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22  

2017-01-03 10:36:5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

张文等四个挤在人群里。看着那关闭着的城门,看着那上千的想进城的人,看着城墙上那百多双眼睛射出火光,他们就知道了进城不易。如何进城?盘查一定厉害!

船夫说:“那么多人,蚂蚁一般,都进去不了呀。我只能送到这儿了,各位保重!”

吊桥尚未放下,城门外挑担的,背包的,推车的,也还有坐轿的,骑马的,有摇着扇子的,捋着胡子的,也有急脚弹跳的,可不论是有钱的,赤贫的,都在等待着。李武挤在人丛中,弓着腰儿,尽量躲着些。咒骂声不绝于耳,反正城墙上的人听不到。

慢慢地吊桥放下来了,城门也立即打开了。人们却还不敢进去,那几个守门人那凶狠的样子也让人生畏。没等守门人驱赶,也就一个个自动地排成了一列长队。盘查果然严格至极。可李武也没想到守门人竟然看到了他这大个儿却什么也没问,就让他进了城。

李武进城,果然引起全城慌乱。太阳初升,街道旁的柳树也在朝阳中显出淡红的色彩。乞丐们挤在商店门前讨饭。这些乞丐呀,如果有人想造反背叛朝廷,想要人参军入伍,只要一声令下,这些乞丐马上就会成为一支军队。不管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如何,可人数众多声势也就浩大。吃饱了,肯为之卖命的应当也有呀。李武看着这些乞丐,回头对张文说:“如果有两百乞丐对付我,我也没这么多双手来应对呀。”

张文听了也只能点头。这是一个离奇的城市,这是一个可怕的城市,这是一个不可思议很难说清其使命的城市。

在朝阳中,李武这么一个极其魁梧的大汉,大摇大摆地进了城,连扬州城临时代理刺史的那个他长史也立即调动了守军警戒。刺史与王爷突然在同一天失踪,这一离奇案件尚无半点着落,听说中央也派人来查办此案,可中央来人却又迟迟不见消息,街头巷尾的谣传比晚上的蚊子还多。有人说,中央派来查案的人早已被刺杀,也有人说,那几个查案的半路折返,不敢前来,也有人说,查案的人的马匹也全都被杀掉了,现在查案的人无马可骑,进退两难。在这风声鹤唳的时候进来了这么一个引人瞩目的大汉,身着平民象征的白衣,却又腰悬武士象征的长剑,不伦不类,非民非士,守城门的居然把这种人也放了进来,怎么不令人心惊呢。可守城门的人敢阻止这条大汉进城吗?

可李武看到商店中人们惊惶的目光,看到乞丐们紧挨着墙壁,看到警戒的士兵远远地跟着他而不敢靠近,也就更加故意。脚步迈得高高的,手也时时放在剑柄上,反正他时时处处提防暗算,前瞻后顾,左张右望,一颗头也动个不停,好似乡下人初次进城,但这种打草惊蛇的举动,对在暗处的张文来说极有好处。一群小孩跟着李武看热闹,根本就没人注意到张文的存在。

张文让张虚李实两个暗中保护李武,他一个人独自行动。现在他走在人丛中,衣服是那么地普通,甚至还有一些破烂,几个补丁明显地看得出是男人手艺,那针线工夫极其拙劣,那布的颜色也不调和,麻布与葛巾都混合到了一起,没人会注意他,这种没人注意的人,可说是一个隐身人。做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都没人留心。他有极大的行动自由。街上的人所防的可说只有李武。李武走到哪儿就有一大群人跟到哪儿。李武为张文提供了极大的活动空间。

张文现在要做的是把扬州的街道弄清楚。他要能做到说逃就逃,说躲就躲。他找到了一条通向那所谓王府后园的路,那是一条小巷,墙不高,听了听,里面似乎还没人。可在这样紧张的时候,居然会这么放松警戒,似无可能,可世上做事,按常规成事者寥寥无几。想做成惊人的大事,就得打破常规,不按规则走棋。于是他纵身一跳,到了墙上。再一看,里面果然没人。这会不会是一个圈套?所谓艺高人胆大,他跳了下来。能进来当然也就能出去。

原来不是没人看守,是看守人喝酒去了。这叫玩忽职守。

听得屋内有个声音:“是不是出去看一下?”

“从来没人敢进这园子,也派人到这儿来看守。这头头也太胆小了。喝,不醉不休!”

张文摸走了一个面罩,里面的人当然没有发觉。

他已经精简了身上的东西。钱由张虚保管着,包袱也交给了他。身上只留下三五百钱,打人的石子也装在有小袋袋的腰带里,免得走动时发出响声。看到一群蒙面人都站队集合,他马上也站到了队伍里。

头头身高体大,似是昨日行刺的人,李武幸未杀掉此人,不然全城戒严,进不来了,他训话:“一帮混蛋,什么事也不能做。那朝廷的人几次追杀都没能成功,到现在让他们大摇大摆进了城。养着你们有何用?”这头头非常气愤,训斥时唾沫横飞,恨不得每个人都打一顿。若真的打人,张文可得想个办法立即跑掉。可自己本事不行,却责怪他人,亦无道理。其实世上管人的大都是会训斥他人的,并非真有本事的。

“现在分作两队,一队到街上去跟着那大汉,那大汉叫李武,据说有万夫不当之勇。你们可得小心点儿,不要让我们给你收尸。还有一个叫张文,瘦瘦的,胡子很短,此人善于化装,看到可疑的人,就得跟上,那很可能就是那个张文。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走一个。注意他的石子,一打一个准,想打你左眼决不会打中右眼。对付此人只可智取,不可硬拼。听到了吗?”

众人齐呼“听到了”。

张文正想跟着他站的那一队出去,可头头却叫住了他。他心一跳:发现了?不那么像。他马上站直了身子。

“李谷七。你和李求六去警戒上房,头头们正在那儿开会。发现可疑的人,先问口令。口令还记得吗?扬州,他回答润州,就对,不会回答就格杀勿论。明白了吗?”张文与那李求六齐声回答“明白!”

说是开会,其实只有四个人。坐主位的,张文猜测就是那个英国公。其他三个是什么人,无法猜测,其中一个蒙面者,好像就是那个李友。这个人不杀掉他张文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此人昨天早上还在十里铺想暗杀他们几个。下午却又出现在张家浜,难道他的刺杀活动全属个人行为,与徐敬业无关?难道他到张家浜只为出差?今天怎么到了这儿?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