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44  

2017-02-16 09:39:5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4

听到门口有喊叫声,杨五娘就出去看,果然有两个拿着刀或剑的人,大声喊叫:“少王爷快快出来,王爷叫你快些回去。”

杨五娘看了看里面,只见那陈公子头也没抬,看来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这话就好说了。她便对这两个人说:“你们的少王爷正在同我们商量一件事。你们这么喊喊叫叫,对王爷极不尊重,就像叫一个仆人一样,这怎么行呢。是他听你们的,还是你们听他的?”

陈公子也就出来,看着这两个人,厉声说:“出丑。全然没有家教的样子。回去。本人有事,一时不能回家。听到没有,再要胡闹,就用鞭子重重的打你。”

这两个人也真有点痞里痞气,一个说:“到这个时候了什么都没有了,还这么神气。还说要打我呢。快回去。扬州城里来人了。”

陈公子冷笑一声说:“当初要杀掉王爷的是什么人?难道你们不知道吗?王爷身受重伤,命悬一线,是什么人造成的,你们难道不知道吗?使我们的家支离破碎的是什么人,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我知道你们其实是扬州派来的人,是来监视我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想作王爷的家人,我就用鞭子狠狠地教训你一顿,如果你们想回到扬州去,就请早一点。我家的那个老仆,把我们父子俩救出来的,现在哪去了?你以为你们扯的弥天大谎能骗得了我吗?你们为什么要杀掉他?”

没想到陈公子这一番话说得如此铿锵响亮,真正的掷地有声。那两个人竟然不知如何应对,一个就只能喃喃地说:“那个老仆还在,被关起来了,只不过我们不知道他在哪儿。你自己想法去找到他吧。我们做的事,只不过是借王爷的名义传出号令去,让人们知道还有个王爷就行了。少王爷,我们说的是真话。”

“那就回去吧,好好地招呼老王爷,不要到处乱跑。我的事,你们也管不着。扬州来的更管不着。你们想听扬州人的话,就说出来,我就与你们两个一刀两断,来一个你是你,我是我。明白了吗?老王爷有个三长两短,唯你们两个是问。”

这两个人大约是第一次领教到这位少王爷的厉害,果然不敢再说二话。他们即使有怀疑,可是名分还是要讲的。于是也只能刀剑入鞘,悻悻而去。

陈公子进入室内,再见郑县令,说:“郑大人,你再作安排吧。我们的行动只能尽早,迟则生变,他们不是说扬州已经来人了吗?他们大概是有马的,我跑不过他们呀。”

可没想到杨氏却呵呵地笑出声来。杜威马上问:“这么严肃的事,这么紧急的事,你却还笑得出来。”

杨氏却说:“夫君呀,有时候你真那个。当然,十有九回你是大唐王朝最聪明的人里头的一个,可这一回……”

“还说什么?你想夺他们的马吗?不明虚实,就想得这么美,哪行呀。不是高手他们能跑到这里来吗?”

五娘果然变得严肃了,说:“徐敬业那儿哪有什么高手?莫里沙那样的高手,只有一个,现在也不知哪儿去了。除了那一个,哪还有什么高手能敌得过我五娘吗?有了马就好说了,我们也不急于出发,坐等那边来人叫公子回去。有马来就再好也没有了。厨娘,好好地办一餐饭。可惜了,那两个客人也真会吃,昨天剩下的肉全被他们吃光了,我都没吃到,我这夫君吃起东西来,贪狼也比不上他。”

杜威说:“当着客人说这些,这些话要在没有外人的时候才能说,这个规矩也不懂。还小孩子一样。”说着,杜威自己也笑了。

虽说肉没了,可在农村,蔬菜还是有的。厨娘手脚也快,很快就办成了一餐。县令带来了十多个人,满满的坐了两桌,厨娘自己还上不了桌。那个李小五也没必要去叫他,让他再当卧底吧。看看日已黄昏,鸦雀归巢,田间劳动的人都回来了,家家炊烟,户户菜香。一片静谧安详的景象,让郑县令也忘记了身在险境。可扬州的人却还没出现。县令叫声不好,对自己带来的人说:“作好准备,恐怕马上有一仗要打。扬州的人绝对不只那两个,他们先来的是探听消息的,马上就有大兵到来。绝对不可轻敌,你们六个埋伏在大路边,张都头,看到情势不对,你可出去,看到我们杀过来了,你也可出去。不是这两条,即使我战死,你也不要动,保存实力为上。”张都头马上领六个人去了。“黄都头,你们六个跟着我,我杀向哪儿你们也杀向哪儿。我开走你们也跟着撤退,到他们埋伏的地方去。预备,出发。”

杜威看了也佩服,说:“想不到老同学还熟读孙子兵法。可惜我再也不行了。五娘,我们怎么动?”

“傻瓜,他们对付的是扬州来的人,我们对付的是王爷那边来的人,我们要抢马,这也不明白吗?二嫂,你可好好保护着我的夫君,他没有武功,打斗不行,,我们的儿女还要吃他挣来的钱米呢。陈公子,我和你并肩战斗吧。”

可等到暮色苍茫,还没有任何动静。那边的人也不明虚实,不敢轻举妄动。这边十来个人,力量薄弱,当然也不敢轻举妄动。秋蚊却乘此良机,他们连拍巴掌的意图也没有了。只能耐心地等等。厨娘也不知她什么时候才能离开,也提心吊胆。陈公子初次参加真正的战斗,免不了有点儿慌,他不知道对手们从哪儿出现,大凡头一次打仗的都有这个毛病,但能在没有敌人时怕,却是能打胜仗的士兵。

星星亮了,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风也停了,很热。虽说昨天晚上下了一场雨,可天气并没有变得凉快。

庄户人家却还不知道这儿即将发生一场战斗,不然早就开始逃命了,官兵打仗时是会砍百姓人头作胜利的证据的,砍下良民头颅叫做斩获敌首。幸而他们什么也不知道,所以还能保持平静。

渐渐地凉快了。月亮也上来了,可是仍然没有动静。陈公子正想说话,可杨氏突然地按住了他的嘴,他第一次有女人按着他的嘴,感觉异常,可是,他已经听到了马蹄声。真正的战斗马上要开始了。

二嫂已经站到了树后,准备一冲而出。陈公子也站在二嫂身后,准备动作。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