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死谜案33  

2017-01-23 09:36:0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

再说张文他们在旅社的遭遇。有刺客,可是他们抓住了一个刺客。这个刺客在跳下楼时撞伤了一个旅客,张文把这个旅客的伤治好了,旅客说要付钱,这个被抓的人又大叫:“好呀,我就交五百钱,放我走。”

哪知张文把此人腰上一捞,说:“你哪有钱呀,空的。你出来行刺,只求身轻步捷,哪会带着钱出来行刺的呀。”

此人又大叫:“你把我的钱都拿走了,你还说我没钱。”

张文说:“这可真的不得了,你想杀死我们倒还在其次了,如今竟然还诬我是贼,明明是你做贼搞刺杀,却还反唇相讥,你可真的是个恶贼。可惜我不喜欢打人,不然我早给了你几下,让你下辈子也记得做贼的滋味。”

张文撕去此人面罩一看,便说:“你是宛王的二公子,叫李友,是吗?前日在洪泽湖边声言是元春的人,把那县尉救了,那是你吗?昨天在张家浜,你想伺机杀害我们,我把你的脚打伤了,记得吗?今天英公命令你一定要早点把我们干掉,你如果完不成此一任务,你也许就会命丧黄泉,是吗?我看你的刀法颇似剑法,想必有一次把剑丢了,我倒是拾得一把剑,不知是不是你的,你看看,就这把。我告诉你,如果你把我们杀掉了,英公留着你还有何用,你想过吗?只要我还在,你就还有活着的可能。念你满门遭斩,余你一人,我放你走吧。”

此人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话说:“是吗?可我会放过你吗?哪怕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杀父之仇,岂能不报。不报此仇,苟且偷生,有何颜面?到了黄泉路上,我变鬼也没脸面去见先人呀。”

张文说:“这可没办法,江湖上的人都说我张文把密室里的王爷也刺杀了,其实我哪有那大的本事呀。前天我就对你说过,这个名声强加于我,我真的只能愧受了。只不过你也太自不量力了,虽说你剑术也还可以,换剑为刀,刀也玩得可以,可要对我们这几个下手,那就太欠劲儿了,你这点儿本事如何报得了仇?我劝你还是到终南山去找个大师学点儿真本事吧。那儿有个叫李宝臣的,那个真正的李宝臣正在那儿练剑呢。”

李友骂道:“我报不了仇,自有人代我报仇。你躲得了一关,躲不了二关。你就乖乖地等着死吧。可是你说的那个终南山的李宝臣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家府内的那个李宝臣是个假的吗?”

李武也笑了,插言说:“在你们家的那个李宝臣是个冒牌货,你家哪会招到真正有本事的人呀。如果真人都到了你们家中,事情恐怕也弄得大些,朝廷也就不会只派我们两个去查究了。”

李友听了,反而笑出声来,说:“看来我真的逃不出你们的手心。你们也不会放我到终南山去,我也不会去终南山,除非把你们两个结束了性命。想杀就杀吧。”

张文再问:“勇士,剑客,面临生死关头,毫无惧色,真是好样的,这样的人,我不忍杀。自从你来到扬州城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想这同你一定有点关系。你说是吗?”

李友牙缝里一笑说:“是又怎么样?”

“那刺史是你杀的吗?”

“瞎猜。我怎么会杀那刺史。那是王爷杀的。都告诉你吧,省些口舌。王爷杀了刺史,刺史的儿子杀了王爷,咽喉割断,血涌如泉,当是凶多吉少。王爷的儿子出来与刺史的儿子厮杀,陈家少爷逃到后园,王爷的儿子力追,却被陈家少爷削去半边面孔,我这才出手相救,也把陈家儿子杀掉,同样也毁容削面。本想割下头来,可县令的兵丁已经到了那儿,我只能翻墙逃走。我所杀者只有刺史的儿子一人。还想再问吗?”

“我张某虽愚,可也还有一事想不通,你怎么知道这些?你是目击者吗?”

“聪明。英国公托人叫我去诛杀王爷,说留着此人没用了,早点除掉为好。没想到此事根本用不着我动手。所以自始至终,我都在暗处看着这一切。”

“你这小子,说的好像都还实在,为何愿把真相告诉我?”

“你知道你不想杀我,也知道我还会来刺杀你,这份情意我领了,无以为报,就说出实情吧,免得你们回京后无法交差。”

听到这时,那些围观的人都心惊胆战,原来这些人都是做那惊天动地大事的,马上回到他们各自的住室里去。那个英公恐怕马上就会派人来的,这儿马上就会变成一个屠宰场,马上就会血流满地。想到这些极有可能发生的事,这些人哪一个不心惊胆战。

张文立刻大声的说:“啊?都躲了?这可真的成了问题,若再有刺客来,弄不明白我们住的是哪一间,结果杀错了人,那可真的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呀。”

此言一出,又有人吓得哭出声来,这可如何是好。遍身罗绮,偏又胆小怕事,也没一个可称得上是汉子。

张文说:“老板,你们店里有没有字写得好的先生,让他们给我们这间房写个匾,就说张文李武在此,刺客毋得错杀他人。”

可就有人说了:“不行,来的人以为这是一句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儿。老板,我们退房。”

于是马上就有十来个人真要退房。老板没法,但也只答应退一半。双方为此争吵不休。

这时张文突然看到有个人从门缝里向外窥视了一下,就再也不说什么,任凭这些人如何争吵,与李武上楼去了。那个李友,就由张虚李实两个押送到县衙门里去,只不过张文对张虚附耳低言数句,也不知说些什么。

李武问:“还会有刺客吗?”张文笑道:“国公的人是不敢来了,我已经把那徐为的事告诉你了呀。”

果真也有人退了一半房租出去了,已经夜深,露宿街头也在所不顾了。张文大声叫老板备饭。

李武却不提吃饭的事,问:“你这猴子,诡计多端,还危言耸听逗着客人们,玩得忽溜溜转,正开心呢,怎么突然上来?”

“哈,撒了几把米,却还有一只鸡没出来,就再玩。嘿,最后一只鸡也出来了,我看见那刺史了。就在此店。”张文对着李武的耳朵说,只不过不说快板说慢板。

李武却说:“看见香蕈也说是灵芝草,梦呀。郑县令担保说世上已无此人,说他确实魂去身凉,你呀,疑神疑鬼,也就见神见鬼,想出病来了!”

张文说:“你真是一头犟牛。慧眼才识灵芝草,狗眼所见只骨头。不跟你说了。实心眼。”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