你说话吗?”

这个军人倒还有点礼貌,就在马上对李友施礼,弯一下腰,可是只是看着,似乎还有点不那么相信。

李友对杨五娘此言却有几分不满,可是现在他无权无势,对杨五娘也并无他法,只能一笑了之。他对这个军人说:“李氏宗室累遭杀戮,苟且存活,你也不必为礼了。”

此人说:“李将军正要匡复唐室,你何不去那儿?”

李友一听此言就一肚子火,说:“南取润州,是为了匡复唐室吗?分明是想割据自立,谁信他的鬼话!”说完,他也不再与此人搭讪,向张家浜方向,催马向前。

杨氏看着这个军官,问:“还去吗?一会儿我就要走了。我只问你一句,北上的船开得了吗?”

“你想北上?”军官看着这个女人,露出好奇神色。

“对。我必须回去了,我到南方来是有事的,现在有事也做不成了,只能回到北方去。可是谁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大约是走不通了。”

军官看着这个女人,好一阵才说:“你真的想回北方?你可以先向西去呀。向西的路还没切断,不过也得快点儿。迟则生变呀。什么事都很难说。”

杨氏也掉转马头,说:“那就一块儿走,你不是想追上那个老人吗?不过江都县的郑县令正在前面等着徐将军的人马,见一个就杀一个。你不怕,有本事杀掉他就尽管去。我是没时间陪你了。”

可这军官却不走了,莫里沙尚且吃了那么大的亏,他的本事远不及莫里沙,到那不明虚实之地,地形地貌都不熟悉,怎么能往那死地上闯呢。这是不要学兵法也知道的事呀。五娘就说:“你不去追,怎么回去复命?”

这军官看着他身后的众士兵说:“大家都追了好几里地,是因为有人出来救援才让他逃掉了,是这么回事吗?”当然齐声称是。可军官又说:“我们都跑出了一身汗,是吗?”于是大家都慢跑,当然是向那老人逃走的方向跑去。可明显地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看来这个军官还有点威信,说出的话有人听,也不怕有人暗中举报。于是杨五娘也催马慢行,跟着这些士兵慢步走。可才行一两里,那些士兵就慌乱地跑了回来,根本就没有了队形,而且是比赛谁跑得快。倒是那个军官却还镇定,走在最后,这是大白天,太阳在东边天空,早雾都还没有消散,他们就这么怕,这是什么道理?杨五娘让开一条路让他们跑回去,却也不明其故。不过她是局外人,是个看戏的,不是演戏的,所以也不在意下。可再走半里路,她也紧张起来了。这些人似乎并不认识她,她听到有人大声叫喊:“还有一个女的,好秀气的,抓来!”杨五娘才知事情不好。这时她才发现那些人是在田间,既非郑县令的,也不是张家浜的人,是这附近的农民,他们听说有兵来骚扰,就自动地组织起来了,其武器也极简单,就用他们的锄头钯头。这么原始的武器,竟然把惊弓之鸟的正规军队吓跑了。杨氏见此,也就对着那些人挥挥手,笑一笑,迳自沿着河堤,慢慢地向张家浜方向走去,这马儿也很知事,也慢慢而行。看到这一景象,那些农民倒也没来骚扰她。等到那些人看不到她了,这才快马加鞭,向张家浜跑去。

她也不知等待着她的还有什么事,也不知她是否能立即回到北方去。现在为着一个陈公子能找到他的父亲来回奔波,可是闹了这么几天,陈公子还没离开张家浜一步。不只是没有离开张家浜一步,还凶险重重,连他的生命安全也还得不到保障呢。

她突然又想起,李武和李实总是秤不离砣,可这一回李武单独行动,李实不见人影,而且李武根本就没提及李实,这又是什么原因?无数的谜团在她脑子里晃来晃去,得不出一个答案来。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