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35  

2017-01-25 09:09:2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5

张虚李实没多久就回来了,四人也就在灯下狼吞虎咽。刚才饭罢,听得有人敲门。当的一声,李武长剑出鞘。

张文说:“虚子,这敲门声甚是和缓,似无凶意。开门,莫学那胆小鬼!”

开门一看,站着一人,面容极其丑陋,两颊肉被挖空,且有若干小洞,真是宁见牛头马面,怕兄此人临门,见一眼尚可忍受,熟视则心悸胆颤。他穿着麻布衣裳,举着双手,表示并无兵器在手。那面容魔鬼见了也怕,其微笑却似春风,可化冰霜。虽是仆人装束,可是那神态之间却总还有几丝文雅,好像他并非下层阶级的人。

张文说:“嘿嘿,正在恭候。昨日船上相见,只道缘悭一面,没有想到仍可重逢。欢迎欢迎。”

此人微笑着说:“正是。昨日邂逅相遇,可无法相互了解。刚才听到一番惊天高论,这才知道各位是朝廷派来的人。”

“你是何人,此来何意?”

此人说:“我叫陈大。我的主人也就是原来的扬州刺史的儿子陈纲。。”

张文急问:“那陈太守呢?”

此人立即脸露悲容,说:“世间再无此人了。老仆只抢到公子一个血人,当晚蒙相识打开城门,立即送到张家浜。刺史大人则无法抢救,只能匆匆掩埋。”

 “你现在有何请求?”

此人倒地对四人各自一拜,四人俯身相扶。一一拜过,这才说:“陈公子一直不能起坐,大约此生再也不能直立行走了,只能送回潭州去,可路途艰险,强人当道,无力回去。闻说各位都是义士,我想有了希望。不知四位英雄意下如何?”

张文看着李武,李武默然。张文就说:“这倒是可以的。只不过我到现在也还不明白你是什么人,能贸然答应呢?”

此人说:“我是前任刺史家的仆人,现在想护送陈公子回到潭州去。”

李武正想点头,可张文却说:“哎呀,可惜我只不过是一个粗人,石头肝肺木头心,却也不会检个土块当真金。你把真心收箱底,却要我把真心付他人,你要我千里送人行好事,我却不知所送是何人,天下之人,再粗有时也细心,不会把假话当成真。罢罢罢,休休休,另找他人。”

李武李实与张虚都愕然对视。

停顿片刻,此人才说:“子厚君何出此言?”

张文坐正了身子,收起一天浪漫,放出一地正经,说:“根据我的调查,你家那位义勇的仆人,当时所护送到张家浜的是刺史父子二人,十多天前,那位仆人已经回到潭州去了。你说,留在张家浜的是两个什么人?”

此人笑道,说:“子厚君亦庄亦谐,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既有庙堂之雅,复有山野之俗。佩服佩服。”

“过誉了。我少年曾攻经史,长大却无权谋,因遭家难,流落天涯,幸遇狄公,方成正道。奔走江湖,谈不上雅,交结九流,免不了俗。哈哈。”

“能认识张子厚君,江湖上又称竹溪君,乃我陈某大幸。我再也没有办法隐瞒身份了,可是对外,我仍旧只能说是陈家的仆人。其中原因,望祈谅解。”

“这才对了,只有真心相许,才能真诚相处。”张文跪坐,对此人作了一揖。“可是,陈公子不能上来,是何缘故?能让我们去看看他吗?”

这位陈公子睡着,戴着面罩。睁开眼睛时,略无神采。张文拉了几下,却不说什么,然后问:“能让我看到你的真容吗?”

此人把面罩拉下,张李四人一齐吓得说不出话来。此人面目全非,那样子太恐怖了。脸上红白相间,似乎是由不同颜色拼凑拢来的图案。再兼高低不一,有几处是由粒状肉瘤组成,怎么看都不舒服。最可怕的是鼻子被削去半边,看了令人恶心。脑上头发也有几处再也生不出来了,显出几块白。四个人都把头扭向一边,不忍再看。

此人再戴上面罩,轻声说:“我还有脸见人吗?”因鼻子只有一半,所以说话也就嗡声嗡气,难以分辨。

张文轻声说:“活下去有时要有勇气。有时候活着最难。能活下去的才能说得上是真正的勇士。身体是父母给的,你也没有权力毁伤。”

此人眼泪流了出来,说:“张先生这句话可说得真好。我也这么想,这才让我没有去寻死见。可是我在这世上还能做些什么呢?”这些话当然也不过勉强能够分辨。

张文等四个再上楼来,刺史也跟了上来。张文说:“我只能护送你们到徽州。到那儿再托一个朋友护送你们回乡。到那时,我会告诉朋友让令公子恢复行走功能。到那时再说吧。”

陈公愕然,问:“我意以为他永无康复之日,尊意以为他身体并无大碍。这么理解对吗?”

“成与不成,实乃天意,到时候再说吧。”

陈公躬身致谢,下楼去了。

张文走到门边看了看,进来再说:“张虚李实,你们可得记住,我们说的话是半个字也不能传出去的。”二人急忙站起来说是。

张文坐下说:“人在江湖,几乎天天都听到一大堆的传闻。可这些话十句九虚,都得像我们喝的酒也过酒筛一样,当去糟留酒呀。”。

李武点头称是。

张文说:“啊,装了半天君子,憋得我气也不敢出粗。哈哈,来,痛饮三杯,再做小人!”

“嗯?能喝醉吗?你想小人一番,我可不敢。我不喝!”

“一人向隅,众座不欢,好,就都不喝。说些别的。我想这些天,这扬州城里恐怕真如郑县令所说会发生大变故,我看我们还是分开为好。牛哥儿就搬到那张家浜去吧。那天我捉拿喻小五的那户人家,我想其为人可靠,必会应允。必要时也可找张医生帮忙,他会帮我们的。我也只把这名为主仆实为父子的两个送到周庄,交给柔剑,马上就回来,再查访那王爷父子的下落。”

正待安歇,又听到楼梯响,四人紧张,难道又有刺客?各执兵器在手,准备迎敌。

是店主的声音:“客官,县太爷又来了,开门吧,没有坏人。”

果然是。可深夜造访,仅有一个随从,张李等人甚为惊诧。

“已经探得消息,说刺史可能真的还有人在,英公已经派了人去消灭其全家,此人已在路上。”县令尚未落座就报告这一惊人消息。

张文问:“消息从何而来,可靠否?”

“有个叫李求六的,是我的内线,他听到了消息,特意想法送此消息给我。”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