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23  

2017-01-04 09:2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3

李友确实在徐府留了下来。

坐下之后,徐敬业对这个少年是否李友已经没了怀疑。这个人没一句话说错,他的言语气质,也透露出一种贵公子气。可是,留着这么一个吃饭的人对他有什么好处,他也得考虑一下。他需要人。可他不担心找不到人。满街的乞丐,就是他所需要的人。稍加训练,这些人就可为其所用,就可为之送死。这个贵公子能像乞丐一般为其所用吗?当然绝无可能。奉为主子吗?那更是笑话。用他当军师吗?根本就听不出他有这种才能。于是他问:“你们去年那么仓促起事,让我们为之愕然。事先对此一无所知,事后也只能一声唏嘘。我响应了就会成功吗?”

这个话题,一年来李友思之虑之,已经想过很多遍了,他一直想找到一个机会把他之所思所想说出来,现在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他怎么能不说呢。他说:“我们原本是想与你们约好同时起事的。可李宝臣总想提前。事后才得知,李宝臣那么想的原因是他已经得了重病,自知不久于人世,希望看到他亲手训练的三百铁甲能做出一番什么事业来。所以执意提前起事。本来也想派出人与你们沟通信息,可没想到朝廷已经知道了一些情况,派人来刺杀王爷。他们所实行的是釜底抽薪之计。武氏此举可谓极其毒辣。而不幸的是,这个朝廷的阴谋竟然取得了成功。王父崩逝,大事遂不可为矣。”说到这儿,他有了几分伤感,那点儿积攒了一年的眼泪不知不觉又到了腮边。他也不去抹它,任其流下,接着说:“谁也没想到那个刺客是那样了厉害,王父身居密室,下人们根本没有可能进入此室,几层警卫,莫说老鼠,连一只蚊子也休想入内。可刺客进去了。王父只能决定去青龙寺指挥这次起事,可没想到刺客在药中做了手脚,王父一时疏忽,误食此药,在出地道时就去世了。”说到这儿,李友再也没有了眼泪,有的只是愤怒,所以语声也就有了不同。

骆宾王趁机问上一句:“宛王所服何药?”

“脚疾。又要驰骋疆场,脚痛当然极为不便,只要脚痛沼愈,王父就要起事了。谁也不会担心这药会出事呀。药是王妃一人所熬,外人不得插手,可这个刺客竟然能深入到药室之内,丢进了一块毒药。而且最令我担心的,是这个刺客现在已经进了城,刚才我亲眼看到他已经进了城!”

徐敬业也是一惊,问:“你说的就是那个张文吗?是北魏名将之后,自幼流落江湖,本事好生了得。不知此人怎么竟然会为明廷所用?这么一个江湖流浪之人能为武氏所用吗?”

“据说是狄仁杰把他收服的。这个张文有点骄傲,以为世上没人可以对他施加影响,可以将他擒拿,没想到狄仁杰手下有个名捕,叫李元芳的,技高一筹,把这个张文抓住了。抓到了如何处理?这张文所为之事也有个边步,他给自己划定了一条线,不逾此线,所以也不能说他有什么大罪大错。可那些奸臣淫贼贪贿之徒,却对他深恶痛绝,想致其死地,狄仁杰没有听从这些人的话,将其释放了,条件只有一个:召之即来。于是张文那一伙也就成了的狄仁杰的部下,也就造成了我之家庭惨剧。”

徐敬业再问:“你亲眼见到这个张文已经进了城,你说此人进城所欲何为?”

李友笑了,说:“徐公问得何其愚蠢,我想不为别事,也只为取英国公性命而来!”

徐敬业也有几分吃惊,但他摇头说:“我想他也还没有这样的本事。他能进得来吗?”

“不是他是否能进得来,而是他现在藏身何处,也许他正在窃听我们的谈话呢。”

徐敬业却只是笑着,一点恐惧也没有。李友看到徐敬业这个样子,也有几分吃惊,说:“难道你不相信?”

徐敬业却说:“你这么怕?对,他一直在追杀你吗?你这一年是怎么逃过他的追杀的?”

骆先生却严肃地说:“英国公,您恐怕误会了。此人如果真的进了城,不会是为刺杀李公子而来,而是为了刺杀国公而来。”

可徐敬业摇头,对此报导不以为意,说:“现在我也没有宣布对朝廷做些什么?如果武氏也这么做,那不叫自找苦吃吗?那不会是逼人造反吗?这实为不智之举,武氏也不会这么糊涂。狄仁杰也不会出此下策。暗杀不成,震动天下,局面如何收拾?他们就人陷于被动,舟有心思者就不会出此下策。”

在外面听着的另一个贵宾,徐敬业的一个弟弟进来了,说:“张文恐怕真的来了,现在满街极其慌乱,因为那个天魔星已经进了城,现在城内所有能调动的兵丁都如临大敌,跟在那个叫李武的大汉后面,担心出事,而那个叫张文的却已不知去向。只不过这个张文来此,恐怕还是公文中所说是为了查实刺史与王爷于一夜之间双双出事的这一案件,与国公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不是已经派人拦截了吗,可是他们本事高强,还是进了城,而且进城却是大摇大摆的。这表明什么?恐怕还是为了查案。李公子过疑了。”

李友却说了一句本可不说的话:“张文进城不会是为本人而来。这点我可相信。”

可这一句话却让徐敬业莫名其妙,他也想问个明白,难道这位李公子同张文之间还有什么交易吗?

李友正担心徐敬业会撂下他不顾,可徐敬业却把李友留了下来,不为别的,也就为侦察张文的下落。张文查的是刺史与王爷一夕之间,同时暴暴毙一案,这本不干他事,可徐敬业却这么怕张文来查案,所为何因,让李友也有点想不明白。李友闻此,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喜的是能追踪张文,有了经费也就有了机会。惧的是,正如杨五娘所说,跟踪他人是要经过师傅培训的,李友无此特长,说不定为此丧命。可现在仇大于天,他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